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盛唐高歌 >545 好過去搶

545 好過去搶 (1/2)

小說名稱《盛唐高歌》 作者:炮兵  更新時間:昨日15:37更新  字數:2897

很快,于闐鎮鎮守使唐寬率著親信趕到,看到是崔希逸親自率隊,楞了一下,很快就下馬說:「原來是崔營正,有些日子不見了。」

崔希逸表面是後勤部的一個小營正,作為西域四大鎮守使之一的唐寬知道,眼前這個小營正還有一重神秘的身份,這才有下馬說話的舉動。

地位的大小,有時候不僅僅取決於官職爵位,還要看距離皇上的遠近。

崔希逸連忙還禮:「末將見過唐將軍。」

唐寬親自把他扶起,小聲地說:「崔營正,這批是什麼物資,竟然勞你親自運送,咦,隊好像還有工匠。」

讓雙重身份的崔希逸押送,還要唐寬暗中保護,唐寬的好奇心一下子吊了起來。

崔希逸壓低聲音說:「水泥,那些人是會使用水泥的工匠。」

「原來是它,聽說了,崔營正,這批水泥要運到什麼地方?」

「這種神兵利器,自然用在最重要的地方,上面決定了,狼牙堡。」

唐寬楞了一下,很快點點頭說:「也好,狼牙堡的位置最重要,也是最容易受到攻擊的地方。」

狼牙堡位於闐鎮以南與吐蕃交界一座叫狼牙峰的高處,像一顆釘子一樣鑲進吐蕃的羊同地區,位置險要、易守難攻,可以監視羊同與于闐鎮交界近三分之一的地區,是于闐鎮一個重要的橋頭堡,也是吐蕃的眼中釘。

崔希逸點點頭說:「唐將軍,有空再好好喝一杯,現在先出發吧。」

「好!」

吐蕃和大食在撥汗那嘗試挑戰大唐的權威,可最後大敗,折兵損將,被迫再次向大唐稱臣納貢,但所有人都知道,這種和平只是暫時的,一旦大唐找到攻克吐蕃的方法或是吐蕃舔好傷口,這種平衡又會被打破。

甚至一次小小的天災,也會讓雙方再次爆發衝突,現在大唐和吐蕃表面和平,實則都在厲兵秣馬。

大唐邊境是一種虛假的和平,而大唐境內卻是實實在在的歌舞昇平,特別是長安,更是繁華如煙。

此時,宣陽坊一間宅子,傳出一串串爽朗又有些怪異的歡笑聲,高力士在小客廳內笑得合不攏嘴。

「真是厲害,咱家今天出宮辦點事,特地繞路去去崇華坊看看,想看看買賣做得怎麼樣,沒想到,在西市就看到排著隊的人,竟然是從酒坊排到西市,這買賣,太火了。」

從三寶號嘗到甜頭後,高力士對酒坊也上了心,出宮辦事時,想看看酒坊經營得怎麼樣,結果看到那麼多人排著隊給錢,心情大好,又來到鄭鵬這裡喝茶。

高力士是李隆基身邊最受信任、也最受寵的人,只要他暗示一下,別人爭著給他送錢,可這錢是索賄來的和投資賺來的,完全是二種心情,現在的他,笑得那臉上的皺褶一層層打開,好像一朵盛開的菊花。

鄭鵬理解這種心情,像後世到公司上班和自己創業,完全是兩種心態:到公司上班,福利少一點、加班多一點或上司的態度差一點就滿腹牢騷,一天工作八小時都覺得累;創業不同,吃什麼、住哪裡不重要,工作時間根本不在乎,有可能一個月下來賺得比到公司上班還少也甘之如飴。

看到高力士這麼高興,鄭鵬就放心了,很明顯,高力士把酒坊視自己的一份產業。

要是哪個敢動或觸犯酒坊的利益,高力士馬上霸氣護犢。

鄭鵬笑著應道:「都是托公公的福,這買賣才這般順利,不瞞公公,很多人看到酒坊買賣火,都想分一杯羹,幸好有公公親筆題的那塊匾鎮著。」

「哪個敢伸爪子,咱家馬上把它剁了」高力士當場表態,很快又開口說道:「不過你這招限購用得太好了,都不用做宣傳,一看那陣勢就知貨好。」

「也不是刻意為之,主要是規模還上不去,產量有限,我已經讓懷恩物色合適的地方,估計很快就能擴大規模。」

高力士放下手中的茶杯:「嗯?懷恩?」

「公公,懷恩是跟著賤內過來的家奴,做買賣是一把好手,我把酒坊交給他打理,要是公公什麼時候想看帳目,隨時都可以看。」

現在手下缺人才,一時半刻也培養不了,鄭鵬直接找綠姝要人,反正夫妻二人也不用分得那麼清楚。

為了表示自己不會做假帳,鄭鵬讓高力士派個人幫助打理帳房,不過高力士拒絕了,說信得過鄭鵬,這讓鄭鵬有些感動。

高力士的一生,都跟李隆基有很深的交集,他能屹立那麼多年不倒,不僅僅是靠著李隆基的寵信,工作能力、個人魅力也是成功的重要因素。

「咱家信得過你,也懶得理這些事,有你看著就行」高力士不經意地說:「這丁是挺旺的,財呢?」

很多商家剛剛開始時,為了吸引客人,通常都會實行讓利,「旺丁不旺財」的現象很普遍,高力士看到那麼多人,作為股東,他開始關心贏利狀況。

鄭鵬沒有徑直回,而是開口問道:「公公,你知現在市面上斗米多少錢嗎?」

「上等的十二三文一斤,普通的只需七文錢。」高力士有些驕傲地說。

開元年間,風調雨順,糧食年年豐收,物價很平穩,雖說和貞觀年間鬥文四文錢不能相比,但是考慮到人口的問題,其實物價還是很低,這算是君臣共創繁華盛世。

貞觀年間,大唐還沒從戰亂中恢復過來,人口大幅減員,田地的產出多,人口少,消化速度慢,價格自然低廉,現在是開元盛世,人口比貞觀初期已翻了二番,田地還是那麼多,產出跟不上人口的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