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盛唐高歌 >182 蘇祿可汗

182 蘇祿可汗 (1/2)

小說名稱《盛唐高歌》 作者:炮兵  更新時間:2018-08-30 00:58  字數:2544

兩人隨意聊著,不知不覺就聊到的蘇祿可汗身上。

「王寺卿,你對這位蘇祿可汗熟悉嗎?」鄭鵬有些好奇地問道。

「蘇祿可汗多次進京面聖,某也多次迎接,相識多年,還算熟絡吧。」

「說出不怕寺卿笑話,擔任迎接副使還是頭一回,對蘇祿的了解不多,趁現在還有時間,還請寺卿介紹一下。」

都快要接人了,這個時候還問如此幼稚的問題,要是別人,王昌明肯定嗤之以鼻,說不定還要參上一本,彈劾他業務不精,可鄭鵬不是鴻臚寺的人,情有可原,而王昌明對鄭鵬的印象也很好,聞言點點頭說:

「像高原、草原上的少數民族,大多信奉狼群法則,他們有狼的思維和法則,通常來說,頭領就像頭狼,要麼血統高貴,要麼武力超群,蘇祿可汗是兼而有之,不僅血統高貴,武藝一流,擅長使用馬槊,到了戰場勇不可擋,是一員虎將。」

說到這裡,王昌明小聲地說:「狼般堅韌、狐狸般狡猾、老虎般兇猛,這就是人們對蘇祿可汗的評價。」

「能駕馭二十萬控弦之士,果然不是普通人。」鄭鵬有些感嘆地說。

「那是,突騎施一族講求的是強者為尊,沒實力是不能當上首領的。」說到這裡,王昌明饒有興趣地對鄭鵬說:「對了,鄭樂正,不知你有何志向?」

鄭鵬一時語塞,猶豫了一下,然後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某就是一個俗人,沒多大的志向,不用看別人臉色,體面地活著,足矣。」

王昌明楞了一下,然後哈哈大笑起來:「大才子就是大才子,說話就是風趣,你的志向聽起來的簡單,想仔細一想,一點也不容易,不過你現在的生活,已是老夫所嚮往的,怎麼說呢,鄭樂正已經提前過起致仕的生活。」

大唐把進官場叫入仕,把告老歸田為致仕,鄭鵬聽懂王昌明的意思,訕笑二下,也不好說些什麼。

當了八品樂正,可是一個月也沒在左教坊露幾次面,更別說每天點卯,就是掛職副接待使也是三天打魚二天曬網,也不知王昌明說這話,是羨慕還是諷刺。

不過看他的神色,倒是發自真心。

看著笑容滿面的王昌明,鄭鵬突然有些好笑地想道:嚮往自己,自己年輕身體好,天天喝花酒都沒問題,這位王寺卿,還有這個能力嗎?

二人說說笑笑,一會談論一下官場,一會又研究筆法技巧,時間倒是好打發,就在兩人聊天時,不斷有快馬來報:

「報,蘇祿可汗從望京驛出來。」

「報,蘇祿可汗距灞橋五十里。」

「報,蘇祿可汗距灞橋三十里。」

「報,蘇祿可汗距灞橋二十里。」

當快馬報來使距灞橋只有五里時,王昌明和鄭鵬整理了一下衣裝,一起到官道上等候。

近了,近了,還沒看到人,就感到地在震動,隨著震動越來越大,一陣有如排山倒海的聲音由遠及近,接著看到遠處一團黑影由遠及近,好像一股洪流一般滾滾而來,在它身後,飛揚的灰塵好像有一條泥龍在飛舞奔騰。

那種感覺,有如萬馬千軍在衝鋒一般,就相距那麼遠,鄭鵬都感到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

「在官道上騎得這麼快,要是碰到人怎麼辦?」鄭鵬有些擔憂地說。

王昌明淡然地說:「簡單,那就不讓人出現在官道,蘇祿可汗是大唐重要的盟友,喜歡騎快馬,每次上路,都提前封鎖官道,或把時間錯開。」

沒想到古代也有封路,不得不說,有權力就是爽,只要有足夠的實力,規則也會在實力面前變得脆弱。

隨著馬隊越來越近,鄭鵬終於看清來人,這一隊人大約三百人,與鴻臚寺提前得知的數據一致。

使團到大唐面聖,不是想來就來,需要提前溝通,人數、規模都有限制,主要是不少使團打著面聖、朝貢的名義作掩飾,其實是來大唐做買賣。

蘇祿可汗的人來得很快,轉眼的功夫,距離接待團不過二十多丈的距離,可是速度一直不減,眼看兩者相距不過十丈左右,鄭鵬都能感覺到地在搖動、勁風撲面,整個人都緊張得渾身冒汗,生怕使團收馬不及。

馬的速度那麼快,稍有失誤,被馬一撞,衝擊力那麼大,不死也得脫層皮。

有心想退,可一看到旁邊的王昌明一臉氣定神閑的樣子,最後還是硬著頭皮留下。

幸好,馬隊距離使團大約還有三丈左右的地方,三百多人好像心有靈犀一樣,齊齊踩著馬蹬起身勒馬,鄭鵬吃驚地看到,沖在前面那一排馬,前面兩隻蹄子都懸在空中。

在那麼高速的情況下勒住馬匹,需要很高超的騎術。

一個人能做到不奇怪,可三百多人的馬隊,有種行令禁止、整齊如一的表現,鄭鵬看到崇然起敬。

別的不說,光是這個動作,就知威震西陲的蘇祿可汗,絕非浪得虛名。

鄭鵬看到,使團的人,身上都穿著一身輕便的絹甲,身上只有一把馬刀,最顯眼是被人有如眾星抱月圍著的一個彪形大漢,鷹眉劍目,鼻樑高聳,穿著一件沒袖子的褂衫,露出一身黝黑、健壯的肌肉,稍稍一動,就露出一綹綹的肌肉,好像一隻只「肉老鼠」在動,身後還披著一條鮮紅色的披風。

鴻臚寺有他的畫像,鄭鵬很輕易認出他的身份:蘇祿可汗。

剛停下,灰塵還沒有散去,王昌明哈哈一笑,快步走上前,距離馬匹大約三步的距離,一邊行禮一邊笑著說:「鴻臚寺卿王昌明,見過蘇祿可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