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錦途 >第兩百九二章 天羅地網(二)

第兩百九二章 天羅地網(二) (1/1)

小說名稱《錦途》 作者:漫漫青蘿  更新時間:2019-01-13 13:30  字數:2384

德妃這番言辭,倒是甚得皇帝心意,周楚涵頷首道,「德妃言之有理,皇后若是真要招攬杜太醫為她的心腹,會留下這麼多把柄?何況還要讓你這位嫁出去的表妹來做?」

「這件事本就疑點眾多,哀家就等著看蘭嬪如何自圓其說,可知當初她可是信誓旦旦的來找哀家做主。」太后頭上的紅寶石雙卵點翠步搖不過輕輕搖動,便向周楚涵表明態度,既然皇太后能知曉他心意,難不成她還比不上皇太后了么?

可知血濃於水,周楚涵與她關係再僵,也是母子,任何人無法插足。

「母后辛勞了。」

周楚涵點點頭,表示認同。

「陛下,太后娘娘嬪妾真的所言非虛,並不曾撒謊啊……」蘭嬪只的連番喊冤,淚水奪眶而出,不似作假。

「衛矛,你還查到了什麼?」

皇后並不關注這些,她需要知道暗中陷害皇后的殺手鐧是什麼,她才可以以招拆招。

「回稟陛下,屬下也抓了杜太醫與李太醫的家人來查問,更是搜查杜太醫的府邸,發覺了是有講不明白的真金白銀,杜太醫的小妾更是從實招來,杜太醫曾經對她說過,他現在為皇后做事,故而心驚膽戰,深怕出何紕漏。」衛矛略一沉吟,如實道。

「放肆。」周楚涵顯然有絲怒火。

倒是殿下的麗嬪似乎回過神來,誠懇拜倒,「請陛下息怒,嬪妾如今並沒有傷及分毫,不必再追究下去。」

「話也不能如此說,既然後宮之中有此下作手段,哀家也不能坐視不理。」皇太后依舊一副雲淡風輕之狀,她是宮中資歷最尊之位,周楚涵也不能不回應幾句。

「杜太醫的屍首在京城外找到,一刀斃命,找到的時候隨身還攜帶了包裹,看來是畏罪潛逃。」

衛矛也只能繼續說下去,無論得罪皇后與否,他始終聽令於陛下。

林蓁倒是不懼這些對她越來越不利的局面,從頭至尾,婉貴妃可是一言不發呀。

從前她怎麼會放過如此好的機會?

林蓁參透不得,然而還是屏息以待。

她不知這暗中竟然有天羅地網等著她跳下去,她神色坦然,對於內廷獄查到的一切並不擔心,第一,她沒有做過,第二,她還不至於爛泥扶不上牆。

「容微臣將包裹呈上,請陛下二位太后過目。」

衛矛便喚人將包裹呈上。

那包裹上沾染著已經乾涸的血跡,隱約帶著觸目驚心的掙扎,鄒巴巴的不成形了。

衛矛撿了緊要的成了上去。

自然是銀票與皇后每次吩咐的書信,更有言辭間的威脅。

這一切似乎人贓並獲。

周楚涵略微吸一口氣,抬眸撞入了林蓁的瞳孔,「皇后還有什麼話可說。」

「臣妾並無話……」

林蓁盈盈一拜,道。

「這麼說,皇后是承認了因為嫉妒戕害妃嬪?」太后眸眼微挑,接過了話頭,她並不相信依林蓁的本事會如此束手就擒。

「回太后,臣妾無話可說--

是因為這些都是構陷臣妾的證據,可以說是臣妾做的,也可說是婉貴妃,德妃或者宮中任何一位妃嬪做的。」

林蓁這時才抬了頭,面不改色,如同第一次與太后交鋒時一樣,不過當時她不過是小小的成國公嫡女,而今她可是大周的皇后,當然有了與太后相教的資本。

「皇后以為這樣就能推脫這一切?」蘭嬪見到事情轉機,忙不跌道,她知道若是皇后若是與此事沒有絲毫干係時,她的下場,她賭上的是她族人的命運。

「本宮在與太后說話,豈容你小小嬪妃插嘴!」林蓁甚少疾言厲色,連蘭嬪也唬了一跳,一時啞了聲。

林蓁又對著周楚涵一拜,正色道,

「如今陛下也在,可知臣妾這位皇后做的如此落魄,連小小的嬪妃也敢當眾與臣妾爭辯,並不懂宮中的規矩,一旦心中不尊敬臣妾,以為臣妾可欺,怕起了不該有的心思,今日構陷臣妾的事倒也解釋的通了。」

「皇后,你別胡說,明明就是你戕害嬪妃,竟顛倒黑白……」

「大膽!」

周楚涵猛然一拍桌子,竟的殿中的人紛紛下跪。

「陛下息怒……」

「陛下息怒……」

蘭嬪才知情急竟然被林蓁激怒,反被她將了一軍。

忙連連叩首,「嬪妾不敢,陛下息怒,嬪妾只是一時情急啊……」

「哼,你不敢,朕瞧你是巴不得朝皇后之位爬去了吧!」周楚涵頓時怒道,這位新帝的怒火可不是普通人能承受。

倒是身旁的太后開了口,「皇帝不必惱怒,為了這等不尊不卑之人傷了身體可不值了,現要緊的就是把此事了了,再處置她也不遲。」

蘭嬪驚恐的望向太后,見她眸中儘是寒冰,一股冷意從天靈蓋傳入了腳底,渾身冰涼,一下癱坐在地,連求饒都怕忘了。

「臣妾自入宮以來,想著皇上前朝事忙,不願後宮不寧驚擾陛下與兩位太后,哪知臣妾一再退讓,竟換來如此低級的構陷,若是這幾封信換成旁人的字跡,若是魏王氏被旁人收買,再打著臣妾的旗號做事,臣妾不是坐以待斃,這些髒水就隨會接二連三的撲在了臣妾的身上,若是這些也算證據,那臣妾也有證據證明臣妾的清白。」

「來人。」

林蓁對著身旁的山竹使了使眼色。

便見一位婦人從殿外而入。

魏王氏一見,倒是臉色微變,還算鎮定,不過緊拽的雙手足以證明她內心的不安。

「民婦如意拜見陛下,萬歲萬萬歲。」

這名女子頗有幾分姿色,然而眸眼之間頗有些嬌媚,一見並不像大家出身的小姐,這種人一般不是風塵的女子,就是頗有姿色的下等婢女,勾引男人倒是有一套。

「你是何人?」

周楚涵儼然怒火未息,只道。

「回陛下,民婦是魏府二公子魏庭軒的小妾,從前也是成國公府的婢女,與魏王氏在成國公府就相識,她嫁於二公子後,與二公子時常爭吵不休,還曾經大打出手,原以為她懷了身孕會好些,可是脾氣見長,連二公子也受不得她,她便日益怨懟,經常詛咒二公子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