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盛唐高歌 >279 張孝嵩的憤怒

279 張孝嵩的憤怒 (1/1)

小說名稱《盛唐高歌》 作者:炮兵  更新時間:2018-08-30 00:58  字數:2565

鄭鵬以為吐蕃參戰,是給大食壯膽,還有給大唐添亂,沒想到當中還有這樣的交易。

證明一句話:只要好處到位,就沒有談不成的買賣。

不得不說,吐蕃還真有做「搞屎棍」的能力。

吐蕃位處於高原,除了有足夠的縱深、易守難攻,更重要的是,不習慣吐蕃環境的人會有高原反應,古代人不明白這些,以為吐蕃有詛咒,因為外面的人進去,很容易出現生病、頭暈、沒身沒力氣等癥狀,別說打仗,能正常活動都不錯。

外人認為是有詛咒,吐蕃人卻覺得自己所在的地方是神佑之地,高原就像一個厚實的烏龜殼,只要吐蕃人一回到高原,其他人只能望山興嘆,於是造成吐蕃國力弱而軍事強的原因之一。

想起那麼吐蕃士兵誓死不降,戰鬥到最後一個人的情形,鄭鵬有一種心悸的感覺,要知道,傷亡到百分之二十,士氣開始下落;傷亡達到百份之三十,軍心可能動搖;傷亡過半時,將士的內心很可能會崩潰,大面積逃離戰場,然而,吐蕃士兵戰鬥到最後,沒一個人逃跑,也沒一個人求饒。

正在說說間,許山笑嘻嘻跟上來:「鄭監軍,郭伙長。」

「許什長,有事?」郭子儀笑著問道。

虎頭隊的將士毛病不少,可很好用,軍事素養很高,像這次戰鬥,所有人都堅決執行郭子儀的指令,由始至終沒人後退半步。

許山左右打量了一下,特地瞄了一眼跑在後面幫忙押運俘虜的蘭朵,這才小聲地說:「郭伙長,那些廢鐵不對,是鑌鐵有四大袋,為了省事,屬下只讓人抬了兩袋,後面那兩袋郡主並不知情。」

郭子儀楞了一下,很快說道:「行啊,挺機靈的,給你記一功。」

「謝郭伙長,屬下告退。」許山一臉恭敬地退了下去。

鄭鵬和郭子儀這才想起一件事:這次繳獲,需要分一份給蘭朵的。

普通的財貨,給蘭朵分一份,沒關係,可珍貴的鑌鐵,還真是捨不得。

錢財給了可以再賺,可鑌鐵給了,有錢都難買,因為打造鑌鐵需要一種特別的礦石,這種礦石產自原波斯地區,經過多年的挖掘,舊的礦脈已經枯竭,新的礦脈還沒有找到,大唐多次要求大食進貢這種鑌鐵,可一直推說沒有。

這裡一下子出現這麼多,應是以前的存貨,為了東擴,大食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三弟,這些財貨,回去怎麼分?」郭子儀小聲問道。

鄭鵬想了想,然後說道:「這件事大哥不用管,交給我處理吧,一直安排得妥妥噹噹。」

「好!」郭子儀答得很乾脆,他知鄭鵬鬼主意多,這種與戰鬥無關的事,由鄭鵬處理最好不過。

一行人還沒回到有營地,消息已經傳回到于闐鎮鎮守使唐寬的耳中:

「什麼,你再說一次,鄭監軍押著大批俘虜還有牲口回來?看清楚了嗎?」唐寬一臉吃驚地問道。

聽到手下斥候稟報,說鄭鵬親率護衛隊押送著一批吐蕃俘虜回營,唐寬驚訝得眼珠子快掉到地上。

不是找個僻靜的地方,跟突騎施那個小郡主卿卿我我嗎?怎麼去打仗了,還押運大批俘虜,唐寬本想問為什麼沒經過自己同意就擅自行動,可話到嘴邊,想起鄭鵬是監軍,只對陛下負責,只有鄭鵬監督、節制自己,而自己無權力對鄭鵬指手畫腳。

