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擊退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擊退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532

出現在蕭炎面前的身影,身著青色長袍,鶴童顏,白暫的臉龐上掛著一抹笑容,看上去顯得很是有些仙風道骨的味道。

「魂煞,追了那麼久,到了古族的地方總該是要收斂一些……」青袍老者含笑的望著煞氣滔天的魂煞,笑著道,聽其所說,好像老早便是感應到了蕭炎與魂煞之間的追逃。

「古道古族三仙……」魂煞面目陰沉的望著那青袍老者,臉龐湧上一抹凝重之色,沒想到一來便是遇見了這等棘手的人物。

「我的目標,只是他!與古族無關!」

聞言,那被稱為古道的青袍老者卻是笑著搖了搖頭,道:「呵呵,這可不行,蕭炎也算是半個古族之人,交給你的話,斷然是不可能的,魂煞,你還是退去吧,在這裡交手,對你或許並不利。」

聽得古道一眼便是認出了自己,蕭炎也是一怔,這個半個古族之人,又是從何說起?

「你這小子,在妖火空間趁機取了薰兒的處子之身,莫非還想耍賴不成?」似是知道蕭炎的疑感,古道偏過頭,淡淡的道。

蕭炎張了張,臉龐罕見的湧上一抹尷尬之色,旋即迅正容,沉聲道:「這位前輩,此番前來貴族,是想告知,葯族已被魂族所滅,而滅掉靈族與石族的兇手,也正是他們!」

古道臉龐上的笑容終於是緩緩收斂,目光轉向魂煞,輕聲道:「果然是你們乾的……」

這個消息,對於他來說,震動不小,不過倒並未感到難以置信,畢竟在那些事情生後,他們便是有了猜訓,只不過沒有證據,並不能直接證明而已,只不過讓得他心怒氣涌動的,是這些傢伙,居然又下手了

「廢話真多,放心,你古族也遲早會與他們一般結局。」魂煞冷笑道,倒並沒有怎麼辯解。

「就怕你們沒這麼大的胃口。」古道眉頭微皺,語氣之,已是有著寒意涌動。

「胃口可不是光靠說的!」魂煞大笑了一聲,背後蝠翼猛的一閃,空間閃動,直接走出現在了古道面前,血刀唰唰便是揮動,凌厲的血色刀芒洞穿虛空,籠罩古道周身。

「魂煞,數百年未曾交手,你倒依舊是沒有太多的長進,若非你魂族四魔聖仗著人數緣故,我古族三仙,可絲毫不懼你們!」面對著魂煞那異常凌厲的攻勢,古道卻是淡淡一笑,手掌一握,一根丈許多長的青棍便走出現在其手,棍影舞動,整片天地的能量都是被調動而起,化為無窮無盡的兇悍棍影,與魂煞刀芒硬碰在一起。

「鐺鐺!」

棍刀相撞,看似平淡的對碰,卻是有著極端驚人的凌厲勁風暴溢而出,那數千丈之內的空間,都是被震得劇烈扭曲起來,這片平原上,也是變得狂風大作,飛沙走石。

蕭炎摟著葯靈迅後退,落在一座山峰上,然後迅盤腿而坐,九品玄丹的能量已經將他的身體撐得滿滿的,若是再不想辦法煉化,他的身體遲早會自爆而開。

「九品玄丹果然不能隨意吞服……」蕭炎心苦笑了一聲,他還是第一次被丹藥搞得如此的狼狽,而且同樣也是第一次因為體內能量太多而頭疼。

盤坐而下,蕭炎手印變幻,小伊頓時從其體內冒出,旋即迅化為一尊火鼎,剛好是將他的身體包裹而進,頓時,凈蓮妖火終於是徹徹底底的爆而開,鋪天蓋地的鑽進蕭炎體內,飛的煉化著體內那些幾乎凝成晶塊的實質能量。

沒有了敵人截殺,蕭炎也是能夠完全的凝聚心神,將所有的力量,都是用來煉化著體冉的能量晶體。

而這種全力以赴所帶來的效果顯然是相當的不菲,凈蓮妖火的可怕威力,再一次展現而出,充斥著經脈之的晶體,在那等源源不斷的煉化下,迅的化為一股股宛如洪水般的精純能量,在蕭炎的體內呼嘯翻騰,而原本堵得死死的經脈,也是再度變得鬆動。

「嘩嘩」

浩瀚無窮的能量在蕭炎經脈之緩緩的運轉起來,最後化為雄渾鬥氣,融入蕭炎的四肢百骸,頓時,一種充盈的狀態,再度湧現心頭,而且隱隱間,體內鬥氣,竟然是再度出現了緩慢的攀漲,九品玄丹的功效,也是在此刻緩緩的釋放而出。

在蕭炎抓緊著時間煉化著體內驚人丹藥能量時,天空上的天空,卻是越的激烈,古道與魂煞都是各自種族之的巔峰強者,而且也都處於七星斗聖左右,交起手來,那般破壞力自然是驚天動地,不過真要分出勝負,卻是異常的艱難。

「該死的,怎會遇見這個老鬼,這裡是古族的地盤,這麼大陣仗的交手,必然會引來他們的注意,到時候若是古族三仙的另外兩位也是趕來,今日就連我都很難會身而退!」數千丈龐大的血芒從鬼頭大刀之上掠出,然而卻是在那古道青棍輕點下崩潰而去,魂煞的眉頭也是緊皺了起來。

「必須戰決!」

魂煞眼凶芒閃爍,雙手手印猛的一變,手那柄血刀脫手而出,血芒暴涌間,瞬間便是膨脹至千丈龐大,巨大的血刀懸浮天際,煞氣宛如實質一般凝聚著,刀鋒之上,血光涌動,靈魂都是在這一刀下,有些顫粟起來。

「血神裂天!」

血刀之上,煞氣越凝聚,魂煞眼神一寒,血刀瞬間掠下,刺耳的音爆,在天空之上轟隆隆的響起,血刀過處,萬丈之內的空間盡數崩塌,下方那數萬里的平原上,也走出現了一道萬丈龐大的深深溝壑,溝壑並不寬,但卻是深得讓人無法探底……

血刀掠下,古道的面色也是變得凝重起來,手青棍也是急膨脹,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