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古帝傳承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古帝傳承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492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古帝傳承

蕭炎望著那將自己籠罩的光柱,臉龐上也是布滿著茫然之色,不知為何,隱隱間,他感覺到體內的鬥氣,在此刻泛起了奇特的波動,那計感覺,就如同遇見某種同宗同源的東西一般……

「是異火鬥氣……」

沉吟片刻,蕭炎目光一閃,略微的有些恍然,他體內的鬥氣,乃是由焚決吞噬煉化諸多異火後所錘鍊過的,而這種性質,倒是與陀舍古帝略微有些類似,畢竟後者本身便是異火,有這種感覺的話,倒也並不算太過難以置信的事。

「蕭炎,看來古帝傳承,選擇了你……」古元望著那籠罩著蕭炎的光柱,心頭也是忍不住的有點悵然,在古帝傳承的面前,就算是他,都不可能保持所謂的淡定,畢竟,這個層次,他同樣也是追求了千年時間。

不過他也明白,此事強求不得,古帝傳承,會自己選擇它的傳承者,而他們,顯然是在剛才那種光芒篩選下,被剔除了出去。

而且蕭炎也算是他的女婿,若說他能夠成為斗帝強者的話,古元也並不難以接受。

眾人聞言,臉龐上也是浮現艷羨之色,紛紛對著蕭炎抱拳道賀,言語間雖然羨慕不少,但更多的還是欣喜,不管這古帝傳承究竟選擇了誰,至少,他們擁有了與魂天帝抗衡的機會!

「唉,這機緣二字,當真是讓人無話可說……」燭坤嘆了一口氣,旋即道:「既然古帝傳承選擇了你,那麼你便接受吧,只要你能在魂天帝之前達到斗帝層次,這場劫難,自然消解。……

蕭炎略作遲疑,便是默默的點了點頭,現在局面如行,他再清楚不過,一旦魂天帝成功將帝品雛丹最後一步完成,那麼聯軍,便是將會受到最為的殘酷的報復,以魂族的心性,屠殺整個種族,倒是不會有絲毫的手軟。

「諸位放心,蕭炎必會竭盡全力!」蕭炎對著眾人一抱拳,沉聲道。

「呵呵,至於魂族以及魂天帝,我們便先儘力的攔住他們,希望能夠熬到你破關而出的時候。」炎燼笑道。

「我想將這廣場,收入天墓,在那裡,我的時間或許能夠多一些。」蕭炎沉吟了一會,目光在周圍掃了掃,道。

「天墓么,嗯,這倒是可行,那裡的時間比外界流逝得緩慢,這樣倒是能夠為你多爭取一些時間。……古元點了點頭。

「事不宜遲,現在便動手吧。……蕭炎做事也是雷厲風行,既然有了主意,當下袖袍揮動,巨大的空間裂縫便是天空浮現,然後延伸開來……口便是將廣場以及石像都是吞了進去。

「古伯父,若是聯軍潰敗,無法為戰……便將此玉捏碎,我會立刻破關而出。……蕭炎屈指一彈,一枚靈魂玉片便是飛向古元。

接過靈魂玉片,古元點了點頭,這種事,倒也不是沒有可能發生。

「黃兒她們那裡,我會將事情告訴她們……」古元收好玉片,旋即目光盯著蕭炎,輕聲道:「一切……都要靠你了。」

雷贏等人也是面色肅穆,對著蕭炎鄭重的一抱拳,若是蕭炎成功,局面變得逆轉,可若是失敗,他們這裡所有人,都是難逃滅亡之途!

望著那一道道面色肅穆的臉龐,蕭炎也是深吐了一口氣,他果然是個苦命人,才救出父親不就,沒想到又是這麼一個重如泰山般的擔子壓到了肩膀上,不過這一次,他卻是不能失敗啊……

對著眾人默默的一抱拳,蕭炎抬起頭,目光望著遙遙九天之上那巨大無比的光鼎,在那光鼎中心位置,血海瀰漫,隱隱間,彷彿有著一道人影盤坐。

「魂天帝,接下來,便看我們究竟誰能夠先一步達到那一步吧!」

蕭炎目光鎖定著血海,旋即猛然轉身,一步便是邁進了那緩緩癒合的空間裂縫之中,而後,人影與裂縫,皆是消失不見。

古元等人望著蕭炎消失的身影,手掌也是忍不住的緩緩緊握,接下來的這些時間中,方才是考驗他們能力的時候了……

「希望能夠撐到蕭炎出關吧……」

古元喃喃自語,旋即便是迅速落回大殿,眾人迅速跟上,而後,一道道命令,便是有條不紊的發布而出,龐大的聯軍,也是在此刻再度運轉而起。

極為遙遠的天際之上,血海瀰漫,濃郁的腥味瀰漫著天地,在那血海中,充斥著極端充沛的能量。

在那血海中央位置,漂浮著一朵血蓮,一道頭髮披散的人影,盤坐於其上,浩瀚無窮的能量,不斷的從血海以及天地!間匯聚而來,最後盡數的湧進他的身體之中。

而面對著那無窮無窮的能量,那道人影的身體,卻是宛如無底洞一般,任由那些足以讓得一名斗聖強者都是爆體而亡的浩瀚能量如何瘋狂的灌注,都是沒有絲毫滿溢的跡象。

「嗯?」

血蓮上,雙目緊閉的人影,突然略有所察的睜開雙眼,雙眼之中,就如同充斥著血海一般,讓得人不寒而慄。

「這股波動……

魂天帝眉頭微微一皺,就在先前的那一霎,他感覺到一種細微的心悸,不過待得他要細細感應時,那種感覺卻是已消散不見。

「錯覺么?」魂天帝喃喃自語,大陣籠罩了整個中州,即便他已初步與帝品雛丹融合,但依然是感到不小的壓力,若非傾魂族之力維持,恐怕大陣也是早早的破裂,在這種全神貫注下,他倒是無法分出太過的心神關注中州上的一些細微變動。

「嗤!」

在魂天帝喃喃自語時,其身後的空間突然一陣蠕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