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結束也是開始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結束也是開始 (1/4)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8542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結束,也是開始。

一場曠世之戰落幕,然而卻是留下了一個滿目瘡痍的中州,原本的繁華不在,甚至整個中州,都是在此刻被一分為二,一條數萬丈龐大的深淵,將兩地分割而開,而這條深淵,在日後,也被人稱為雙帝淵,誰也無法忘記那天的那一場驚天之戰…

中州因此而損落了繁華,不過所幸,劫難就此而止,伴隨著其他地方的人湧進這裡,不久的將來,這中州,依然會成為鬥氣大陸的中心,因為,這裡,爆發了決定鬥氣大陸命運的決戰。

而伴隨著魂天帝的封印,決戰自然便是以聯軍的勝利而告終,至於魂族,雖說因為魂天帝晉入了斗帝,不少人實力都是大漲,但奈何還未展現威力,他們之中的十之七八,便都是盡數被魂天帝拿去祭了血刃,餘下的那些人,也是失魂落魄,面對著聯軍的追捕,並未有太多的抵抗,便是束手就擒。

在大戰落幕後不久,聯軍也算是這麼多年第一次攻進了魂界之中,然而意料之中的繁盛並未看見,在進入魂界後,他們所見到的,依然是滿眼的赤紅,整個空間,死氣沉沉,罕有人跡。

在魂界的中央位置,聯軍發現了一個近十萬丈龐大的血池,其中的血液粘稠無比,在那血池中,漂浮著密密麻麻的屍體與白骨,而在見到這一幕時,他們方才明白,為何魂界會如此的空空蕩蕩。

因為,這裡的人,似乎已是盡數被投入了這個血池,魂天帝為了達到目標,果然是傾盡了一切…

這種人,讓得人心寒與恐懼,但讓得人感到慶幸的人,這種瘋子,總算是有著人能夠將其降服。

魂界之中的一些殘餘之人,也是被盡數帶走,而後古元等人聯手,將這片魂族的老巢,徹底的毀滅,從此以後,中州之上,將不會再有所謂的魂族…

遠古八族,唯有古族,炎族,雷族依舊尚存,哦,對了,當然不能忘記,還有著那因為蕭炎晉入斗帝,而再度激發斗帝血脈的蕭族

所謂的斗帝血脈,血緣越是與蕭炎親近者,所受到的好處便是越大,而其中最明顯的,自然便是蕭炎的女兒蕭瀟,她幾乎直接就是在蕭炎踏入斗帝的那一霎,狂飆到了八星斗聖的層次,那種速度,看得人簡直就有種昏厥的衝動,雖說蕭瀟天賦極佳,但這種天賦還沒有徹底的展現出來,她便是因為種種緣故,直接一躍成為了鬥氣大陸上的頂尖強者,這種情況,讓得雷贏炎燼這種修鍊了數百上千年的人,簡直就是有著一口鮮血噴出來的衝動,這就是第一代享受斗帝血脈的好處么?

斗帝血脈,正是如此變態的東西,不然的話,又如何能夠以一人之力,振興整個種族。

可以想像,整個蕭家,都會徹徹底底的享受到斗帝血脈所帶來的好處,他們的實力,也將會在以後的時間中,得到一個巨大的飛躍,到時候,要重返蕭族當年強盛之時,也僅僅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大戰結束,聯軍自然也是宣告解散,不過很顯然,以後的鬥氣大陸,若是沒有特別的情況的話,將很難會爆發如此恐怖的大戰,因為,現在的大陸,有了一位至尊強者的制衡。

炎帝,蕭炎

一個響徹了鬥氣大陸每一個角落的名字,一個被無數人尊崇的名字,在很多人的心中,那是一道宛如神靈般的存在,他庇護著鬥氣大陸

聯軍解散,但天府聯盟卻依舊尚存,而且如今的聯盟,不再有著任何的勢力宗派之分,現在的他們,非常的明白,能夠在這個聯盟之中存在,將會是一種無比璀璨的榮耀。

而那種榮耀,也是來自於那位站在了鬥氣大陸頂點的人

距那場驚天大戰過去後的兩年,中州也是陸陸續續的再度繁華起來,眾多的宗派勢力如雨後春筍般的冒出,令得中州,再度變得如火如荼。

當然,對於這些,天府聯盟卻是再沒有插過手,他們保持著超然的地位,靜靜的看著中州的發展與衍變,而對於這毫無疑問的霸主,也自然是不會有任何的勢力,膽敢有絲毫的挑釁。

在與魂天帝交戰後所造成的傷勢,蕭炎藉助著異火之力,僅僅兩年時間,便是再度成功修鍊出了身體,而所幸,並未留下什麼後遺症。

而在這兩年中,蕭炎與薰兒,彩鱗,舉辦了一場異常盛大的婚禮,那次的婚禮,有著天地以及無數人的見證…而這,也是蕭炎給予兩女曾經的承喏。

在婚禮後不久,蕭炎便是再度將天府的盟主之位,轉交給了葯老,按照他的話來說,現在的天府聯盟,已經不再需要他來頂抗….

對於蕭炎的這般舉動,葯老也是無奈,他知道這小子又是想要當甩手掌柜,不過在一想到這些年他所背負的那些重擔,心中也是不免有些心疼,所以也只能再度出任盟主之位,替蕭炎將這個擔子接過。

而將這個擔子卸下,蕭炎這才悠哉悠哉的瀟洒而去,這天地之間,方才是任其逍遙自在。

時間流逝,春去秋來,年許時間,又是悄然而過。

東中州,北離城數十里之外的一座涼亭,三道人影坐於其中,舉目間,略微的有些迫不及待。

「柳擎,他真會來么?」涼亭中,一道身著灰衣,面色有些凌厲的男子,舔了舔嘴,開口道。

「林焱,這麼多年了,你還是這麼急脾氣。」在一旁,一位身著青衣的男子,微微一笑,顯得頗為的溫雅的道。

「林修崖,聽說你在青天城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