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恐怖的帝品雛丹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恐怖的帝品雛丹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492

這個念頭剛剛自腦海中滋責而起,便是迅的蔓延到了蕭炎身體的每一處,再也無法將其甩脫。

「呼……」

蕭炎深吸了一口氣」壓抑下心中的驚濤駭浪,如果他的猜測是真實的話,那這陀舍古帝,倒還真是有些可怕,天地間異火榜上除了那排名第一的其他所有異火,居然全部都是被他收集了起來,這等本事,簡直就是鬼神莫測。

「這些異火,雖然有著原本的異火之源,但卻力量彷彿盡數流逝,現在的它們只不過是一些擁有著原本形態的尋常之火罷了…………蕭炎目光掃過後方的那些擎天石柱,不由得有些惋惜,若是能夠將這些異火盡數煉化吞噬的話,那他的實力,恐怕會達到一個相當恐怖的層次。

一口氣吞噬二十多種異火,這古往今來,似乎還沒什麼人辦到過。

伊坐在蕭炎的肩膀上,望著那第二根石柱,臉上的神情有些複雜似茫然,似痛苦,似恐懼……,

蕭炎手掌輕輕拍了拍伊的腦袋,他現在已然能夠確定,伊與那虛無吞炎,應該也曾經被束縛在這石柱上,只不過後來,兩人不知為何,卻是逃脫了出來而在那逃脫中,或許走出現了某些變故,導致他們的記憶,變得有些模糊或者說出現了斷層。

當然,這也只是蕭炎的猜測」至於究竟生了什麼事,恐怕這個世間,已經無人能夠知道畢竟身為當事人的凈蓮妖火以及虛無吞炎,都是已經對那遙遠的記憶模糊了起來。

「蘋品雛丹呢?」

魂天帝也是將目光從石柱上收回,望向一旁的虛無吞炎,低聲道。

虛無吞炎偏過頭目光望著廣場的盡頭,那裡的石殿,此刻正處於濃郁的霧氣之中,令得人無法看蕭其中景觀。

「嘩嘩」

虛無吞炎嘴巴一張,一股吸力暴涌而出,直接是將那瀰漫的霧氣,盡數吞噬進了體內,而隨著霧氣的散去,巨大的陰影,突然將廣場所籠罩,眾人急忙抬頭,卻是驚駭的見到,一座足有萬丈之高的石像,竟然便是這般突兀的出現在了他們的眼球之中!

石像乃是一老者模樣,而那容貌,蕭炎等人已並不陌生,正是古帝洞府的主人,那位傳說中的陀舍古帝!

石像矗立在天地之間,卻是散著一種駕臨天地般的至強氣息,在那等氣息下就算是蕭炎等人,都是如遭泰山壓頂幾位實力不濟者直接雙膝跪地,將那堅硬的石板,都是震成了粉末。

在石像的周圍,飛舞著眾多的光團,遠遠看去,無比的徇麗。

「這些是……,功法鬥技?」

望著那些光團,蕭炎眼睛一眯」旋即心頭便是微震,因為他現,那些光團之中」赫然都是一些古老的捲軸」在那捲軸上面他感受到了極強的靈性,這種靈性,絲毫不遜色外界所謂的天階高級的功法或者鬥技!

數以百計的天階功法與鬥技,這等寶藏,就算在場的都並非常人,都是不由得加重了一些呼吸,天階功法與鬥技,就算是在古族與魂族之中都算得上是頗為稀少,然而在這裡,卻是如同白菜一般,充斥著眼球。

不過天階功法鬥技雖說吸引人,但對於古元,魂天帝這等強看來說,卻並不能讓得他們有太多的垂涎,因此,在目光一掃之後,便是轉向其他地方,但所謂的帝品雛丹,卻依然是未能見到。

「這片空間,好久都是沒有如此的熱鬧了啊…………」

而就在眾人為此皺眉時,突然間」一道淡淡的蒼老聲音,突然從天空傳下」在每一個人耳邊響起著。

突如其來的蒼老聲音,直接是將所有人都是駭了一跳,目光急忙一後凝固在了石像肩膀處,那裡,一道蒼老身影負手而立,目光平淡的注視著下方眾人,那般眼神,如同注視著螻蟻一般。

「陀舍古帝!」

目光一掃到那身著樸素袍服的老者,蕭炎等人頓時驚駭失聲,後者那般模樣,居然與石像一模一樣!而且那獨特的絢麗長,也是無人能夠炮製!

「古帝還沒死?」獃獃的望著那渾身散著一種凌駕於天地之上至強氣息的老人,一個令得人無比駭然的念頭,湧上了一些人的心頭。

「怎麼回事?」魂天帝的面色也是有些難看,他看向虛無吞炎,沉聲道,他的確是從這老人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心悸的氣息,這種氣息乃是陀舍古帝所有!

虛無吞炎抬起頭,目光緊緊的盯著那老人,片刻後,突然開口道:「他不是陀舍古帝……,他就是那帝品雛丹!」

聽得此話,魂天帝,古元等人都是一怔,旋即雙目之中迸射出奇異光澤緩緩的鎖定著那老人。

「虛無吞炎你在幹什麼?」那石像上的老人,也是一愣,旋即怒喝道。

「什麼我在幹什麼?」聽得他的怒喝,虛無吞炎卻是皺眉道。

「混賬,當年如果不是我助你與凈蓮妖火撕裂束縛,你們怎能逃脫?你們當年可是允喏了我,將我也救出此處」那老人,應該說是帝品雛丹,厲聲喝道。

聽得他這喝聲,在場所有人身體都是猛的一震,目光驚異的看向虛無吞炎以及蕭炎肩膀上的凈蓮妖火,他們……,竟然曾經被困在這裡?!

虛無吞炎面色變了變,旋即眉頭緊緊的皺著,思索了好片刻,依然是未能從記憶中尋找出這一段,當下只能淡淡的道:「抱歉,你所說的,我完全不記得,不過…………」

話到此處,他話音一頓,旋即詭異的笑道:「不過這一次,我倒的確是來救稱出去,跟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