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盛唐高歌 >138 自信還是狂妄?

138 自信還是狂妄? (1/2)

小說名稱《盛唐高歌》 作者:炮兵  更新時間:2018-08-30 00:58  字數:2505

兩人在左教坊的最高領導教坊使錢公公面前開撕,特別是鄭鵬一見面就當面揭短,場面一度變得非常僵硬,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錢公公身上。

是追究違規老下屬的不法行為,糾正教坊的不良之風,還是維護立過不少功勞老下屬,給打破教坊潛規矩新人一個教訓,讓他管住自己嘴巴,這很考驗在位者的職場智慧。

候思良冷眼看著鄭鵬,嘴角露出一絲不屑:年輕人就是容易衝動,就是想上位也得給點耐性,侍機而動,鄭鵬一見面就急不及待地打小報告,看似精明,實則愚蠢。

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這麼大的教坊,上位的,哪個沒點見不得的事。

每逢夜幕降臨,教坊外面就停著不少馬車,多是等女藝伎散演,然後載走一渡春宵,這些事錢公公不可能不清楚,只是他裝著沒看到,暗中收授好處。

官場最忌就是破壞潛規則的楞頭青。

「嘿嘿嘿」錢公公有些不陰不陽地乾笑幾聲,然後不緊不慢地說:「一家人都有口角的時候,作為同僚有些不同的意見很尋常,現在是教坊的多事之秋,最重要齊心協力贏得這次比賽,左教坊好,我們都好,左教坊不好,哪個都好不了,有什麼事,等比賽完了再說。」

領導就是領導,說話就是有藝術,一下子避重就輕掩了過去,讓兩人不要再爭執,一句「比賽完了再說」充滿想像空間。

要是這次三大教坊比試的成績不理想,錢公公可能要秋後算帳。

候思良聞言心中一涼,他明白,要是成績不理想,自己有可能成為失利的「替罪羊」,看著鄭鵬的目光都帶著怨毒。

「教坊使所言極是,我等一定盡心儘力,為左教坊爭光。」心裡很不爽,可候思良卻不能無視錢公公的話。

放著一把手不說,錢公公還是皇上信任的人,候思良可不敢得罪他。

鄭鵬不甘示弱地說:「某也願為左教坊出一份力。」

「嘿嘿,這敢情好。」錢公公吊著嗓子尖笑著。

候思良又有些不爽,扭頭嘲諷道:「三大教坊比試,這不是小孩子和泥巴,嘴上說的沒用,還要實際行動。」

「這話有道理」鄭鵬一臉認真地說:「但是只怕某的努力和行動,那些心懷成見的人看不到。」

「哦,看不到?是沒有擺出來吧,某還請鄭樂正來幫忙,協助排練,現在看來,怕是沒機會了。」候思良有些可惜地說。

先把話挑出來,免得鄭鵬找機會以協助為名,平白分走自己的功勞。

「沒關係,某也沒有這個打算。」鄭鵬很肯定地說。

「那鄭樂正打算幹什麼,不是光會拿俸祿吧?」

鄭鵬的臉一下子變得嚴肅,毫不相讓道:「俸祿值是不值,這話得吏部的官員評定,俗話說得好,不在其位不謀其正,候都知做好自己的本份才對,這次左教坊在摸底時得了個「多努力」的評價,看來候都知還得多努力才對,就是徹夜指導,也可多指導點人。」

眼看兩人又要爭執起來,丁橫心中一動,馬上勸道:「教坊之間有比賽,我們教坊內也可以再搞一次內部競賽,就以鄭樂正和候都知為主,有競爭才有進步,教坊使覺得此法如何?」

錢公公還沒表態,候思良馬上說:「不妥,某反對。」

「候都知,這是為何?」丁橫有些不解地說。

「不是某怕與鄭樂正競爭」候思良解釋道:「競爭不是不好,而是某的秦王破陣樂需要大量的人手,現在樂工與藝伎的配合漸入佳境,競爭的話人手就要一分為二,就怕到時沒出現更好的節目,這新舞也耽擱,比賽在即,那可是得不償失。」

這番話說得入情入理,不僅丁橫無話可說,就是錢公公聞言,也暗暗點頭。

請鄭鵬來,也就是抱著「廣撒網,多捕魚」的想法,眼看正式比賽的日子越來越近,還真怕耽擱了比賽。

鄭鵬是名氣不假,可是才華不等於音律天賦,再加上鄭鵬剛剛入職,前面沒一點經驗,誰也不敢在鄭鵬身上下重注。

就當所有人以為鄭鵬要據理力爭時,沒想到鄭鵬一臉淡定地說:「剛剛還以為候都知害怕呢,原來是為教坊著想,好辦,人員讓候都知先挑,等他挑完某再挑,這樣一來,不會耽擱教坊參加競賽,某與候都知,也有機會內部競爭一下。」

「什麼,你讓某先挑?」候思良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己算是教坊的老人,在教坊的日子不短了,可以說知根知底,這次排演的時間也不短,鄭鵬不僅沒介意,還讓自己先挑?

這是傻還是自信?

錢公公也有些坐不住了,開口問道:「鄭樂正,雜家不反對比試,只是坊內大部分精英都在候都知那邊,排練新式秦王破陣樂,候都知訓練了不少時間,這時候比賽,有些不對等。」

有衝勁是好事,但是衝勁不是衝動,錢公公很看好鄭鵬,不想鄭鵬一開始就受挫折和打擊。

候思良有資歷、有經驗,手下那批人本來就是精英,還訓練了一段時間,本來就不公平,而鄭鵬還說人讓候思良先挑,這不是「自殺式競賽」嗎?

丁橫馬上附和:「是啊,鄭樂正,不能意氣用事。」

鄭鵬先是感謝錢公公和丁橫的提醒,瞄了候思良,然後有些驕傲地說:「沒點難度,顯不出某的本事。」

錢公公和丁橫很有默契的對望一眼,兩人眼裡都有一些疑惑:這是吹牛還是自信?

也太狂妄了吧?

候思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