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唐門毒宗 >第三百五十一章 她的血有毒

第三百五十一章 她的血有毒 (1/1)

小說名稱《唐門毒宗》 作者:粉筆琴  更新時間:今天02:45更新  字數:2391

唐飛燕不假思索地張嘴吞下,唐雷吃下另一顆後,忙將手中瓷瓶丟給身邊的黑衣人:「你們快吃!吃了趕快離開!」

黑衣人接過,想找機會分葯,然而士兵太多了,抵抗之間根本沒有機會分葯。

而此時,花柔已經走到了唐雷和唐飛燕、以及黑衣人身邊。

於是,正與唐飛燕對抗的人當即倒地,手在胸口處亂抓。

唐飛燕錯愕不解地愣在原地,唐雷見勢立刻抓住唐飛燕的胳膊,帶著懵掉的她躍牆而出。

一些士兵見狀也翻牆追擊,此時有三道弩箭從士兵群中射出直奔花柔!

這弩箭眼看就要射到花柔身上時,花柔那無神的眼中霎時射出了一道凌厲的精光,當即揮擺了一下衣袖,三枚弩箭被擊飛,下一秒,花柔雙掌向前一推。

妖風乍起,吹拂到交戰中的士兵與黑衣人的衣衫上,兩方人馬幾乎是同時跌到在地,呻吟,抽搐,痛苦不堪。

花柔面無表情地從這些呻吟者中走過,他們的痛苦全然是視而不見的。

士兵里有人不甘想要對花柔出手,然而根本不可能近身,就已經倒地,而但凡花柔路過的地方,那些明明還在痛苦呻吟的人,頃刻間也就不再動彈了。

不過他們一個個死亡的眼眸里都映著一片血色,那是花柔的背影,她的腰背雙臂都被血色浸染……

另一邊,唐雷帶著唐飛燕翻牆撤退,卻被不少士兵窮追不捨,最終將他二人包圍。

唐飛燕和唐雷背靠背,警惕地盯著慢慢縮小包圍的士兵們。

「爹,我們怕是沒活路了,但我很開心你為了我和唐簫能在一起,不再與唐門為敵。」

「不許胡說!我們一定能活著,好好地活著!」唐雷說著伸手就往懷裡摸,而就在此時,數枚飛鏢唰唰地射向了士兵。

不少士兵沒有防備中招倒地,包圍圈立時打開一個缺口,唐雷拉著唐飛燕衝出來時,唐九兒出現在近前,一雙毒掌拍向士兵,中招者當即倒地身亡。

唐雷和唐飛燕不敢耽誤,連忙出手相助,當這些追來的士兵全部被剿殺後,唐九兒與唐雷四目相對,眼神清冷。

「我爹不是叛徒。」唐飛燕急切地在旁強調。

「我看到了,要不然我也不會出手相助。」

「花柔……」唐雷此時卻道:「毒功已大成了?」

唐九兒挑眉:「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們剛剛遇到了花柔,看她情況不太對,有點像是……失去心智了。」

「什麼?」唐九兒聞言臉色大變:「她人在哪兒?」

「我帶你去!」唐飛燕熱情接話,但被唐雷拉住了胳膊,與此同時唐九兒也回絕道:「你不能去!」

「為什麼?」唐飛燕不解地看看唐雷和唐九兒,唐雷臉色十分沉暗:「你去了,就是送死。」

……

此刻的花柔,無疑是一位死神。

她走的很慢,但她走過的地方都已無生命的跡象。

這樣可怕的現實,令在遠處呻吟的士兵們極為恐懼,紛紛掙扎著想要逃離逐漸靠近的花柔。

「花柔!花柔!」慕君吾嘶啞的聲音殘破的呼喚著,但花柔置若罔聞,依然行屍走肉般地向前,只是此刻她雙眼的猙獰已經消失,是失神與迷茫之態,仿若先前的凌厲不曾出現過一般。

慕君吾跌跌撞撞地追奔而來,這一路他早就注意到地上死去的人死相何等慘烈,他們那統一地手抓著心口處,青筋暴起的死相,讓聰明的他早就猜到花柔發生了怎麼的變化。

阻止,我得阻止她!

他在心裡瘋狂的念叨,也想趕緊追上花柔,但是先前的爆炸震傷了他,讓他走得每一步都份外艱辛,難以追上她。

「花柔!我們可是自己人啊……」那些逃跑的士兵們一退開,先前與之交手而傷了腿腳的兩個黑衣人因為無法移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花柔一步步靠近。

「別喊了,她聽不見的!」另一個黑衣人絕望地閉上眼躺在地上,他知道今日是他的歸期。

「花柔!停下!」慕君吾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撕裂著他那糟糕的嗓子大喊道:「花柔!你不能再往前走了!停下!」

花柔依然邁步向前,似乎並沒有聽到慕君吾的呼喊。

眼看花柔離黑衣人越來越近,慕君吾撿起地上的一把劍,用力朝著花柔投擲了過去。

劍扎在了距離花柔一步之遙的地方,花柔終於停下了,她甚至還轉過身來看向慕君吾,

她的眼神依然空洞,她甚至對著慕君吾抬起了雙掌,但是她沒有推出去!

此刻的花柔額頭上青筋暴起,她眼神一時空洞、一時凌厲、一時失措又歡喜。

慕君吾則堅定地走向她:「花柔,是我,君吾。」

本來已經絕望的黑衣人見狀立刻燃起了生的希望,兩人手腳並用急忙往遠離花柔的方向爬行,當然也有一些同樣受傷的士兵,也在抓緊時間紛紛向前爬。

花柔看著慕君吾,人似在糾結,她的表情不停的變幻,一雙手也是一時放下一時抬起,而慕君吾就在她的掙扎中一步步向她靠近,最終艱難無比的走到了她的身邊,並握住了她的雙手。

「是我,花柔,我是君吾啊!」

慕君吾看著她,一雙眼裡是急切,是不安,更是充滿著擔憂。

但花柔眼神迷茫,像是不記得他一般,但又不挪眼的盯著他,於是慕君吾清楚地看到她的眼眸時而血紅,又時而烏黑,變幻不定。

就在此時唐九兒突然縱身飛落在了花柔身後,她將一枚長針刺入花柔的後頸之中,而後又連續三針扎在了花柔幾大要穴之上!

「毒主你……」慕君吾錯愕,而花柔已昏厥地直接倒在了慕君吾的懷裡!

唐九兒額頭沁汗,神色充滿恐懼地盯著花柔道:「我在封印她的毒態!要不然,她會毒殺門中所有的人!」

「什麼?」慕君吾錯愕地看著唐九兒,他猜到了花柔的變化,也看到了她的失控,卻不明白她到底做了什麼,會如此可怖。

唐九兒看著他那疑惑不解樣子,眉頭緊皺,神情緊張地壓低聲音道:「她的血有毒。」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