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秀才家的俏長女 >第三百六十七章 松花蛋作坊(四)

第三百六十七章 松花蛋作坊(四) (1/1)

小說名稱《秀才家的俏長女》 作者:雋眷葉子  更新時間:今天15:08更新  字數:2833

蘇雲朵那個莊子上的鴨子前幾日就已經全部趕來了這個莊子,這個莊子的水面上已經有差不多千隻鴨子,再要多養卻是不能了。

陸瑾康看著水面上嘎嘎亂叫的鴨子,捏了捏眉心:「若咱們也有大長公主那麼大的一個湖面就好了!」

蘇雲朵有些好笑地看了眼陸瑾康,有誰能夠想到京城出了名清貴又紈絝的鎮國公府大公子如今心裡想的卻是怎麼才能養更多的鴨子。

蘇雲朵往莊子遠處望了望,心裡立時就有了主意,伸出手來往那邊指了指問道:「那邊可是有條溪?」

陸瑾康對這一帶還算熟悉,雖不知道蘇雲朵為何突然問起那條溪,總不會像蘇澤臣一樣要去玩水吧,不過還是點了點頭道:「的確有條溪,溪不算寬,水流也不算大,卻也保證了附近這幾個莊子的灌溉問題。對了,你那個莊子就在這條溪的上游。」

得了陸瑾康肯定的回答,蘇雲朵抬腿就往小溪所在方向走去。

這會兒紫蘇沒有跟在蘇雲朵身邊,今日紫蘇的任務就是替蘇雲朵指導陳林海和張堅強調製灰泥,並早早與紫蘇說好,待今日所需灰泥全部調製完畢,就讓紫蘇家去與家人聚聚。

這會跟在蘇雲朵身邊的自然是她的別一個丫環白芷,見蘇雲朵離開樹蔭往溪邊去,白芷趕緊撐開陽傘跟上去替蘇雲朵遮陽,陸老太太可是一再申明不能讓蘇雲朵多曬太陽的。

陸瑾康心裡不由一陣訝然,難不成蘇雲朵真要去溪邊玩水不成?

雖說心中驚又疑惑,陸瑾康還是帶著九兒跟了過去,一同往溪邊而去。

蘇雲朵在溪邊站定四處打量了一番。

這條溪自是不能與大江大河相提並論,溪寬卻也有五、六丈這麼寬,水也不深,一眼就能見底,水的流量也不算大,比不上流經葛山村的那條林溪河。

不過在蘇雲朵眼裡卻卻處處就是優點。

水不深易於養鴨的人尋撿鴨蛋,鴨子可不比母雞會自己找窩,鴨子隨處產蛋的機率相當高。

水流緩慢便於鴨子在水裡活動,也易於鴨子覓食。

溪邊雜草叢生,定然有無數的小魚水蝦小生物隱藏其中……

這樣的小溪恰好是鴨子的天然養殖場。

蘇雲朵又沿溪察看了一番,越看越覺得自己腦子裡這個利用這條小溪來養鴨的設想十分可行,臉上不由自主地就綻開持笑容。

肅然蘇雲朵也算是個比較謹慎的人,自不會貿然行事,需得問過這附近田地主人的情況,還有溪邊那塊諾大的空地為何空在哪裡是否有主,若是有主能否過戶等等,方可將心中的設想付之實施。

「表妹的意思是想用那塊空地來養鴨?」蘇雲朵這一番舉止已經讓陸瑾康心裡有所猜測,待她開口詢問那塊空地的隸屬問題,陸瑾康就把自己心中的猜測給落實了。

蘇雲朵點頭:「像大長公主別院那樣大的水面只怕不容易找,可是這條溪流卻完全可以利用起來。

你看這條小溪邊上的雜草可比林溪河邊要茂盛得多,這種生在水邊的雜草叢裡最易生長一些小魚水蝦小生物,而這種小魚水蝦小生物正是鴨子最愛的食物。

再說這溪的水流既緩且不深,就算鴨子生了蛋在水裡一眼就能找到撈出來,你說是不是比咱們莊子里的水面更合適養鴨?」

隨著蘇雲朵的描述,陸瑾康的眼睛越來越亮,雖說他對養鴨並不精通,這半年下來多少也懂了一些,正如蘇雲朵所說鴨子極喜水中生長的小魚水蝦小生物,故而極喜在水面戲水。

若將這條小溪好生利用起來,就算只是臨著鎮國公府這個莊子的這段水面,怎麼說也能多養個千兒八百的鴨子,待這批鴨子養成每日至少又能多五、六百隻蛋。

至於蘇雲朵所指的那片空地,以前倒是有人想要買下來,甚至鎮國公府也有這樣的想法,考察之後卻因那塊地只有表面一層淺淺的薄土,壓根無法開墾種植,又因一面臨近溪水,一面近山,陽光不足過於潮濕等原因,自是被人嫌棄,故而多少年來這塊地一直空在那裡長草。

