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盛唐高歌 >534 蒸餾酒

534 蒸餾酒 (1/2)

小說名稱《盛唐高歌》 作者:炮兵  更新時間:今天13:17更新  字數:2808

「什麼,他要六成?」勝業坊的一座宅子內,郭鴻聽到郭永的稟報後,暴跳如雷地咆哮道。

郭永嚇得一縮脖子:「義父,鄭鵬是這樣說。」

「氣死老夫也,鄭鵬這個田舍奴,竟敢這樣目中無人,郭永,去,跟姓鄭的說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以後各有各做,反正秘方在手,也不是沒他玩不轉。」郭鴻怒氣衝天地說。

「是,義父。」郭永嘴裡應著,可人卻站著不動。

果然,郭鴻很快就咬牙切齒地說:「算了,答應他,給他六成。」

鹵肉的秘方是鄭鵬給的,很難保證他手裡是不是還有更好的,別看郭府的底子厚,可跟博陵崔氏一比,高下立見,要是鬧翻,鄭鵬轉身就跟博陵崔氏合作,現在雖說有點不甘心,可一年有大筆進帳,看在錢的份上,忍了。

再說郭府和三寶號深度合作,每個月從三寶號得到的利潤超過二萬貫,這是一棵搖錢樹,就是不甘心,也只能咽下這口惡氣。

郭永小心翼翼地說:「義父,可棠跟鄭鵬交好,要不讓可棠找鄭鵬說個情,還是按以前的分成吧。」

一成分子,少說也有二三萬貫呢。

郭鴻擺擺手:「算了,好不容易把她弄下去,讓她辦事,指不定又提什麼要求,他不是要六成嗎,給他,我們在人工和開銷上弄大一點就行。」

「可是,義父,這這..,」

「這什麼,就按老夫的話做,做得乾淨一點就行。」

郭鴻心裡暗暗後悔,早知一開始趁鄭鵬無依無靠時吞了鄭鵬的份子,可老爺子和郭可棠都不同意,說什麼人無信不立,鄭鵬背後還有一個滎出鄭氏,也不知人家會不會插手。

好吧,現在翅膀硬了,就是有這心也沒這膽。

「孩兒謹記大父吩咐。」

郭永心裡不認同郭鴻的做法,可他不敢逆郭鴻的意思,只能照辦。

聽他的話,還能撈到好處,要是不聽他的話,連跟著喝湯的機會也沒有,郭永自然知道取捨。

鄭鵬聽到郭永答應自己的提議後,只是淡然一笑。

早就在自己的預計當中,郭府要是有跟自己決心,也不會派郭永這個小角色來探口風,本以他們會請郭可棠來說情,現在看來,郭可棠被掃地出門。

沒把酒坊併入三寶號是對的,郭府跟郭可棠保持距離,看來自己也要開始跟郭府保持距離。

人員齊備後,蒸餾的器具也做好,鄭鵬一邊培訓人員做蒸餾酒,一邊準備燒尾宴。

皇帝都開口了,這事不能拖。

燒尾宴的事,鄭鵬準備了幾個特色菜,剩下的交給崔二打理,自己則是把精力放在蒸餾酒上。

崇化坊的多了一間名士酒坊,是由原來醉八仙酒易名所致。

按照慣例,坊內有商鋪關張,需要孝敬武候鋪的武候一份厚禮,再擺上二桌以示慶賀,這樣武候鋪的人不會找他麻煩,然而,無論是武候還是當地的市井兒,誰也不敢打它的主意。

高力士親自送來的牌匾,下面還有他的署名,誰敢動?

很多人都覺得,名士的士,是取自高力士的最後一個字。

掛牌後,崇化坊武候鋪的鋪長趙仁誠還屁顛顛提著一份厚禮去慶賀,完了多次交待下屬平日多留點神,千萬不能讓市井兒到名士酒坊鬧事。

仲島撒下的人到了後,綠姝從元城調回來的忠僕隨後趕到,鄭鵬把仲島的那一套直接搬到名士,都不用激勵,一個個幹勁十足地幹了起來。

給陳良和魯平指明研究方面後,鄭鵬就讓他們帶人慢慢琢磨,自己跑到後面的小院搗弄起蒸餾酒。

古代的酒,度數大多和後世的啤酒差不多,由於不會蒸餾、提純技術,度數不高,酒中的雜質也多,「綠蟻新焙酒,紅泥小火爐」是描繪人們喝酒時的情形。

綠對紅,新焙酒對小火爐,看起來很有詩意,問題是,綠蟻是新釀的米酒未過濾時,酒面上漂浮的一層微綠酒渣,細小如蟻,因此得名,從而看出古代的酒衛生是個問題。

外面的天氣還有點冷,可小院內熱氣騰騰,很多人都不停地拿著毛巾擦汗,原因很簡單,房間里有一個近半丈高的大圓桶,桶在頂上伸出一條管子,其餘全部密封,下面堆著燃燒的木柴,整個房間瀰漫的一股怡人的酒香。

從特製的大鐵桶內伸出的管子,彎彎曲曲,管口到最後小得只有茶壺的壺嘴那麼大,不停地滴著白色的液體,被管子下面一個酒罈盛著。

老李頭是從仲島的撤下的工匠之一,也是鄭鵬最先購買的奴隸之一,因為做事仔細、沉穩被送到這裡,又被鄭鵬選中,留在小院里工作,並成這裡的小頭目。

「少爺,這酒香好醇厚,沒想到用火燒一下,酒香就完全不同,這酒的顏色也變了,好像泉水一樣,還是酒嗎。」老李頭有些驚訝地說。

大桶里盛的,是暗中從市面上買的普通水酒,質量是不錯,可是酒香一般,香味中還有一種普通水酒的雜質味道,可經過少爺設計的這些管子後,酒香一下子提升了好幾條街。

原來有點綠綠的酒,現在變得清澈見底,好像清水一樣。

這還是酒嗎?

鄭鵬把一個木勺遞給他:「是不是酒,嘗一下不就行了?」

老李頭聞到一種從來沒聞過的酒香,肚子里的酒蟲早就蠢蠢欲動,只是鄭鵬沒發話,不敢品嘗,現在聽到鄭鵬鬆口,連忙謝過,拿過木勺就往酒罈里裝酒。

這是半斤裝的木勺,老李頭一下子弄滿勺,倒在一個大瓷碗里。

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