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盛唐高歌 >531 塞翁失馬

531 塞翁失馬 (1/2)

小說名稱《盛唐高歌》 作者:炮兵  更新時間:昨日12:03更新  字數:3533

洪懷仁猶豫了一下,然後一臉誠懇地說道:「要是別人,這錢我就收了,不過是鄭公子,只需七百貫即可。」

不會吧,只要七百貫?

還有人把錢往外推?

在鄭鵬疑惑的目光中,洪懷仁坦誠地說:「鄭公子,這些女兒紅,一放就是十年,年份不夠老,當中也許有醞釀得不好,不敢保證每一壇都是好酒,所以特意減免些,免得開出壞酒埋汰在下。」

這是名人效應,鄭鵬爽快地說:「難得洪公子高義,就七千貫。」

交割得很順利,收了錢,簽了契約,洪懷仁倒也乾脆,把鑰匙留下,徑直走了。

鄭鵬馬上讓陳良、魯平接管這裡,開始準備釀酒。

「姑爺,這塊篇放在哪裡?」崔二拿著那塊「醉八仙」的牌匾問道。

鄭鵬看了看那塊有些腐朽、滿是灰塵的牌匾,搖搖頭說:「也沒什麼用,隨你處置。」

打江山難,守江山更難,看這招牌,不知多久沒擦拭了,那個洪懷仁走的時候,連牌匾都沒摘走,棄之草芥,說明他根本不在乎這間酒坊,要不然也不會賣掉。

崔二應了一聲,然後小聲問道:「姑爺,這酒坊的牌匾摘了,你給起個名,老奴讓人打一個好牌匾,再掛上去。」

「起名?」鄭鵬擺擺手說:「高公公拿了那麼多份子,這牌匾就由他來負責。」

「對,對,這事是高公公辦更穩妥。」崔二附和著說。

一個好的牌匾,不僅能提升商號的名氣,更是一條護身符,要是有人想對它下手,看到牌匾上字也得自己掂量。

剛剛處理完牌匾的事,李白就急急忙忙地跑過來,一臉期望地說:「東家,酒坊買下了?」

「小白,怎麼,現在才睡醒?」鄭鵬笑呵呵地說。

李白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昨晚喝得有點多,東家,拿下了嗎?」

一覺醒來,發現家中沒了人,李白聽說鄭鵬去買酒坊,急急忙忙就趕了過來。

「七千貫,拿下了。」鄭鵬輕描淡寫地說。

「東家」李白搓著手說:「這醉八仙酒坊可是老字號,有壓坊的酒沒?」

價錢多少,李白不感興趣,反正與他沒關係,對李白來說,結交貴人和暢飲美酒是他最喜歡的兩件事,這麼急著趕來,就是從這間老字號找點好酒喝。

鄭鵬早猜到他的來意,聞言也不計較,隨手指了個方向:「存酒沒什麼,就一百多壇十年的女兒紅,味道還不錯,要喝自己拿去。」

「嘿嘿,東家,那你先忙,太白替你嘗壓坊酒去。」

李白也不客氣,說完自己去找酒喝了。

這是陳良走過來,就酒坊的一些問題跟鄭鵬探討,鄭鵬徑直說:「最後那個小獨院留給我,其它的地方,你想怎麼改就怎麼改,要錢找崔管家。」

酒坊後面有個僻靜的小院,原來是貯藏酒用的,鄭鵬相中它,準備把它改成蒸餾酒房,到時就在裡面蒸餾酒,派二個人就能看緊,算是多加一層保障。

「明白了,少爺。」陳良高興地說。

「好了,去忙吧,記得不要怕浪費,嘗試多一些方法,就按本少爺說的那個路子走,要麼不釀,一釀就得要好酒,明白嗎。」

陳良一臉堅決地說:「少爺放心,老奴一定釀出讓少爺滿意的酒。」

這邊剛打發陳良,鄭鵬還沒有鬆一口氣,只見到有人大聲叫「不好了,不好了。」

扭頭一看,只見李白急匆匆地從倉庫里跑出來,看到鄭鵬,大聲地說:「東家,不好了,不好了。」

鄭鵬皺著眉頭說:「什麼不好?剛盤下酒坊呢,好好說話。」

李白顧不得那麼多,徑直開口問道:「東家,剛才你說,酒窖有十年的女兒紅,是酒坊的壓坊酒?」

「沒錯。」

「東家,這酒坊有幾個酒窖?」

「就一個啊,你剛剛不是下去了嗎?

李白一拍大腿說:「東家,你被人算計了,剛剛到下面想找壇女兒紅,隨手拿起一壇,當時就覺得封泥有些奇怪,不像上年份的封泥,打開一看,裡面是最便宜的農家渾酒,封得不好,酒還壞了,以為是不小心放錯,一連開了十多壇都是這樣,這些肯定不是壓坊酒,要知真正的壓坊酒,質量很過硬,一百壇中最多也就是一二壇壞酒。」

還有這種事?

「不會吧,那個洪公子,看起來很好說話啊,我們也嘗過。」一旁的崔二聽到,有點不敢相信地說。

鄭鵬一邊走一邊說:「走,看看就知道。」

酒窖里點了火把、掛著燈籠,鄭鵬看到堆放女兒紅的旁邊放著好幾壇開了封泥的酒罈,還沒查看,心裡就開始直打鼓。

開了這麼多壇女兒紅,在這種封閉的空間,酒香應該很濃郁才對,然而,空氣中漂著一股劣質水酒的味道。

隨手擒起一壇,放在鼻子前一聞,鄭鵬差點沒吐:這是一壇壞酒,都有一種發酸的味道。

不用鄭鵬吩咐,崔二開始檢查起來:

「這壇酒不行。」

「普通的水酒。」

「不用看,這封泥還沒全乾,一看就不是十年份的酒。「

「咦,這壇酒是好的。」

崔二一連拍開好幾壇酒,聞後一臉沮喪地說:「姑爺,李公子說對,我們上了姓洪的當。」

很明顯,洪懷仁知道哪壇是好酒,隨手拿起的酒,是他事先放置的好酒,當時沒有仔細檢查,讓他鑽了空子。

鄭鵬走過去,在中間隨意擒起一壇酒,熟練拍開封泥,聞了一下,然後冷冷地說:「行啊,給本少爺玩了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