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葯帝殘魂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葯帝殘魂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4108

『…轟轟轟!.,

無數的丹藥.鋪天蓋地的掠進大陣之中,旋即迅速的被分解成雄渾

能量,到得後來,只見得那大陣之中,能量宛如凝聚成了液體的海

洋,流淌之間.竟然是發出了宛如雷鳴般的低沉巨聽.

『…始祖歸位!,,

葯丹雙手變幻著道道印決,面色猙獰,陡然厲喝出聲。

『…嘩啦啦!.,

隨著其厲喝落下.那大陣中央,頓時出現了一個漩渦,無窮無盡的

液體能量源源不斷的湧進,與此同時,一道極其古老的氣息,也是緩緩

的從那漩渦之中瀰漫而開,漩渦高速旋轉著,最後悄然散去,在漩渦

消散時,一道身著粗布麻衣的虛幻老者身影,出現在了這片天地之間。

『…嗡!,,

在那道虛幻老者身影出現之時.在場所有的葯族之人,靈魂突然

間狠狠的顫粟了起來,一種來源於血脈的威壓,瞬間便是讓得整片山脈

跪下了無數道身影。

『…始祖!,,

眾多葯族的長老,激動得老淚縱橫的望著那道虛幻的身影,臉龐

之上涌動著狂熱,在那血脈的引動下,那一道身影,在他們心中,宛如

神靈,不可侵犯。

『…這便是葯族的始祖殘魂么,,蕭炎面色凝重的望著那道身影.在

那道身影之下,就算是他這天境大圓滿的靈魂,都是感到有些喘不過

氣來,僅僅只是一道遺留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殘魂,便是如此的恐

怖,難以想像,真正的斗帝強者,會是一種何等的境界

在蕭炎身旁.葯老的身體也是發出細微的顫抖,望著大陣之中那道

虛影的目光.充斥著敬畏。

天空上,魂虛子目光也是鄭重了起來.那道虛影給他壓迫,也是無

比的強烈,這葯族.果然不比靈族石族那般容易收拾,但不管他們再如

何掙扎,也難逃那般結局。

『…唔,葯帝啊

魂虛子身旁,那道暴炎人影…宛如黑洞般的雙瞳,也是盯著那道虛

影,片刻後,發出了一聲意味莫名的輕嘆。

『…不過可惜,當年的至強者,如今已是一道殘魂.,

『…始祖佑我葯族!,,葯丹在天空之上跪伏而下,恭聲低吼道。

『…葯族,

大陣之中,那道身著粗布麻衣的老者,低低的呢喃了一聲,歲月的

流逝,讓得他所剩不多的記憶.越發的茫然.不過好在對於這個自己創

建的種族.他還有著記憶,那極其古老的目光,緩緩的在下方掃過.最

後化為一道自語般的喃喃之聲。

『…竟然敗落至此

聽得那虛幻老者的低語之聲,葯丹老臉上頓時湧上羞愧之色.雖說

現在比不得遠古時候.可他卻並沒有出言辯解。

『…這虛無吞炎啊,,

虛幻老者,並沒有與任何葯族的人對話,他徐徐的抬頭,望著那彌

漫天際的黑炎,雙眼中再度閃過茫然之色.旋即袖袍揮動,大陣之上

,頓時光芒湧現.那些粘附在其上不斷吞噬著能量的黑炎.直接是被

強行震散而去。

『…沒有完整的記憶,沒有完整的靈魂.渾噩之間,宛如傀儡.一代

葯帝,也是到了這般地步.也罷,收了你這道殘魂.至少當數百萬完

整之魂。..

天空上,虛無吞炎淡淡一笑.語氣之間,沒有半點的敬畏,只見

得其手掌伸出,布滿黑色符文的手指,對著下方一指點出。

『…轟!.,

隨著虛無吞炎這一指的點出,這片天地,頓時山崩地裂,漫天黑炎

之中,一跟幾乎遮掩了半個山脈的黑炎巨指從天而降,狠狠的對著那大

陣按了過去,這片天地空間,都是在那一指之下,盡數爆裂。

見到這一指的恐怖威勢,不少人面色都是煞白。

黑指從天而降,然而就在即將落在大陣之上時,那道粗布麻衣的老

者.終於是一抬手,一尊面積絲毫不弱於那巨指的葯鼎,便是出現在了

大陣上,葯鼎周身遍布著各種奇異紋路,而且看上去,宛如實質一

般.一股古老的氣息,蕩漾而開。

『…哦!,,

巨指重重的按在巨鼎之上,頓時,一道嗡鳴之聲,便是在天地間響

徹而起。

『…噗嗤!,,

在那等可怕的嗡鳴聲響下,一些實力不濟者,當場便是一口鮮血噴

出,更有甚者,耳膜都是爆裂而開,血水不斷的從雙耳間流出,極為

的凄慘。

兩者相撞,巨指散去,而那葯鼎,也是變得虛幻許多,甚至連那道

老者身影,都是淡化了一些,顯然是消耗了不少的能量。

『…一道殘魂,能擋本座幾次?,,

m咄一擊矛果.但那虛無吞炎卻是淡笑出聲.手指連按虛空.哪砷地動

山搖,數根巨指從天而降,接連不斷的狠狠轟在巨鼎之上。

『…嗡嗡嗡!,,

伴隨著驚天之聲響起,那巨鼎之上,居然都是被生生的迸裂開數道

裂縫。

『…所有葯族之人,將所有的鬥氣,全部灌入大陣!,,

見到那虛無吞炎竟然連始祖殘魂都怡然不懼,葯丹的面色再度劇

變,厲聲大喝,旋即體內鬥氣化為一道璀璨光柱,暴射進入大陣之中,

其餘地方,也是爆射出無數道光柱,頓時,那巨鼎再度變得凝實.而且

此次,居然是直接飛出大陣,呼嘯的對著天空上的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