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盛唐高歌 >129 郭子儀的算計

129 郭子儀的算計 (1/2)

小說名稱《盛唐高歌》 作者:炮兵  更新時間:2018-08-30 00:58  字數:2897

「這位是?」鄭鵬有些好奇地問道。

剛才沒有打招呼,還是那人是郭子儀的隨從呢。

郭子儀走到同伴前,一臉正色地介紹:「飛騰兄,介紹一下,這是我在長安認識的好兄弟,來自葛羅祿的庫羅,庫羅兄弟到長安遊歷,也有興趣參加武舉,我們常常一起練武。」

「安西庫羅,見過鄭公子。」庫羅用略帶生硬的漢語跟鄭鵬行禮。

原來是歸順大唐游牧部落的人,難怪說話神態不像中原人,鄭鵬笑著說:「是子儀的兄弟,那也是鄭飛騰的朋友,不用叫什麼公子,太生分了,庫羅兄,以後叫我飛騰就行了。」

大唐是一個開放、包容的朝代,太宗李世民與少數民族的關係就非常融洽,有「天可汗」的稱號,外族人、蕃人可以到大唐通商、居住甚至做官,安西都護府就有大量歸順大唐的游牧部落,他們嚮往大唐取得的成就,傾慕大唐文化,每屆都有很多人參加朝廷舉辦的科舉、武舉,沒什麼奇怪。

庫羅身高體長、孔武有力,一看那身架,就知是練家子。

「飛騰兄,叨擾了。」庫羅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什麼話,兩位能來看某,那是看得起我鄭飛騰,都別站著了,進屋,今天來個不醉無歸。」

進了門,鄭鵬讓人奉上水果糕點,又讓阿福去準備酒菜。

郭子儀很精明,每次都是踩著飯點來,鄭鵬在左教坊和錢公公吃了過了,一點也不餓,不過還是讓人做飯。

要是郭子儀一個人來,鄭鵬用點酒和鹵肉就把他給打發,不過庫羅第一次登門,不能讓他感到受冷落。

三人圍著聊天,很快鄭鵬就明白郭子儀帶人上門的原因,二人都是練武,脾性也合得來,於是合租在一處,屬於有酒一起喝、有錢一起花的那種,平時也能切搓一下武藝,就在昨晚,郭子儀去喝花酒,喝多了還點了個紅牌一渡春宵,結帳時發現錢不夠,最後庫羅拿錢來贖人。

郭子儀感到不好意思,來蹭飯的時候,就帶上了他。

「飛騰兄,剛才你回來時,一身酒氣,又到平康坊快活了?」郭子儀有點羨慕地問。

鄭鵬有些雲淡風輕地說:「不是,左教坊的錢教坊使邀我去赴宴,讓我擔任一個樂正,一時高興,就多唱了二盅。」

「左教坊的樂正?」郭子儀聞言肅然起敬:「那可是八品,飛騰兄,那現在喚你鄭樂正才行。」

一個縣令才七品,從一個沒位沒品的人,一下子升為八品官,那可是一個巨大的飛躍,最重要的是,還是左教坊的官,這類官需要很有才華、名氣才能擔任,對讀書人來說,這是一個榮譽。

舉個例,一個人在街邊擺唱,他就是賣唱討生活的人,可一個人在國家大劇院里唱歌,那他就是藝術家、歌唱家。

王維是唐朝著名詩人、畫家,官至尚書右丞,他在開元十九年狀元及第,也就是出任太常寺大樂丞,八品下小官,從這裡可以看出,鄭鵬能在左教坊謀到樂正,很不錯。

「別別別」鄭鵬馬上說:「那是一個虛職,我們還是以朋友相待,這裡可沒那麼多規矩。」

「就喜歡飛騰兄這利索的性子。」郭子儀高興地說。

「大氣。」庫羅也點頭附和。

這時阿福上前,說飯菜準備好,鄭鵬馬上邀兩個蹭飯的傢伙上桌。

在吃的方面,鄭鵬一向大方,酒是長安上好的阿婆清酒,菜有雞、魚、鹵肉、羊肉等,擺滿了一桌,完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庫羅兄第一次登門,準備有些蒼促,酒薄菜稀,多擔待。」

本想烤只羊,以示隆重,只是烤羊需要時間,只做了一盤羊肉鮮湯。

庫羅連忙站起來說:「飛騰兄客氣,我們空著手上門,應該請你多擔待才對。」

郭子儀說請庫羅吃大餐賠罪,本以為是去酒樓,沒想到囊中羞澀的郭子儀直接把他帶到鄭鵬門前,以至什麼都沒準備。

「呵呵,這門空手能進,提著禮物就難進。」

「好了,都是自己人,就不要再客套了」郭子儀邊說邊挾了一大筷鹵肉放到嘴裡,大口大口的嚼了起來。

吃的時候,還不忘對庫羅說:「吃,這黑乎乎的就是鹵肉,別看它不好看,味道好著呢,嘗嘗。」

「好吃」這是庫羅嘗完鹵肉的評價。

練武的人不僅直率,胃口也大,和文人雅士吃個飯,又是聊天又是行酒令,沒個把時辰吃不完,可是跟郭子儀和庫羅吃飯,這兩個傢伙實在,低著猛吃,一個比一個吃得快,那可是大碗喝酒大塊吃肉,不到二刻鐘,一桌子的菜吃得乾乾淨淨。

郭子儀舒服地打個嗝,一臉滿意地說:「不錯,飛騰兄,你下人的手藝又長進了,庫羅兄弟,吃飽了沒有?」

「飽了。」庫羅的回答簡單明了。

「來,喝點茶,解酒。」鄭鵬給兩人倒了一杯茶。

三個人,八菜一湯,還是大分量的,鄭鵬在左教坊吃過,現在只是禮節性地陪吃,差不多都是這兩個饞貨吃光的,不飽才怪。

郭子儀有些羨慕地說:「飛騰兄,某都有些羨慕你了。」

「羨慕我?」鄭鵬攤攤手說:「有什麼好羨慕的,被家裡趕出來,什麼都要靠自己,要說羨慕,我還羨慕子儀兄呢,有家人照料,生活無憂,連路都替你鋪好了。」

「某有什麼好羨慕的,也就是一介武夫,天天練得一身水一身汗,哪像飛騰兄,風流倜黨、年少多金,去到平康坊不花錢那些花魁還倒貼過來,年紀輕輕就謀了個官身,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