|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重生軍婚:首長的福妻 >第19章 逆光中的少年

第19章 逆光中的少年 (1/2)

小說名稱《重生軍婚:首長的福妻》 作者:白非白  更新時間:2018-09-09 11:23  字數:2275

就在田小福被嚇的不敢動,幾近癱軟在地的時候突然一抹寒光一閃而過,田小福被這突來的光晃的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當然也有可能是被那蛇給嚇的認命了。

可是想像中的被蛇那冰冷的身體給纏住的讓人絕望窒息的感覺卻遲遲沒有出現。

「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這時候一聲清潤的如同甘露一樣的聲音突然響在田小福的耳畔。

田小福先是下意識的將眼睛再一次的閉緊,而後才反應過來這聲音在說什麼而慢慢的睜開。

低頭看去的時候,地上那之前還張牙舞爪的蛇此時卻是已經身首異處了。

雖然這一幕看起來略微血腥,但是天敵死亡,對田小福來說卻讓她有一種大難不死後的慶幸。

她聯想到剛才的寒光和聲音,知道是有人救了她。她循著聲音看過去,逆光之中一個皮膚白皙的少年站在那,在這一刻就好像是天降神祗一般,照亮了田小福的世界。

在那麼一瞬間,田小福只看得到眼前的光,也只聽得到自己胸腔里的咚咚咚的有力心跳。

血管里的奔涌呼嘯告訴她,她這個重生前已經結婚七年的女人,竟然在這一刻對人家一個小少年該死的動心了!!

就在這時,逆光之中的少年轉過臉來,淡漠的看著田小福。

「沒被咬到,無大礙。」少年淡淡的說了一句轉身就走。

這一刻田小福如遭雷擊,周身的血液一下子全部停滯下來。

這個人,這個人?這個人!!!

這個人簡直和她身死重生時候遇到的那個好心的大哥太像了。

雖然兩個人有著不小的年齡差,但是那氣質,說話的方式,甚至是走路的樣子都一般無二,尤其,尤其是下巴處的一道疤痕,位置都是一模一樣的。

現在仔細想想,前世重生以前她死的時候,那個好心的大哥看起來和她差不多大的樣子。如果時光迴轉的話,她回到了年幼的時候,那那個大哥應該也是個少年啊。

這個人,整個人該不會就是那個大哥吧。

不對不對不對,田小福又拚命的搖了搖頭。

當時那另一個人說了,那大哥是個傭兵還有什麼稱號,叫什麼南伯先生的。可是這個少年轉過頭卻是站在了那兩位首長的跟前,看他們親昵的狀態,好像是爺孫。

這首長的孫子不是紅三代嗎?!這怎麼還會變成僱傭兵?!就算不成將軍,那至少得是個軍人而不是和流氓躥匪似的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僱傭兵吧。

「小福,小福你沒事兒吧。」聽到聲音趕過來的劉翠芬一把拽過田小福的胳膊,用另一隻手在田小福的腦袋上來回的揉搓。

「不怕不怕,摸摸毛嚇不著。不怕不怕,摸摸毛嚇不著。」

田小福聽著劉翠芬的聲音好懸笑出聲,都多大的孩子了,劉翠芬還這樣安慰她。

「小福沒事兒吧。謝謝這位同學了啊。」田有良站在田小福身邊,伸手捉住田小福的胳膊知道她無恙,稍微舒了一口氣後就對那救了田小福的少年鞠躬致謝。

真是嚇壞他了。

可是那個時候他距離小福實在是太遠了,心有餘力不足。這當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他可真怕小福被嚇到。

小福最怕蛇了,小時候被嚇到一次,那一次直接高燒了三天,一條小命差點兒沒救回來。那時候他都感受到了即將要失去這個女兒的恐慌,在小福尖叫的這一刻那時候的感覺一下子全都沖回了他的腦海。

「你叫,小福?」王蘭英聽到小福這兩個字眼睛一亮,饒有興趣的走了過來笑著看著田小福。

「嗯,回奶奶的話,我叫小福。」若田小福真的還是從前那個田小福的話肯定都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到底這芯子是個快三十的人了,都死過一次,除了剛看到蛇的那一瞬間因為本能反應而被嚇呆住了,現在那蛇已經死了,她心裡的恐懼退散了不少,倒是能夠正常說話了。

「哈哈哈,老頭子,這小姑娘也叫小福呢。」王蘭英興奮的和林修德說道。

林修德也是一樂,「這麼巧,我們家福笙小時候我們就叫他小福的。這下好了,小福妹妹,小福哥哥湊到一起了。福笙,過來,以後可要多關照一下你小福妹妹。人家可是也叫著你小時候的小名呢。」

田有良有些被繞糊塗了,這小名兒?也分小時候和大時候?

這首長的想法就是一般人比不了啊。

不過不管如何,看得出來,兩位首長對小福都很好,還讓那救了小福的小哥照顧小福呢。

「小福,還不快謝謝首長。」村長這個時候見機插言,這田老三家的小福真是走了狗屎運了,竟然和人家首長的孫子重了乳名,就是這腦袋不怎麼靈光,這個時候了,還不抓緊謝謝攀上這棵大樹。人家可是首長啊,這手指頭縫裡隨便**兒什麼,甚至只是往外放出一句話說田有良這人不錯,就足夠他們家發達的了。

「唉,小福,比叫什麼首長也別叫什麼將軍,這太嚴肅了,咱們現在啊就是普通的鄰居。我們虛長一輪,小福你和你弟弟就叫我林爺爺,喊她王奶奶就是,至於老三,你就喊林伯和王嬸兒吧。咱們這以後就是鄰居了,我們這老兩口也算是初來乍到,到時候還得多麻煩你們啊。」

田有良被嚇的站的筆直,林修德說一句他一猛點頭,那模樣就和那被首長檢閱的新兵蛋子一般無二。

王蘭英撲哧的就笑了,這家人啊都很實在啊。

「老三,這院子收拾的怎麼樣了?咱們這東西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