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盛唐高歌 >144 這個鄭鵬是妖孽(求首訂,

144 這個鄭鵬是妖孽(求首訂, (1/2)

小說名稱《盛唐高歌》 作者:炮兵  更新時間:2018-08-30 00:58  字數:3596

看到眾人都準備好後,錢公公大聲宣布:「左教坊優秀節目選撥賽正式開始,現在請候都知先開始。」

李隆基還沒來,候思良就已經做好了表演的準備,八百多人的表演規模,再排一次也不容易,在李隆基沒發話或暗示,錢公公還是讓候思良先開始。

候思亮大聲應了一聲,給李隆基行禮後,有些挑釁地看了鄭鵬一眼,那樣子好像在說:我等著看你出醜。

「各隊正作最後準備。」候思亮很快穩定情緒,開始調度麾下的成員。

像這種大型的舞蹈表演,人數有八百多人,為了方便管理,每個陣列都設一個陣正,由陣正管理陣列的紀律,要不然,別說準備,就是讓候思亮數一遍人數都夠嗆。

聽到準備的聲音,最先有反應地古箏的隊正,只見他站起來,大聲說道:「古箏隊就位。」

「琵琶隊就位。」

「大鼓隊就位。」

「箜篌隊就位。」

「長笛隊就位。」

八百多人的樂團,有如軍隊一樣令行禁止,很快就準備完畢,看到樂團這樣高效,鄭鵬也暗暗點頭。

一切就緒後,候思亮大聲吼道:「起鼓。」

「澎」「澎澎」「澎澎澎」

聲令一下,三名赤著上身、孔武有力的大漢,手裡拿著兩個木製大鼓錘,整齊而用力地敲起三面碩大的戰鼓,那震撼而富有節奏的鼓聲,很快就把人的注意力帶到音樂中去。

鼓聲轟隆,節奏緊密有力,那三名壯漢不時還一起吆喝一聲,那激昂有力的鼓聲,讓人有一種置身於戰場的感覺,鄭鵬好像聞到硝煙的味道。

真不愧是朝廷設立的機構,光是這鼓聲,就知水平很高。

鼓聲響起,很快,琴聲、箜篌聲、笛聲、琵琶聲等樂器聲紛紛響起,大有一呼百應的效果,在催人奮進的樂聲中,執戟的舞者和揮著長袖的藝伎進場,在樂聲中舞戟,在樂聲中舞蹈。

這次改編《秦王破陣樂》,候思亮花了不少心思,最讓他驕傲是加入了女藝伎,用戟的勇猛和女伎的柔美,演譯著鐵血與柔情,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節目效果。

不知是不是皇上駕臨的緣故,這一次發揮得異常出色,一曲奏完,全場皆靜,在場的人都被樂聲感染,或是激動或是陶醉,好像餘音還在耳邊環繞。

「很好」李隆基開口點評:「樂器之間的配合,比上次有了很大的提升,延續了破陣樂宏大激昂的特性,還創新地從中加入女藝伎,襯托勇猛之餘,也為歌舞增添觀賞性,有這份心思,不錯。」

李隆基自幼喜愛音律,能歌善舞,會編曲,還精通幾種樂器,是音律方面的大行家,很快就作出中肯的評價。

「謝皇上謬讚,微臣愧不敢當。」候思亮面露喜色,連忙跪下謝恩。

皇上有贊,做臣子要謙虛。

「很好」對李隆基來說,是很高的評價了,要知道他對音樂一直持著嚴謹的態度,就是他最看重的梨園,演奏時稍有差錯,也會下令停下,當場指正批評。

李隆基評價時把候思亮的那點小心思全說出來,簡直就是找到候思亮的「G點」,誰都看得出,候思亮臉上有掩飾不住的笑意。

不少人有些同情地看著鄭鵬,心裡想的是,這次賭約鄭鵬怕是要輸定了。

誰叫你這麼狂妄,說話不兜著點,讓候思亮鑽了空子,這一次候思亮還發揮得那麼好,想要翻身,難了。

最慘的是,鄭鵬好像想走一個過場,隨便叫了一夥還流鼻涕的孩子,僅僅訓練了三天就來參加比賽,三天能幹什麼?

要是只有自己人在這裡還算了,誰料想到皇上駕臨。

好吧,丟臉丟到皇上面前,以後前程暗淡不說,要是讓皇上覺得是尸位素餐,在混空餉,丟了官身事小,要是一生氣,保不準要掉腦袋。

這運氣,也是差得沒誰。

很多人同情鄭鵬,也有人幸災樂禍,例如候思亮。

候思亮謝完恩後,走下經過鄭鵬時,眼裡露齣戲謔的目光,嘴角掛著嘲諷的冷笑,壓低聲音說:「鄭鵬,我可買了五百貫你輸,努力哦。」

這是故意挑釁還是策略?在上場前擾亂自己的情緒?

鄭鵬面不改色地說:「好,某會努力。」

死到臨頭還嘴硬,候思亮心裡冷笑著。

「現在有請鄭樂正表演他的節目。」錢公公大聲地說。

風宮廳傳出一陣稀稀嘩嘩的掌聲,這時那八百多演奏人員已經撤離,中間留出一塊很大的空地。

鄭鵬也不耽擱,向高高在上的李隆基行了一禮,又請示了錢公公,然後走到那群孩子前,看到他們有些緊張,笑著打氣:「都不要急,放鬆點,一會好好唱,唱完再帶你們去吃大餐,大夥說好不好?」

「好!」一群孩子高興地叫了起來。

小孩子就是這樣,一聽到吃的,就連害怕都忘記了。

這,這是表演?

下面的候思亮差點沒笑出來,這個鄭鵬真把左教坊當成是自己家呢,在皇上面前也不嚴肅一點。

李隆基也被鄭鵬的舉止弄得有些迷惑,扭頭小聲問道:「錢公公,鄭樂正表演是什麼節目,怎麼選了這批孩童?」

錢公公也有些尷尬,家醜不可外揚,也不好說鄭鵬和候思亮,都不稀罕說這二個人,一個狂妄一個不要臉,以至資源極不平衡。

「這是他們兩人商議的結果,鄭樂正表演什麼節目,老奴也沒有過問,他這個人,總喜歡給人意外的驚喜。」錢公公有些尷尬地說。

李隆基呵呵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