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世雙姝 >第三百八十六章 發難

第三百八十六章 發難 (1/1)

小說名稱《盛世雙姝》 作者:冰鎮糯米粥  更新時間:今天01:34更新  字數:2113

郭貴妃似乎沒看出皇后臉色的變化,目光又是移向了任雲舒,微笑著說道:「妾聽說太子是因為去了英國公府喝喜酒,不小心掉進了水榭,這才著了風寒,不知道沐夫人可是知曉此事的緣由,好好的,太子怎的就會掉進水裡去呢?」

她話音剛落,殿中頓時便寂靜了下來,張皇后面上的神情也不甚好看,似是壓抑著怒火,語氣中帶了些警告地開口道:「貴妃問這些做什麼,不過就是一個意外,事情過去了便不要再提了。」

郭貴妃卻是不以為然,神情很是誠摯地看向張皇后說道:「妾這不也是關心太子嗎?前幾日陛下到妾宮裡來,還提到了太子的婚事,陛下對太子的婚事可是十分上心,妾自然也要急陛下所急,太子落水這樣的大事,自然是要問清楚的。」

張皇后聽了郭貴妃的話,胸口忍不住上下起伏,如她這般好涵養的人,都被郭貴妃的話給氣到了,偏又說不出什麼來,畢竟他的兒子此次是當真讓人抓到了把柄。

任雲舒知道自己這時候該說些什麼了,不然不光是太子的名聲,她們英國公府的名聲恐怕也要被人詬病了。

她站起身,與郭貴妃行了一禮,方才開口道:「回貴妃娘娘的話,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大概知曉當日太子殿下到英國公府喝喜酒,許是多喝了幾杯,便去園子里走走散酒氣,正巧走到水榭旁的時候看到有人落水了,太子當時也並不知道是什麼人落水,畢竟人在水裡,他在岸上,也並不看得清楚,他身邊的內侍正巧是不會水的,太子素來宅心仁厚,想著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便親自下去救人了。這才落水著了風寒,太子殿下這般高風亮節,當真是我朝之福,卻是我英國公府的過錯,承了太子殿下的恩情,卻還連累他著了風寒。」

任雲舒這番話說的很巧妙,只著實說了朱瞻紀高風亮節,親自下水救人,卻將落水人的身份遮掩了過去,算是保全了太子的名聲,也保全了英國公府的名聲。

張皇后的臉色總算是好了一些,用很是欣賞的目光看著任雲舒,似是十分滿意她方才說的那番話。

但郭貴妃顯然不想那麼容易的就讓任雲舒將此事糊弄過去,緊接著追問道:「那不知太子殿下當日救的是何人,如今怎麼樣了?」

這回不用任雲舒再說什麼,皇后已經喝止了她的話語,「貴妃,此事是英國公府家中私事,你就莫要過問了,人既然救上來了,自然就無事了,莫要再提。」

郭貴妃似很是不甘,還想要再說什麼,張皇后卻是又開口道:「前幾日,永嘉長公主又進宮了,還帶著她的孫兒一起見了皇上,貴妃應是知曉她是為何事來見皇上的吧。」

郭貴妃聽到這話,臉色當即一白,立刻就不言語了。

任雲舒在一旁聽著,也是忍不住勾了勾唇角,說起來郭貴妃的出生很是顯赫,她的祖父是跟隨太祖皇帝南征北戰的大將郭英,郭英當年甚受太祖皇帝看重,將自己的女兒永嘉公主指婚給了郭英的嫡子郭鎮,可惜郭鎮命不長,壯年的時候就去世了,只留下永嘉公主孤兒寡母,永嘉公主與駙馬感情很好,後來便也沒有再嫁,只是專心養育兒子長大。

因當時永嘉公主的孩子還小,郭英的爵位便由他的二子郭銘繼承了,郭貴妃就是郭銘的嫡女,早年就嫁給了當時還是太子的朱高焱,甚是受朱高焱的寵愛,接連生下了三位皇子,朱高焱一登基,就將她封為了皇貴妃,若不是張氏早年一直被朱棣元看重,又頗得朱高焱的敬重,恐怕在後宮中就要被郭貴妃壓過一頭,畢竟單憑家世和皇帝的寵愛,張氏還真比不上郭貴妃。

郭貴妃的同胞哥哥在父親郭銘去世之後便承嗣了爵位,而當時永嘉公主的兒子也生下了嫡子,永嘉公主便開始琢磨起這爵位的事情來,畢竟當初她的夫君才是郭英的長子,若是他沒有英年早逝,應當是由他來承襲爵位的,她們這一枝怎麼都算是長房嫡孫,現如今仍有血脈留存,應當是她的子孫襲爵,之後,她便頻頻與皇帝說起此事,只是當時還是朱棣元在位,對永嘉公主這個妹妹並不怎麼親近,且郭銘也還算受他看重,便一直只是用各種理由將此事搪塞過去。

等到朱棣元去世,朱高焱繼位,永嘉公主就再坐不住了,畢竟郭銘的子孫里並沒有幾個成器的,她便時常帶著自己的孫子進宮拜見朱高焱,也並不那麼直接,只是旁敲側擊地誇讚自己的孫兒,想讓朱高焱將武定侯的爵位歸還她們長房。

郭貴妃作為現任武定侯的姐姐,自然是不想讓爵位旁落與長房的,自然也是時常在朱高焱耳邊吹枕頭風,也是因為有郭貴妃的不懈努力,郭銘的爵位也總算還算穩固,但若是再多幾個人遊說朱高焱將爵位還給永嘉公主的孫子,比如張皇后,或許他就動搖了,畢竟朱高焱向來都是耳根子軟的,且最是敬重皇后。

郭貴妃被抓了痛腳,便乖乖地不說話了,其實她的小心思在座的眾人都知曉,不就是想給太子找些不痛快嗎,自從她生了兒子以後,心思就開始活泛起來了,即使他的兒子才剛滿三歲,且與那個位置根本沒什麼指望,畢竟就算沒了太子,前頭還有六位皇子等著呢,怎麼輪都輪不到她的兒子。被郭貴妃這般一攪和,張皇后也沒有了繼續聊天的心思,找了個由頭,便讓眾人退下了。

任雲舒自然是與其他人一起告退,梅靜白拉著她一起走出了坤寧宮,顯然對她很是依依不捨,任雲舒便幫她理了理頭髮,安撫著她說道:「等過幾日,我就去你府上看你,說來你的婚期也不遠了,這些日子就不要外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