事實上,連草長得都欠豐。

這塊地在西郊是出了名的無人問津,官府自然也有記錄在案。

這樣的一塊地至少也有近四十畝,真要買下它還真花不了幾兩銀子。

陸瑾康越想越興奮,轉頭就直接給九兒派上任務:「你趕緊回城去,把這塊地給我買下來。」

蘇雲朵見陸瑾康如此上道,效率又如此之高,臉上的笑容更顯燦爛。

正巧寧忠平尋了過來,蘇雲朵不由興奮地指著小溪和那塊空地,難得嘰嘰喳喳地將溪邊之行的收穫告知寧忠平:「……如此一來,至少可以多養八百隻鴨子。」

頓了頓蘇雲朵原本高漲的情緒突然又顯得有些低落:「只是這樣一來,既要買地買鴨子,又要安排人養鴨,還得在那塊地里搭幾排鴨舍和養鴨人的宿舍,又是一筆支出。如今錢還沒賺到,支出卻是一筆又一筆!」

寧忠平伸手想摸摸蘇雲朵的秀髮,突然想到蘇雲朵大了,這裡又是最講究規矩的京城,最終還是收回了手,嘴裡卻笑著說道:「哪裡真有空手套白狼這種好事?總得先有支出才能去再想法子賺回來!」

雖說寧忠平沒有松花蛋作坊的股份,這些日子卻一直盡心儘力地城裡莊子來回跑,不但臉又黑了許多,連人都瘦了一圈,蘇雲朵的心裡在感謝之餘又說不出的心疼。

寧忠平雖說只是蘇雲朵的舅舅,卻比蘇誠志更像是蘇雲朵的爹,而每當有什麼事,蘇雲朵首先想到的也是寧忠平。

此刻聽了寧忠平的話,蘇雲朵不由歪著腦袋對著寧忠平嫣然一笑,笑容中一種叫做依戀的情緒緩緩漫延開來,令站在一旁吩咐九兒的陸瑾康都有些看痴了。

這日蘇雲朵在鎮國公府的莊子里一直待到申正時分才帶著紫蘇、白芷與寧忠平才返回自己的莊子。

「快給朵姐兒幾個取鎮好的綠豆湯來。」陸老太太早就已經望眼欲穿了,見蘇雲朵一行回來,忙不迭地吩咐身邊的丫環給蘇雲朵等人端來早就在掛在井中鎮著的綠豆湯給幾人消暑。

蘇雲朵喝著清涼解渴又消暑的綠豆百合湯,只覺得一直甜到了心靈深處。

蘇雲朵滿足地放下手中的碗,與陸老太太說起這一日發生的大小事情。

雖說陸老太太並不懂生意上的事,卻依然聽得津津有味。

當得知蘇雲朵與陸瑾康還要在那個莊子多養上千隻鴨子,陸老太太驚訝地幾乎說不出話來。

擔心攤子鋪得太大,蘇雲朵沒有資金可用來周轉,陸老太太索性讓吳嬤嬤取來一隻檀木做的小盒子交給蘇雲朵。

蘇雲朵打開一看,裡面是一疊銀票,趕緊將盒子還給陸老太太:「祖母無需擔心,就算我沒有資金也不會影響生意。作坊的投資無論多少都由陸表哥解決,我只負責技術上的指導。」

說完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這樣的動作若放在其他貴女身上只怕陸老太太會覺得不夠穩重和優雅,偏偏這會兒蘇雲朵做來,卻讓陸老太太覺得既俏皮又可愛。

雖說陸老太太是真心要資助蘇雲朵,蘇雲朵卻十分堅決地婉拒了陸老太太的資助,陸老太太只得無奈地讓吳嬤嬤重新將盒子收了起來。

這些錢是陸老太太的私房,是她為蘇雲朵準備的嫁妝銀子,自然遲早是要給蘇雲朵的,只是現在蘇雲朵並不清楚罷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