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盛唐高歌 >267 雀奴

267 雀奴 (1/1)

小說名稱《盛唐高歌》 作者:炮兵  更新時間:2018-08-30 00:58  字數:2487

蘭朵和阿軍對峙起來。

一個堅決要進,一個堅持不讓進。

「本郡主就不相信,這小小的營地,還有我蘭朵進不了的地方。」蘭朵憤然怒道。

阿軍有些為難地說:「郡主,裡面真的在談要緊的事,你就不要為難小的了。」

要是其他人硬闖,阿軍二話不說就把他放倒,可對象是蘭朵,只能用身體避住,不敢對蘭朵動粗。

一來蘭朵是女性,對女性下手不光彩,二來蘭朵的身份特殊,既是郡主也是鄭鵬的朋友,真動手,不是替自家少爺解決問題,而是招惹麻煩。

越是不讓進,蘭朵就越來勁,以為鄭鵬在裡面有什麼不見得人的勾當,眼看強闖不入,怒了,大手一揮,大聲喝道:「來人,把這人給我拉開。」

話音剛落,「唰」「唰」「唰」的幾聲,幾名跟著蘭朵的親衛抽出彎刀,凶神惡煞地向阿軍包圍,阿軍面無懼手,兩眼像餓狼一樣盯著前方,右手不自覺搭在刀柄上。

要是蘭朵的親衛敢有異動,阿軍會毫不猶豫採取行動。

眼看一場惡戰快要一觸即發,突然有人大聲說:「停手,都停手,這是幹什麼?」

率先衝出來的是庫羅,一看到雙方快到要拚命的邊緣,嚇了一跳,連忙大聲喝停。

這時鄭鵬也出來了,看到蘭朵,不由眼前一亮,笑呵呵地說:「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郡主來了,有失遠迎,失敬,失敬。」

一段時間不見,蘭朵還是那樣魅力無限,只見她穿著幾重厚的墨綠襖裙,圍著一條白色的狐裘,再配上一件擋風雪的紅色綢布披風,顯得俏麗又英氣,有如畫龍點睛般在腰間配著一根白色的腰帶,就是在寒冷的冬季也把身材顯露出來。

特別是帶著異域風情的臉龐,在冰天雪地下,一下子把她的氣質再次提升了一個層次。

蘭朵的一個眼睛,好像人的魂兒勾走;一個微笑,好像把人的心兒都融化。

鄭鵬和蘭朵相處時間不短,對她都很熟悉了,可隔了一段時間沒見,再次見面時,仍然有砰然心動的感覺。

「終於看到鄭監軍了,還以為今天見不到鄭監軍的大駕呢。」蘭朵有些不滿地說。

到了西域,蘭朵和鄭鵬各奔西東,先回家看看,短暫的停留後,再次來尋找鄭鵬。

目的還沒有達到,蘭朵不肯輕易罷休,再過幾天就是過年,就以送禮的名義趕來,反正對突騎施的節日和中原不同,對鄭鵬來說是節日,但對蘭朵來說只是平常的一天,沒必要陪家人。

就是蘇祿可汗也很支持蘭朵的做法。

「一場誤會」鄭鵬拍拍阿軍說:「郡主也不是外人,真是失禮,快,給郡主賠個不是。」

阿軍倒也乾脆,鄭鵬讓他幹什麼就幹什麼,聞言給蘭朵賠禮道歉。

蘭朵不是小氣的人,大度地表示既往不究。

「對了,郡主大駕光臨,不知所為何事?」

蘭朵指了指身後的那輛馬車,有些驕傲地說:「快要過年了,給鄭監軍送點年禮,免得某人老說本郡主只會佔便宜。」

原來是送禮,鄭鵬連忙表示感謝。

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是送禮的人。

蘭朵站在門口,看看鄭鵬和庫羅,又看看兩人身後面帶微笑的郭子儀,忍不住問道:「大白天,你們三個大男人躲在一起幹嘛,還讓阿軍守住門口那麼秘密,要做壞事?」

「沒有的事」鄭鵬笑呵呵地說:「就是商量一下,怎麼練兵,哪有」

話剛說到一半,庫羅搶過話題:「對啊,準備做一件大壞事,蘭朵,你有沒有興趣?」

「二弟,慎言。」郭子儀生怕庫羅說出去,馬上提醒道。

鄭鵬大吃一驚:「二哥,你」

吐蕃暗中押運財貨的事,是軍中機密,鄭鵬準備大撈一筆,只是在籌劃中,這種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這個庫羅,不會和蘭朵關係好,把她拉上吧?

多隻香爐多隻鬼,要是蘭朵把情報透露給蘇祿可汗,影響大了去。

庫羅對鄭鵬和郭子儀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二人稍安勿燥。

蘭朵聽到要做一件大壞事,眼前一亮,馬上說道:「好啊,要做什麼壞事,我正悶得慌,庫羅阿哈,快說來聽聽。」

說到這裡,有些不滿地盯著鄭鵬說:「鄭鵬,你別嚷嚷,也不看看是什麼地方,有好玩的事不帶上我,哼,你會後悔的。」

鄭鵬攤攤手,感覺有些無奈。

自己是一個副監軍,就是呂休看到自己,也得客氣三分,可在蘭朵面前,感覺沒什麼作用。

庫羅讓蘭朵先把親衛屏退,然後一臉認真地說:「蘭朵,這事不是一件小事,你要先保證,無論參不參與,你都不能泄露給任何人,包括你的阿爸。」

「可以,保證不說。」蘭朵猶豫了一下,很快給了保證。

「郡主,稍等一下,我找二哥商量一下。」鄭鵬丟下一句話,然後一手把庫羅拉到屋內。

突然拉上蘭朵,這件事沒跟自己還有郭子儀商量,就是兄弟,怎麼也得給自己一個交待吧。

郭子儀走過來,皺著眉頭說:「二弟,怎麼拉上蘭朵?這不是分好處,能不能找到押運的隊伍還不好說,就是找到,憑我們這點人能不能撈到好處也料不準,中途有太多變數和危險,要是郡主出什麼事,我們三個可抗不起啊。」

「就是,到時有好處,分她一份也沒關係,可沒必要拉她冒險,出了事怎麼辦?」鄭鵬也一臉擔心地說。

「二位兄弟,不要急」庫羅一臉淡定地說:「聽我分析說,再說對不對。」

「二哥,這裡沒外人,你是怎麼想的,你說,我聽。」

庫羅沒有直接說原恩,而是開口問道:「三弟,我問你,這次行動最困難是什麼?」

「找到押運隊伍吧」鄭鵬想了一下,繼續說道:「西域那麼大,我們不知他們什麼時候、什麼路線出發,別說我們只有一百多號人,就是把整個虎營都派出去,也封鎖不了這麼漫長的邊境線。」

庫羅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很快說道:「這是我邀請蘭朵的原因,她有辦法找到押運隊伍。」

郭子儀好奇地問:「哦,郡主有這方面的情報?」

「沒有。」

「是不是她有內應在吐蕃?」

「非也。」

鄭鵬吃驚地問:「那她為什麼能找到,未卜先知?」

「雀奴。」庫羅一臉鄭重說出二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