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盛唐高歌 >250 下馬威

250 下馬威 (1/1)

小說名稱《盛唐高歌》 作者:炮兵  更新時間:2018-08-30 00:58  字數:2349

呂休看到,忍不住問道:「張御史,密信說什麼,是壞消息?」

「非也,是朝廷准許出兵的消息。」

「太好啦,終於可以收拾這幫無法無法的龜孫了,這可是好消息,怎麼說是壞消息呢?」

張孝嵩苦笑一下,把手裡剛收到的指令遞給呂休。

呂休接過來一看,和自己猜想的差不多,朝廷要對西域下重葯,做法是讓各落相互消耗,特別是先耗掉大食和吐蕃聯名的銳氣,然後坐收釣魚台,以最小的代價獲得最大的成果,密令中給予張孝嵩很大的專斷權力,只是最後一項有些奇怪,增加一個副監軍的位置,從京城派一個名叫鄭鵬的人擔任。

「副監軍?這可沒先例,仲山,陛下這是什麼意思,給你專斷之權,卻又派一個副監軍,真是讓人費解。」呂休有些疑惑地說。

以為張孝嵩心裡不高興,呂休表面是奇怪,實則是安撫,重點指出張孝嵩有專斷之權。

不誇張地說,有專斷權的張孝嵩,可以看作是西域王。

張孝嵩淡然一笑:「陛下的心思,我們這些做臣子哪能輕易能猜透的,不過這個鄭鵬,我可多少有些了解。」

「這個名字聽起來有些熟悉,可一時就是想不起。」呂休皺著眉頭苦想。

「還記得蘇祿可汗在長安吃虧沒,就是倒在這位鄭鵬手上,那匹百里追風都廢了,沒想到,鄭鵬這個個小樂官,還有本事謀了個副監軍的職位。」

呂休皺著眉頭說:「想起了,鄭鵬就是左教坊的一個小樂官,寫了一首歌,得到陛下的賞識,由樂官轉為接待副使,這已經有些逾制,也不知他用了什麼方法,搖身一變,由一個毫無經驗的戲子變成副監軍,真是」

本想說荒唐,想到這是皇帝的旨令,話到嘴邊又硬生生咽回去。

無論什麼時候,皇帝都是對的,就是心有所想,可不能隨便說出來,要不然真是禍從口出。

前面李隆基為他謀了一個接待副使,現在又特地為他破例設一個副監軍?

終於明白張孝嵩為什麼苦著臉,長唉苦嘆,此刻,呂休也一臉愁容。

讓一個左教坊的樂官前來做監軍,太兒戲了。

不僅兒戲,還不把將士們的性命放在心上。

一將無能,連累三軍,特別是在戰場上,突然間多了一個沒有絲毫軍事素養的人指手畫腳,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雖說是只是副監軍,密令里也指明,副監軍的任務僅是觀察和學習,不作指揮,可呂休還是有些不悅:從長安出來的官,特別是皇帝的寵臣,很多是見官高一級,要是他用告狀來威脅將士,到時怎麼辦?

再說了,就是這個鄭鵬不亂指揮,配合工作,可硬是塞一個人來分薄軍功,也讓人很不爽。

此外,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西域一向很穩定,有監軍御史、有道巡察使,現在又多派一個副監軍前來,是不是西域現狀不滿,還是對西域將領不信任?

張孝嵩苦笑著說:「不僅設了副監軍,還允許他帶私衛,此外還要撥一個隊去保護他的安全,陛下對這位張副監還挺愛護的。」

作為整個西域的監軍御史,手握專斷大權,張孝嵩才有一個營的護衛,從這裡可以看出李隆基對這個樂官的喜愛。

說到這裡,張孝嵩有些不忿地說:「陛下登基後,兢兢業業,國富民強,四海昇平,是難得的明君,就是有時會讓小人誤導,像把教坊獨立出來,把教坊的規模一擴再擴,內教坊、左右教坊、梨園再加宜春院,人數加起來逾萬之巨,一年不知空費多少國庫,現在還慫恿陛下,讓一個樂官到西域監軍,簡直就是不知所謂,要是某在長安,一定狠狠參他一本。」

想到皇帝遭到小人誤導,戲子拿國家大事、將士性命開玩笑,張孝嵩心裡就有一股無名火起。

皇帝是英明的,是不會有錯的,就是有錢,也是小人作祟。

呂休深有同感:「這個鄭鵬,寫過幾首不錯的詩,應是一個知書識禮的讀書人,怎麼做出這種事?」

鄭鵬是樂官,還是受到皇帝喜歡的樂官,沒事肯定不會讓他離開,不用說,肯定是鄭鵬不知用什麼手段迷惑陛下。

「狗屁讀書人」張孝嵩一臉鄙視地說:「僅是一個小秀才,沒功名沒出身,就靠幾首旁末左道的詩就敢自稱讀書人?他還不配。」

會做詩的人多了,但能稱得上讀書人,還是知書識禮的讀書人,還真沒幾個。

兩人正在商議間,突然有手下在門外大聲喊道:「報!」

呂休看了張孝嵩一眼,然後大聲說:「准!」

大門被推開,一個傳令兵進來行了個禮,大聲地說:「將軍,門外有個名為鄭鵬的人,說自己是新到來的副監軍,求見張御史和將軍。」

鄭鵬?

呂休和張孝嵩對視一眼,彼此眼裡都有些吃驚,吃驚中又透著一絲不爽。

剛剛在討論鄭鵬,沒想到這麼快他就主動求見,真是一說曹操,曹操就到。

「張御史,你的意思是?」

「呵呵,這裡是安西都護府,呂都護使是主人家,某是客人,自然是客隨主便。」張孝嵩微笑著說。

呂休心中瞭然,轉身對傳令兵說:「讓他到偏房待著,就說某沒空,讓他先等著。」

張孝嵩要是想見,肯定說見,現在說什麼「客隨主便」,分明是想給這位新來的副監軍一個下馬威。

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這裡山高皇帝遠,別以為拿著一紙調令就了不起,正好給他敲打一下,讓他知道誰才是西域的老大。

呂休和張孝嵩相交甚好,兩人可以說互為欣賞,都不用明說出來就達成默契:給新來的鄭鵬一個下馬威,免得他氣焰囂張,飛揚跋扈。

「是,將軍!」傳令兵應了一聲,很快退了出去。

傳令兵走後,張孝嵩對呂休露出讚賞的目光,然後哈哈一笑:「呂都護使,來,我們繼續商議有關撥汗那的軍機大事。」

「好,好,商議,商議。」

兩人說是商議,實則各自舉起酒杯,在空中輕輕一碰,美滋滋地喝起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