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盛唐高歌 >030 撞上鐵板

030 撞上鐵板 (1/2)

小說名稱《盛唐高歌》 作者:炮兵  更新時間:2018-08-30 00:57  字數:3086

鄭鵬最後咬著牙、硬著頭皮走出郭府。

郭可棠的要求太苛刻了,張嘴就要二成份子,這不僅僅是錢銀的問題,鄭鵬覺得這關乎到一個男子漢的尊嚴,堅決不能妥協。

不用怕,畢竟是大家族出來的弟子,說話辦事應該有風度吧,日後可是成為大唐棟樑一樣的能臣名將,內心不會太陰暗,鄭鵬心裡暗暗安慰自己。

這是什麼圈子啊,郭家己故的老爺子,年輕時敢私鑄錢幣、掠賣人口,跑出一個情商不高的崔希逸,看似娘娘腔,沒想到日後那是提刀在吐蕃高原橫行無忌的猛人,就是看起來秀色可餐的郭可棠,也是巾幗不讓鬚眉的「女漢子」,跟這些人打交道,內心脆弱一點都不行。

「小姐,這個鄭公子挺有趣哦。」待鄭鵬走後,杏兒笑嘻嘻地說。

婢女也分三六九等,杏兒六歲就跟在郭可棠身邊,小時候是玩伴,大了就是貼身侍婢,兩人名為主僕,其實情如姐妹,說話也放得開。

郭可棠氣哼哼地說:「什麼有趣,不過是一個貪財無膽的小滑頭,本小姐天姿過人,難得柔聲細氣跟他要一成份子也不答應,小家子氣。」

「小姐,鹵肉挺好吃的,推出市場肯定很受歡迎,婢子有種預感,這筆買賣絕對值了。」杏兒從小跟著郭可棠,見得多了,在經營方面有自己獨到的眼光。

「那當然」郭可棠有些得意地說:「能讓本小姐親自出馬,差不到哪去,真沒想到,本想拉個人氣走那塊狗皮膏藥,不小心就拉了個財神爺,難怪一大早就聽到喜鵲在枝頭上叫。」

郭可棠每天都去買鹵肉吃,親眼看到鹵肉的火爆,還想怎麼拿到手,沒想到它卻主動送上門,這叫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小姐,你決定和鄭公子合作,為什麼不幫一下他?要是崔公子一時想不開,出事就不好了。」杏兒有些擔心地說。

「不幫,看看姓鄭的有多少斤兩,這點小麻煩都應付不了,枉為本小姐的合伙人,再說崔公子出手也會有分寸的。」

杏兒有些好奇地說:「小姐,崔公子對你挺好的,你怎麼就是討厭他呢?」

郭可棠有些嫌棄地說:「他?算了,討厭他像女子,討厭他的皮膚比我白,本小姐喜歡武藝高強、戰功赫赫的大將軍、大英雄。」

「崔公子對小姐沒二話,可他有崔霸王的綽號,希望鄭公子能挺過這關吧。」杏兒有些同情地說。

不知是不是杏兒的祈禱不夠誠心,鄭鵬能不能承受崔希逸的怒火還不知道,剛出郭府大門,就在轉角處遇上了一難關。

一個穿著灰色麻布、頭帶米色襆頭的老頭,一手拉著鄭鵬的衣袖,氣呼呼地說:「你這個小賊、窮措大,終於讓我抓到你了。」

大唐人喜歡拉衣袖?

剛在郭府讓郭可棠拉著衣袖,沒想到一出門,又被人拉著衣袖,鄭鵬有些不樂意了。

前面拉的是美女,被拉著心裡也樂,現在拉的是一個白髮蒼蒼的糟老頭,內心有隔閡。

「老丈,稍安勿燥,有話好說,能不能先放手。」

「不放,小老信你不過這個騙子,一放手說不定又讓你跑了。」

熟人啊,這老頭就是當日在郭氏書院外抓到鄭鵬的掃地老頭,當時鄭鵬故意分散他注意力跑掉,貴鄉縣城還真小,這麼快又碰上了。

鄭鵬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老丈,你是恨我騙你,沒看到不穿衣裳的小婦人?」

「哼,你這個窮撒大,看起來好眉好貌貌,沒想到人品這般下作,不行,小老要拉你去見官。」老頭氣呼呼地說。

一聽到見官,鄭鵬有點慫了,連忙陪笑著說:「老人家不要生氣,不就是沒看到不穿衣服的小婦人嗎,我請你去看胡姬跳露臍舞,更好看。」

「胡姬露臍舞?」

「對啊,異國風情,聽說新來了一胡姬,那臉蛋,美啊,那身材,絕啊,那氣質,好啊,看她笑一笑,人也變得年輕不少。」鄭鵬信口開河道。

老頭突然把臉一扳:「這個窮措大,不僅是個梁上君子,還是一個登徒浪子,看你鬼鬼祟祟出現在這裡,你還敢來郭府偷東西?不行,今天非得拉你見官。」

翻臉比翻書還快,聽自己描繪異域胡姬跳露臍舞時,一臉嚮往、兩眼放光,轉眼又兇巴巴的要拉自己見官,鄭鵬真有點無言了。

不知貴鄉縣的官風怎麼樣,最怕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也不知落在黃老鬼手裡會怎麼樣,一旦牽涉到郭可棠那妞,說不定得被她敲竹竿,再說一大堆豬肉還等著自己處理呢。

為了儘快脫身,鄭鵬決定扯多一次虎皮:「老人家,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什麼人?不是說了嗎,一個不學無術的窮措大,還是一個不知羞恥的梁上君子。」老頭毫不留情地說。

鄭鵬指了指郭府的高牆,朗聲地問道:「老人家,你知不知這裡誰家府上?」

「郭府,貴鄉縣哪個不知?」

「這就對了」鄭鵬把腰一挺,一臉正色地說:「你知不知本公子和郭府什麼關係?」

老頭楞了一下,上下打量一遍鄭鵬,然後搖搖頭說:「郭府可是有頭有臉的人家,跟你這小賊有什麼關係?」

咦,好像有效,鄭鵬來了精神,故作神秘地說:「告訴你吧,我家跟郭府是世交,長輩還有意撮合我與郭家小姐,不瞞你說,前腳才從郭府出來,郭家小姐和我相談甚歡,讓我有空多陪陪她,如果老丈非得說我是小賊,那我勉強算是一個竊玉偷香的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