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盛唐高歌 >363 一物治一物

363 一物治一物 (1/2)

小說名稱《盛唐高歌》 作者:炮兵  更新時間:2018-08-30 00:58  字數:2396

換作其他人替鄭鵬上門提親,崔源肯定把他大罵一頓再掃地出門,可上門的人是郭元直,他不僅要好酒好菜招款,還撥出一個幽靜的小院給郭元直居住。

「郎君,剛才崔御史的臉色不太好,其實郎君就不該趕這趟渾水。」郭元直的隨從阿財一邊給泡在浴桶里的郭元直搓背,一邊小聲地說。

「要是容易,還用我這老骨頭舟車路頓來到這裡?」郭元直嘆了一口氣:「鄭鵬對我們郭府有恩,好不容易開一次口,能拒絕嗎?」

鄭鵬每次開口,郭府都能從中受益良多,這一次寫了親筆信請求幫忙,請郭家代作媒人,沒指明要郭元直,可郭元直主動來了。

官場上,消息靈通很重要,鄭鵬從西域火速趕回,戰事還沒完就得到封賞,連爵田和邑戶還沒劃定就奉旨跑到河北,可鄭鵬在河北道幹了什麼?遊手好閒、還跑到太原遊山玩水喝花酒,據說彈劾鄭鵬的奏摺都有好幾封,可彈劾的奏摺有如石沉大海,鄭鵬到現在什麼事都沒有。

要是郭元直還不能從中品味到什麼,這輩子就真的活到狗身上了。

郭可棠知道鄭鵬火速回京的內情寫信告訴郭元直,建議儘可能為鄭鵬創造便利,於是有了郭元直的博陵之行。

「想不到郎君親自出面,這事也沒成,不知怎麼跟鄭公子交待。」阿財有些感嘆地說。

「未必」郭元直一臉睿智地說:「說不定,事情還有轉機。」

相識多年,郭元直很清楚崔源的性格,以他的個性,要是板上釘釘,他不會說那麼多,直接一句話把門關死,根本不會說那麼多。

說那麼多,給人一種感覺,崔源好像在說服自己一樣。

崔府內起了波瀾,安東督軍府內,鄭鵬饒有興趣地跟士兵一起訓練。

閑了那麼久,打牌也打厭了,感覺整個人都快要生鏽,鄭鵬乾脆跟著一眾將士一起訓練。

中途休息的時候,黃三走過來,一邊遞毛巾一邊說:「少爺,擦擦汗。」

等鄭鵬坐下休息,黃三又討好地問道:「少爺,我們還要在這裡呆多久?不會一直在這裡呆下去吧?」

「怎麼,無聊了?吃飽就耍,耍累了就睡,不是是合你的意嗎?」鄭鵬頭也不抬地說。

「沒,沒,就是老呆在這裡,有點悶了。」

「悶了可以出去走啊,又沒人關你在這裡。」

黃三吐了吐舌頭,有些尷尬地說:「這個,還是算了,在這裡挺好的。」

現在得罪的,可是不良人的老大不良將崔源,還有太原王氏一族,這些人一瘋起來,說不定就把自己綁了,雖說自己不是主要目標,可黃三可不敢冒這個險。

猶豫了一下,黃三又小心翼翼地說:「少爺,我們就一直躲在這裡,什麼也不做?」

「放心吧,有人在做事了,相信不用多久就有好消息傳來。」鄭鵬信心滿滿地說。

鄭鵬很篤定,而崔源的越來越心煩。

讓崔源心煩的原因,主要來自綠姝。

外面的流言蜚語,崔源並沒有多加理會,見過太多大風大浪的他,知道對付這些最好的方法就是時間,太原王氏不理會,博陵崔氏不回應,慢慢這些沒有根據的謠言就會隨時間消散,可綠姝的情況卻不能無視。

綠姝越來越「佛性」,每天早晚都要念經,自己縫製了一套尼姑穿的素袍,還找下人詢問那間庵堂好,崔源看在眼裡急在心裡,這幾天飯也難下咽。

心火大,舌頭都起泡了。

這邊還不知怎麼應對綠姝和郭元直,沒想到,老妻把他拉到偏廳,說內姐崔李氏有事與他商量。

要是普通人,崔源還真不想見,可崔李氏跟自己老妻崔是親姐妹,她的丈夫在朝中擔任要職,是清河崔氏的核心人物,不看僧面也看佛面,怎麼也得去見一下。

「不知大姐來了,有失遠迎。」看到雍容華貴、保養得宜的崔李氏,崔源笑著行禮。

崔李氏是老妻的親姐姐,二人感情極好,當年姐妹二人才貌雙全,號稱趙郡雙姝,追求者從多,那時崔源的條件並不是很好,在競爭者中不算優,就是這位大姐看中他的潛質,勸說家族,也在妹妹面前給他說好話,這才抱得美人歸。

想當年,趙郡雙姝嫁給崔氏雙傑,在大唐也是一樁佳話。

雖說一個是清河崔氏,一個是博陵崔氏。

取了老妻,相當於得到趙郡李氏認同和幫助,也正是趙郡李氏的幫助,這些年過得順風順水。

郭元振倒台後,崔源沒受到牽連,依然屹立不倒,少了趙郡李氏的幫助。

對於崔李氏,崔源發自內心的尊敬。

「皓白,你也是一家之主、出入朝堂的人,這一聲大姐,老身可是擔當不起。」崔李氏一邊起身還禮,一邊優雅地說。

美女就是美女,年輕時美若天仙,就是美人遲暮時也能美得優雅。

「大姐永遠是大姐,皓白不敢逾越。」

崔李氏笑了笑:「好了,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說二家話,這些虛禮能免則免吧。」

「聽大姐的。」崔源坐下後,馬上笑著說:「不知大姐把皓白叫來,有何吩咐?」

清河到博陵,路途可不短,像崔李氏這種級別的人物,親自前來,還特地找自己,肯定有大事。

崔李氏長嘆一聲,然後開口道:「老身是為了姝兒的事。」

果然是這樣,崔源忍不住看了老妻一眼,老妻看到,有些不知所措低下頭,還沒待崔源興師問罪,崔李氏就開口了:「你是牛嗎,那眼珠子瞪得那麼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