硬生生把說到嘴邊的話咽回去。

「看清楚了」于闐鎮的斥候隊長一臉肯定地說:「其實幾天前鄭監軍就率隊出營,小的以為他們去打獵,也不敢過問,有兄弟發現壺口谷發生戰鬥,下屬派人去看才知是鄭監軍,谷內發現大量打鬥痕迹,對了,死了很多人,都讓虎頭隊的人給埋了。」

唐寬皺著眉頭說:「確認是敵人?」

殺良冒功,魚肉百姓,歷朝歷代沒少發生這種事,特別是在地廣人稀的西域地區,就是滅了一個小部落,只要做得乾淨也沒人知道,唐寬最怕鄭鵬趁著這種天氣通過殺人越貨斂財。

「確認了,全是吐蕃人。」斥候隊長恭恭敬敬地回答。

「繳獲了什麼?」

「回鎮守使的話,不是很清楚,目測那些人穿著樸素,也沒什麼財貨,牛羊馬最多,然後是一些皮貨類。」

唐寬站起來,來回踱著步,好像在想著什麼,嘴邊自言自語地說:「這個時候,沒人放牧,吐蕃百姓不會在這個時候放牧,也不敢到我于闐鎮的勢力範圍放牧,很大可能是從撥漢那撤回來的,倒是讓他撿了一個便宜。」

以唐寬的級別,接觸不到太多機密情報,以為鄭鵬是去狩獵途中碰到小股吐蕃人,然後戰鬥得手,聽到報告也不以為然,揮揮手讓下屬退下,繼續辦公。

唐寬做到平淡面對,而在北庭巡視軍務的張孝嵩則是一下子從椅子上彈起來,大聲吼道:「你說什麼?大食給吐蕃那批鑌鐵已經運出撥汗那多日?」

「是的,張監軍。」

張孝嵩砰的一聲,一拳擊在桌面上,咬關牙問道:「這麼重要的情報,為什麼不早點送回來?」

吐蕃人第一次運送財貨被截下,張孝嵩知道吐蕃是在試探,不過他也不以為然,撥那汗有多少家當張孝嵩知道,一些普通的財貨不值得勞師動眾,擾亂前面的部署,再說張孝嵩也不想打草驚蛇,沒想到,運回的是大唐夢寐以求的鑌鐵。

戰場上,武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要是知道運回這批是鑌鐵,張孝嵩絕不介意把四大都護府的兵力投入到截殺中。

部屬小心翼翼地說:「不知什麼原因,有一個重要的細作曝露身份被殺,以至重要消息沒能傳出來,等情報傳來時,波窩千戶早已率領喬裝打扮的部下出發。」

「現在攔截,還來得及嗎?」張孝嵩開口問道。

「算算時間,此時很有可能進入吐蕃境內,就是不進吐蕃境內,也非常接近了。」

張孝嵩咬咬牙,斬釘截鐵地說:「傳我命令,就說有一隊可疑人馬出現在大唐與吐蕃邊境,很有可能是吐蕃的細作,要求與吐蕃接壤的各軍、各鎮派精兵強將巡視,不得有誤。」

做一些事總比什麼也不做強,做不一定成功,但不做肯定沒有機會。

「得令!」

花開二朵,各表一枝,張孝嵩為沒能及時收到重要情報大發雷霆時,遠在於闐鎮城外的虎頭隊營地里,西域副監軍鄭鵬、突騎施郡主蘭朵、虎頭隊伙長郭子儀、庫羅、阿軍、什長曹奉、陸進、許山、錢二寶等人濟濟一堂,聚在一起的目的,是總結這次行動的情況。

鄭鵬打量了在場眾人一眼,這才開口道:「我們的傷亡情況,在場的都知道,也就不說了,現在就公布這次行動的戰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