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中州之難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中州之難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466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中州之難

「嶄!」

聽得古元此話,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眼中涌動著驚駭之色。

煉製帝品丹藥?這等本事,如今的天地間,真的有誰能夠辦到?那魂天帝並非是煉藥師,他怎麼可能煉製?

「丹藥已是雛形,最重要的煉丹步驟,已經被陀舍古帝所完成,若是魂天帝能夠完成那最後的成丹步驟,要將這帝品雛丹,變成真正的帝品丹藥,也並不是不可能的事。」蕭炎舔了舔嘴唇,卻是緩緩的道。

「我們的確是覷了魂天帝的野心,帝品雛丹雖然強大,但卻只是有著一些幾率能夠讓得他突破到斗帝層次,可如果他真的將帝品雛丹煉製成真正的帝品丹藥的話,那這個幾率,便是將會被無限制的放大,甚至可以說,只要得到了成品的帝品丹藥,那他,便是能夠一步跨入那個阻攔了他上千年時間的障壁……」

聽到他這位堪稱如今鬥氣大6煉藥師第一人所說,原本心有疑慮的人,也是默然了下來,原來,帝品雛丹,並非是魂天帝所需,他真正需要的,是一枚真正的帝品丹藥!

「那現在對於我們來說,應該是個不錯的時機吧?既然魂天帝要完成帝品雛丹的最後一步,那就必然會現身,我們到時候出手,將其阻攔下來!」雷贏沉聲道。

「現在的魂天帝,不知使用了何種秘法,已將帝品雛丹徹底與其融合,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是我與燭坤聯乎,恐怕都難以抵擋。」古元搖了搖頭,頓了一下,道:「我想,若不是此刻煉製帝品丹藥最為重要的話,魂族恐怕早便是大軍來犯了……」

聞言,眾人心頭都是一涼,這局面越來越差,當初尚還能斗個旗鼓相當,甚至在燭坤出現後,聯軍已是佔據了一些上風,結果,這才沒多長時間,上風便是盡數消過……

「那怎麼辦?難不成就這樣看著他真的將帝品雛丹煉製成帝品丹藥吧?現在拼尚還有機會,可一旦帝品丹藥最後一步完成,魂天帝,就真是無人荊當了。」雷贏沉聲道。

聽得他所說,眾人也是點了點頭,如今局面已走到了最糟的時候,再不動手,可就真是得完蛋了……

古元雙手負於身後,面色陰沉的盯著中州上空那龐大得無法形容的光鼎,片刻後,道:「暫時先看看,煉製帝品丹藥,不是一朝一日的事,我們需要籌劃最好的出手時刻!」

聞言,眾人沉吟了一下,也是點頭,雖說局面很糟,但怎麼樣,也不能自亂陣腳。

中州,也是在此刻陷入了不的騷動中,而那騷動的來源,自然便是天空上所成形的巨大光鼎,自那其中隱隱間散而出的波動,讓得不少強者都是感到不安。

光鼎出現後的半日左右,突然有著黑芒自遙遙天際湧現,最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暴射出鋪天蓋地的黑色光束,這些光束就如同蜘蛛網一般,在天空上,形成了一個極端龐大的陣法,而在這陣法出現後……道長披散的身影,也走出現在了陣法中心位置。

「魂天帝!」

一見到那道隱在大陣之中的身影,那一直關注著事態展的古元等人眼瞳便是一縮,旋即緊緊的凝在大陣之上。

「古元,現在可曾後悔當曰未能允喏我的合作之言?」

大陣中,有著一道目光,穿透雲層,射向中州的某處,淡淡的聲音,在整個中州上空響徹著,隱隱間,帶著一種極端恐怖的威壓。

古元面沉如水,雙掌緊握,卻是一言不。

「多年的布置,也是時候派上用場了啊,千年爭奪,總歸還是我勝利了……

伴隨著魂天帝這番話語的落下,那籠罩中州的巨大陣法之中,突然爆射出道道光柱,這些光柱,直接是射進中州各處的大地之中。

「轟隆隆!」

光柱落上大地,整個中州都彷彿是在此刻地震起來了一般,劇烈的顫料著。

中州某處,一座城市矗立在平原之上,城市之中,人潮洶湧,儼然是一座人氣不弱的城市。

「轟!」

不過這般熱鬧,並未持續太久,就在大地開始震動起來時,一道巨大的裂縫,突然自城市之中蔓延而開,頓時眾多強者驚駭的騰空而起,然而還不待他們反應過來,暴色光柱,猛的破地兒出,將整個城市,都是籠罩而進。

「砰砰砰!」

在那黑色光柱的籠罩下,城市之中,一道道人影的身體,突然爆炸而開,血霧與破碎的血肉爆裂而開,。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所有人都是獃滯了下來,望著那一些甚至就在身旁爆成一團血霧的人影,一股深深恐懼與驚駭,迅自他們心中如同潮水般涌了出來。

恐懼間,城市陷入了暴亂,所有人都是瘋狂的對著城門口逃去,一些實力不弱者,更是騰空掠出……但是,還不待他們逃到城門口,那自爆的恐慌,便是迅的蔓延而開,霎那間,城市被血霧瀰漫,粘稠的血漿以及碎肉,將城市淹沒了一大半。

黑色光柱籠罩著城市血海,一股股血色氣流,緩緩的升騰而起,最後化為血色光柱,衝上天際,掠進了那籠罩中州的巨大陣法之中。

血光掠出,黑光散去,留下那血腥味道濃郁得令人作嘔的死城。

「嘎吱……」

在那城門口處,剛欲進城的人馬,望著那緩緩開啟的城門,臉龐上喜意還未浮現,眼瞳之中,便是被那洶湧而出的血海所充斥,當下,凄厲的叫聲,便是響徹而起。

與這座城市相同的情況,此時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