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我家娘子猛於虎 >第293章 得了便宜賣乖

第293章 得了便宜賣乖 (1/1)

小說名稱《我家娘子猛於虎》 作者:宋御  更新時間:昨日15:57更新  字數:2517

王夫人心裡相當不是滋味,可謝母都這麼說了,明顯是向著謝顯的,她也不好再多置喙。

明明吃著暗虧,面子上還要感謝人家小輩的出錢出力——

就這憋屈的,能憋屈死她。

回三房就憋屈瘋了,裝了幾天的母慈子孝就裝不下去了,也不親親熱熱的喚兒子了,直接扔嬤嬤那裡管教。

和謝三爺當場就吵起來了。

謝三爺就不知道程氏走的事兒,一聽就炸了,他的心尖尖上的人啊,居然就這麼給打發走了?

這要不是王夫人潑婦逼的,程氏能落得個背井離鄉的下場?

當場兩人就罵到了一處,謝三爺都驚了,這哪裡還是個軟麵糰一般的妻子,一向以他為尊?簡直就是個刺蝟啊,得誰扎誰,渾身是刺。

偏她跟打了雞血一般,戰鬥力十足,罵的謝三爺狗血淋頭,戰敗遁走。

也不回後院彌補受傷的小心靈了,直奔長干里他給程氏買那私宅,奴僕已經都被遣散了,偌大的院子一片狼藉,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再趕去程氏的酒樓,也是人去樓空,外面掛出了出售的字樣。

童掌柜與程氏分別之後,便去牙行掛名要將房產鋪子都出售了,連店小二都給打發了,門外上了鎖,謝三爺一看只當人全都走空了。

忽然就生出一股子悲涼之情,好歹也是相伴自己身邊十年的女子,還給他生了個兒子——

對了,這回她走不說,還把他兒子也給帶走了。

他憤怒,悲傷,不舍,又莫名的鬆了一口氣,各種情緒錯綜複雜。

一咬牙,轉身走,正好碰見了忙活一圈回來的童掌柜,滿面紅光,樂呵呵的直哼哼小曲。

童掌柜的一看謝三爺,這不是前任么,頓時心裡就是一陣膈應,不過面上還得奉承著來,畢竟是世家大族的老爺,位高權重,輕易得罪不得。

「三爺。」

「你沒走啊……」謝三爺回頭看了眼酒樓。「他們,什麼時候走的?」

「早上,貴府派了三十人一路護送。」

謝三爺低頭沉吟:「去哪裡了?」

童掌柜留了個心眼:「東家沒說,我們這給人做事的,東家怎麼吩咐我們怎麼辦,多餘的不敢聽不敢問。」態度極其誠懇,極其恭敬。

謝三爺瞅了童掌柜一眼,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不過是個下人。

「得了。」轉身上了謝家的車走了。

童掌柜的鬆了口氣,回了酒樓,把房子都賣了之前,他還是得住在這裡。

而剛走沒多遠的謝三爺卻品出不對勁來,騰地在車裡坐直了身子,眼睛瞪溜圓。童掌柜的說他不知道,可酒樓外面分明掛著出售的字樣,他把這些賣了是要給誰?怎麼送去?!

當下就叫車夫把車給趕了回去,派小廝又將童掌柜抓過來狠揍了一頓——

最後被打怕了,童掌柜只得招了,是去了南陽郡。被揍的鼻青臉腫,愣是沒敢露底牌,他們東家想要招他入贅。

「……來的那夫人交待了,不讓東家給三爺說去了哪裡,東家不敢得罪那夫人,千叮萬囑小的不行說——三爺饒命……」

「那夫人進門來就將上門搗亂的潑皮都給打了,把東家給嚇住了,也不知道關起來談了什麼,反正那夫人走的時候,東家都快嚇癱了……」

「東家也是難啊,又捨不得夫人,三郎哭著喊爹……」

「行了。」謝三爺眼圈紅了,「既是她的意思,我也就不多問了。」最終悻悻地上車走了。都不用尋思,能把潑皮給揍成奶奶樣兒那就得是謝顯那新婚妻子,果然是一路從娘家打到婆家。

這事兒不只是謝顯,連他媳婦都出動了,他這老臉也是丟盡了,侄子半點兒沒尋思給他留。

她?

哪個她?

童掌柜一臉懵,是他們東家啊,還是那個把八九個壯漢都給打到趴地上叫奶奶那位夫人?

起身,啐了一口。

說的好聽,還不是蔫了!

還當他崛起一把,要大爆發,把所有人都炸了呢。

結果就這麼輕飄飄全給放了。

所以,他到底是為了什麼挨了這一頓揍啊……童掌柜疼的呲牙咧嘴,權當倒了八輩子血霉,憑白挨了一頓揍。

可轉念一想,東家那樣國色天香的美人能落他手裡,便是挨這樣的揍十遍也值啊。

從謝三爺那慫蛋手裡逃脫,是件普天同慶的好事。若是他身處謝三爺那樣的地位,家世顯赫,一輩子不愁吃喝,他說什麼也要將東家給接府里去,當什麼妾,直接就是正室夫人啊,連兒子都是現成的。

心裡戲謔了一遍,可是到底忌憚謝家的勢力,也怕謝三爺出爾反爾,隔了幾天再想起程氏的好,掉頭殺他個回馬槍。到時候雞飛蛋打卻是不值得,所以有人給出了價,比程氏應下的最低價還要低一成,他還是堅定地出了手。

里外里不出半個月,童掌柜的收拾包裹,租了輛牛車,現去買了個小廝在身邊服侍就輕裝上陣直奔南陽郡。

###

謝三爺很是消沉了一陣,官職擼了,女人跑了,雙重打擊。

好在謝三爺是個心大的,沒過多久就在其他鶯鶯燕燕那裡得到了慰籍,每天醉生夢死。關於程氏,他卻連多問一句謝顯都沒有。

在他心裡,走了就是走了,知道在哪裡他也不可能去找,還是省省吧,彼此靜心。

謝三爺徹底放下了,可放不下的人是王夫人。

她除了程氏處理的不盡如人意憋屈,莫名其妙就承了謝顯夫婦的情也讓她膈應,再三要將銀票送過去容安堂。她不知道謝顯給程氏的莊子在哪裡,左右不可能近了,所以就挑了一處近建康城的莊子,怎麼也比得過謝顯拿出來的那處了。

蕭寶信一次不收,王夫人就送兩次,後來謝顯便讓收了。

「三嬸這是跟咱們較上勁了,咱們不收,她更不高興。為了三嬸高興,咱們也得收了。」說完還特地打開地契看了看,嘴角噙笑,賺著了。

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這就是卿卿的私產了,算是幫三嬸辦事的跑腿費了。」根本沒經過蕭寶信,直接就將地契和銀票都交給棠梨收進她嫁妝里。

轉眼半個月過去了,蕭刺史進京的日子日益臨近,蕭寶信就近在謝婉院子旁邊的一處綺雲閣給收拾了出來,兩個都是雲英未嫁的娘子,也容易聊到一處。

至於蕭晃的住所則安排在易安堂西北角一處院子,前後院門,前面可直接進謝府,後宅門則直通謝府後宅的巷子,出入也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