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盛唐高歌 >308 慈不掌兵

308 慈不掌兵 (1/2)

小說名稱《盛唐高歌》 作者:炮兵  更新時間:2018-08-30 00:58  字數:3573

火藥的出現,從冷武器時代躍進熱武器時代,戰爭會變得更殘酷、粗暴和簡單。

然而,讓鄭鵬為難的是,自己只記得簡單的配方,具有實戰價值的火藥,還得慢慢研究,需要不少時間,可張孝嵩下了死命令,十天之內攻下連城,然後分頭迎擊吐蕃和大食新一輪的增兵。

郭子儀想了想,最後面色平淡地說:「宿命。」

「宿命?」

「沒錯,這是宿命,選擇從軍這條路,就要做好戰死沙場的準備,死只是一個轉折,而不是終結,三弟,我們義結金蘭,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要是我戰死沙場,不要衝動,十八年後,我又會是一條好漢。」

戰場瞬息萬變,誰也不敢說自己能活多久,郭子儀算是提前勸解鄭鵬。

三人義結金蘭時,說過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之類的話。

鄭鵬突然開口說:「大哥,你信宿命嗎?」

「信!」郭子儀一臉正色地說:「古人有雲,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貴人十養生,命排在首位,舉個例子,有人天生就皇室貴胄,一生富貴榮華享之不盡,有人天生貧苦,窮盡一生的努力,比不上那些命好的人。」

古人很相信封建迷信,沒想到智勇雙全的郭子儀也這樣想。

難怪郭子儀力挽狂瀾,相當於再造一個大唐還能安守臣子的本份。

當時郭子儀重兵在握、軍民歸心,只要他想,隨時可以把李唐取而代之,很多人勸說他登基,可他死活不肯,盡顯忠臣本色,聽了他的命運論,鄭鵬理解郭子儀的想法。

鄭鵬故意問道:「要是這樣說,那命不好的人,豈不是很悲慘?要是他們強行改變自己的命運呢?」

郭子儀沉吟了一下,然後緩聲地說:「順天者,悲;逆天者,死!」

鄭鵬聞言,有些無言地重重點了點頭。

第二天一早,鄭鵬不僅看到「順天者的悲」,更看到戰場上的冷酷無情。

「擊鼓」張孝嵩面沉如水,低聲對一旁的傳令兵下令。

這是進攻的口號,當鼓聲響起時,早就待命張銳一聲令下,安西府兵正式發動對天城的攻擊。

鄭鵬看到唐軍進攻時,不由眼前一亮,心裡暗暗讚歎道:聰明啊。

想像中,攻城的一方,是以隊列為單位,一邊用擂木撞擊城門,一邊拚命架雲梯,在城牆上進行殊死搏殺,然而,唐軍進攻時,士兵都躲在一個頂面用鐵皮包裹的類似木房子內,木房子設有射擊孔,方便認清方向和用弓箭還擊。

可以是看成古代版的「坦克」,唐軍自稱為「戰樓」。

上百架戰樓緩緩向天城進發,站在城頭的阿了達聯軍第一次看到這種攻城器械,一個個很吃驚,在上層的命令下,紛紛彎弓射箭。

一陣「咚咚」聲中,弓箭不是被包裹的鐵皮彈開,就是射在加厚的木板上,不能傷唐軍分毫。

阿了達在城樓上看得清楚,大聲吩咐:「先用投石機、擂木、滾石,把人逼出來後再用弓箭。」

很快,守城的軍隊改為策略,把投石機、擂木、滾石紛紛對準下面那些移動的木房子,剛才還面帶笑容觀戰的一眾唐軍戰士,臉色慢慢變得凝重起來:

一根擂木撞在前面戰樓上,只是讓戰樓偏了一下,很快,戰樓繼續前進;

一塊大石從空而降,狠狠地砸在戰樓上,只見木屑紛飛,一下子把戰樓砸了一個大洞,被砸中的戰樓只是停了一會,很快繼續前進,只是當戰樓走過被擊中的地方時,留下幾具血肉模糊的屍體;

沖在最前面的戰樓,突然十幾支拳頭粗的弩箭射直接射中貫穿,原來是敵人啟動了安裝在城頭上的大型床弩,這種弩所用的箭有成人拳頭那麼粗,為了增強殺傷力,前端還包了鐵皮,殺傷力驚人,這種特製的弩,城牆上布得密密麻麻;

有戰樓被打投石機砸散,戰樓里的將士死傷慘重;

有戰樓被滾石撞爛,除了一小部分就近加入到附近的戰樓,大部分被敵人用弓弩當場射殺;

有戰樓被敵人的火彈擊中,火彈是敵人布條等物緊緊纏著石頭,再浸以火油,擊中後沒有燃燒的火油會濺出,濺出時帶著火,引燃附近的物體,這是一種威風大而歹毒的武器,不少唐軍將士被燒得四處亂竄,可等待他們的,不是被燒死,就是被敵人亂箭射死;

唐軍幾乎每時每刻都有將士傷亡,損失很大,可佔據天險的敵人受到攻擊有限,只是偶爾有士兵中箭倒下。

喊殺聲、口號聲匯聲一片,特別是大唐戰鼓聲,一直不絕於耳,由於被鼓聲覆蓋,距離又遠,鄭鵬聽不到將士的慘叫聲,可看到倒下的屍體和紛分的木屑,就知戰鬥已經進入到白熱化。

還沒有摸到城牆,鄭鵬估計傷亡快到三分之一。

經歷幾代國王經營的連城,號稱西域第一關的連城,絕非浪得虛名,橫掃西域的安西府兵,也在它帶刺的防禦下,傷亡慘重。

鄭鵬感到一團火在胸中燃燒,每倒下一個,都是大唐流著熱血的男兒,而每倒下的熱血男兒,背後將是一雙雙悲痛欲絕的目光:從此世上少了一個好男兒,多了一個傷悲的家庭。

早知這樣,自己早些把火藥弄出來就好了。

就在鄭鵬自責時,突然聽到有指骨作響的聲音,扭頭一看,只見張孝嵩目視著前面,而他的兩個拳頭在不經意握起,剛才指關節聲應該就是他拳頭髮力弄出來的,看得出,對自己將士的傷亡,張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