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盛唐高歌 >303 會師連城

303 會師連城 (1/2)

小說名稱《盛唐高歌》 作者:炮兵  更新時間:2018-08-30 00:58  字數:3593

戰爭是殘酷的,冷兵器的戰爭,更是殘酷得讓人髮指。

一千五百人的聯隊,攻打風城不足半個時辰,事後統計,陣亡二百三十二人,傷四百三十七人,其中有一百零二人是重傷,傷亡率近一半。

進攻前軍容整齊,士氣如虹;回來時傷兵滿營,血流如注,而這次進攻,僅僅是一次試探。

撤退後,阿史那獻去傷兵營轉了一圈,然後就召集一眾將領到中軍大帳商議下一步的行動,鄭鵬旁聽,多是商議怎麼攻打,大約分為二種意見,一種是調運大型攻城器械,一種是分多路強攻,把風城荑為平地。

鄭鵬在一旁聽了一會,悄然退場,跑到傷兵營去看望那些士兵。

一個小小的風城,拿下它只是時間問題,鄭鵬對此一點也不擔心,反正最後有什麼決議,阿史那獻都要以文書的形式告知自己。

第二天一早,阿史那獻再次集結部隊,輪番衝擊風城的防禦體系,這次不再是試探,三支部隊分三個方向同時進攻,除了常規武器外,第一天沒有投用的攻城雲梯、投石機也派上用場。

有了雲梯和投石機的幫忙,大唐佔據了優勢,眼看就要攻入風城,在最緊要的頭心,古太白親率軍隊友前來接應,拚命保護風城。

雙方都不肯退讓,在風城連續多日激戰。

不得不說,有了投石機,唐軍的攻擊力得到質的提升,像火球、石頭等物不斷投到風城內,晝夜不息,前面三天都是大唐在攻、大食聯軍在守,三天後古太白不得不派兵出城,攻擊大唐的投石機陣地,想摧毀那些威力強大的投石機。

風城內的軍民,被從天而隆的石頭、火球砸怕了,誰也不知什麼時候會掉幾塊石頭,有時睡著睡著,一塊大石砸過來,人說沒就沒了,有時在街上行走,突然被巨石砸中,前一刻還談笑風生,後一刻就變得血肉模糊。

古太白也差點被大石砸中,要不是手下捨命相救,不死也重傷,所以他對大唐的攻城器械很畏懼。

中原從商朝時就有大規模的作戰,城池越修越堅固,攻城器械也不斷改良,由於運送不便,運來的投石機是簡單版的,可撥汗那的城池連中原普通的小城也比不上,古太白本想龜宿在城內防守,最後硬是抗不住,趁著夜色派兵出城,偷襲唐軍的投石陣地。

阿史那獻久經沙場,早就做了預防措施,古太白許下重金組織的幾次突擊在留下大批屍體後,每一次都是鎩羽而歸,有二次還讓大唐殺個全軍覆沒,到了後面都不敢出城了。

由於傷亡過大,古太白在風城僅僅抵擋了八天,八天後,在一個漆黑的夜晚,在阿了達部援軍的幫助下,逃出風城。

古太白走了,留下給大唐的,是一個滿目蒼荑、破敗不堪的風城。

就在阿史那獻順利奪得風城的同時,鄭鵬收到消息,就在二天前,張孝嵩破了撥汗那的許城,把守在許城的吐蕃軍隊打得落荒而逃,從攻城到破城,僅僅用了二天時間。

許城是撥汗那的南大門,打下許城,相當於打開撥汗那的大門。

連接兩場大捷,唐軍應該很高興才是,然而,鄭鵬看到阿史那獻的神色有些凝重。

鄭鵬和阿史那獻的關係早已破冰,主動安慰他說:「大總管是在為破城的速度煩惱嗎?其實大不必如此,大食國多城池,士兵善攻守,有豐富的守城經驗,而吐蕃位於高原,不擅長守城,就是速度比張監軍慢一點,也在情理之中。」

阿史那獻攻下一座風城,用了八天時間,陣亡八百餘人,傷更是過千,而張孝嵩攻下許城,僅用了二天時間,陣亡還不到三百,鄭鵬以為阿史那獻因為速度的問題麻惱,主動替他開解。

有一句鄭鵬沒說,安西兵比庭州兵更加訓練有素、更精銳,畢竟安西得到朝廷的援助最多。

阿史那獻搖搖頭說:「鄭監軍多慮了,某不會拿將士們的性命做遊戲,只有一天還在戰場,就一天存在著變數,一時的勝負無傷大雅,哪能因這些小事苦悶呢,其實,我是為風城而煩惱。」

鄭鵬楞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大總管,你是為風城的百姓煩惱,對吧?」

古太白的軍事的才華有多好,鄭鵬還沒有真正見識,不過對他的無恥手段,還真要說一個服字。

撤退前,古太白採用很沒風度的堅壁清野戰術,把井全部填上,能帶走的糧食財貨全部帶走,就是不能事走的,全部燒光毀掉,留給阿史那獻的,二千多老弱病殘和一座沒有一點生機的城市。

所有的牲口都全部殺死,不誇張地說,只要大唐的軍隊一撤開,這些老弱病殘大半會死去。

大多攻破城池會有斬獲,然而,阿史那獻費了那麼多心血攻下一座城池,沒有什麼戰利品,反而多出一大堆負累,換哪個都會鬱悶。

「沒錯」阿史那獻語帶憤怒地說:「這些大食人,簡直毫無道義人性,要是落在我手裡,肯定要他們生不如死。」

古太白強迫風城的百姓替他們搬運糧草、修築城牆,有危險時又強行逐趕百姓,用血肉這軀擋住唐軍前進的路線,現在有危險故意拋棄這些風城的百姓,阿史那獻最看不過這種人。

鄭鵬點點頭:「做法確實沒有軍人的的氣度。」

阿史那獻也不隱瞞,開口道:「不少將士建議任由這些百姓自生自滅,哪果照顧這些百姓,勢必會擾亂原先的節奏,不知鄭監軍怎麼看?」

南路在張孝嵩的帶領下,勢如破竹,有心在朝廷前表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