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盛唐高歌 >258 郭子儀的神算

258 郭子儀的神算 (1/2)

小說名稱《盛唐高歌》 作者:炮兵  更新時間:2018-08-30 00:58  字數:3479

黃彪把虎頭隊交給鄭鵬,表面派人給鄭鵬送了不少嶄新的被物、肉食就不再干涉,可有關虎頭隊的消息,卻源源不斷傳到黃彪的耳中,畢竟是在同一個營區。

第一天,鄭鵬連話都不訓,徑直回營房休息,就是解散都是一名私衛宣布。

第二天,一早鄭鵬帶著幾名私衛出發到龜茲鎮大肆採購,直到日薄西山才回。

第三天,虎頭隊幾名什長一起拜訪,可鄭鵬拒而不見,讓他們自行訓練。

一連六天,鄭鵬還沒跟他的護衛隊交流過。

黃長峰吃驚地說:「哥,這個鄭監軍還真是奇怪,都五天了,沒去其它都護府巡查,也不整頓護衛隊,不知要幹什麼。」

「算了」黃彪懶洋洋地說:「人家就是來這裡玩玩的,那隊人是給他當護衛,又不是給他練兵,至於巡邏,天寒地凍,沒事誰喜歡到處走?不用管他了,把眼線叫回來,免得讓他發現我們督視他,引起誤會就不必要。」

「知道了,哥。」

龜茲鎮的都護府內,呂休苦笑地張孝嵩說:「仲山,這個鄭鵬還真是來增履歷的,接管虎頭隊六天了,不見他練兵,也沒看到他到哪裡巡視,就是有將領拜訪,他要麼避而不見,要不匆匆說幾句話就打發別人走,對了,昨天他到龜茲鎮內吃飯購羊,還派人給我們送了兩隻肥羊。」

張孝嵩掂著鬍鬚笑道:「不知為不知,是知也,有自知知明也不是壞事,他自己也說到這裡為是了創作,由他折騰,對了,來者是客,我們就是不討好他,也沒必要開罪他,記得不要冷落這位副監軍。」

「這個自然」呂休開口道:「一應供給,都是超額供應,不時給他送吃食,對了,要不要給他送幾個曖床的丫環?」

「軍中不能帶女眷,現在還不能跟他交心,小心主動給他送把柄,要是他主動開口,那就另當別論。」張孝嵩考慮了一下,不急不徐地說。

呂休認同地點點頭。

張孝嵩猶豫了一下,開口說:「不管這位鄭副監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他既然頂著副監軍的頭銜,有些事也不應瞞著他,除了三級絕密情報,其餘的,給這位副監軍抄一份。」

作為監軍御史,張孝嵩有專斷大權,可專斷不等於獨攬,朝野中有人說自己是「西域王」,這不是什麼好兆頭,再說不能對鄭鵬的話全信,思來想去,決定把軍情和密報跟鄭鵬分享。

「明白,我馬上去辦。」呂休一口應下。

黃彪、呂休和張孝嵩對鄭鵬失去耐心的時候,虎頭隊的將士的耐心也快消怠耗盡。

一心想討人嫌,出工不出力,沒想到鄭鵬根本當自己不存在,以至虎頭隊的人感到自己的拳頭都打在棉花上,說不出的難受。

就是想針對,可對方就是不肯接招。

日子一天天過,春季一天天逼近,別的軍營熱火朝天、磨刀霍霍地為出擊準備,可虎頭隊的軍營一片靜悄悄,沒有一丁點動靜,一眾將士越來越急了。

不用說,都護府的將軍們正在制訂和完善出擊的方案,再不抓緊,就徹底掉出作戰序列。

戰場上,收益和風險成正比,跟在後面別說肉,就是湯都喝不上。

曹奉、周權等人經過多次商議後,決定去慫恿鄭鵬,沒辦法,戰機轉眼即逝,跟這位京城來的監軍耗不起。

「少爺,什長周權、曹奉和許山求見。」阿軍走進來,對正在玩葉子牌的鄭鵬說。

撥了虎頭隊作護衛,鄭鵬不跟他們接觸,也不想他們偷聽到自己的談話,只讓他們負責外圍,裡面由阿軍負責。

阿軍的職務是護衛兼傳令兵。

「大哥,見還是不見?」

郭子儀點點頭說:「火候差不多,是時候見見了。」

鄭鵬並不急著見,而是饒有興趣地說:「大哥,依你看,這三人來求見,所為何事?」

行行出狀元,有的狀元是天生異稟,有的是大器晚成,鄭鵬對郭子儀能出人頭地沒有懷疑,但很想看看,連功名還沒有取得的郭子儀,有多少能力。

郭子儀知道鄭鵬測試自己,並沒有說破,而是一臉從容地分析:「戰場上刀光劍影,可以說是在生死之間徘徊,在死亡面前,可以看到人生百態,士兵最常見的兩種個性,一是悍不畏死,一是貪生怕死。」

「有人當兵是為了發財、賺取軍功,有人當兵是被官府選中,不能不來,像虎頭隊那些刺頭,公然挑恤軍法,從容面對懲罰,不用說,都是好勇鬥狠的人,這種人一看到敵人就雙眼發紅,大道理他們不懂,在他們眼中,敵人就是一錠錠會跑的金元寶和一份份軍功,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為了財可以奮不顧身。」

「晾了他們這麼些天,這些傢伙哪裡沉得住氣?要是某猜得不錯,先是試探能不能脫身,要是不能脫身,他們就是動之以情,曉以以利,慫恿三弟去戰場撈上一筆。」

鄭鵬哈哈一笑,示意阿軍把人請進來,然後對郭子儀說:「好,現在就驗證一下,看看大哥猜中多少。」

很快,曹奉、周權和許山三人穿著鎧甲、大踏步走了過來。

「虎頭隊什長曹奉」

「虎頭隊什長周權」

「虎頭隊什長許山,見過鄭監軍。」到了營房,三人恭恭敬敬地半膝跪下,鄭重給鄭鵬行了一個軍禮。

鄭鵬擺擺手說:「免禮,三位什長,請起。」

三人謝過後,臉色有些怪異地站在一旁。

為了能參戰,一干人等急得快上火了,這位樂官監軍倒好,烤著炭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