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魂虛子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魂虛子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306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魂虛子

葯山之巔,雲霧繚繞,奇異的丹香擴散而開,讓得人有種心曠神怡,宛如身處仙境般之感。

在葯山山頂,成片成片的藥材宛如海洋般的匯聚,在這些葯海上空,憑空懸浮著一座巨大無比的廣場,廣場四角,有著四尊巨大的葯鼎,正升騰著丹香之氣,煙柱直衝雲霄。

如今的這懸空巨台上,已是有著不少人影錯立,一道道熱鬧的交談之聲,不斷的傳出,顯得熱鬧非凡,目光順著石台正北方向望去,有著一座座石椅並排而列,在這些石椅兩側,貌美侍女正如同蝴蝶般的穿梭而過,靈巧的雙手將石桌上的那些玉杯盡數斟滿。

「咻咻!」

當蕭炎與葯老掠上山巔,目光四處掃動,剛欲就隨意找個位置落下時,那萬火長老便是從一方石椅之上坐起身來,大笑道:「葯塵盟主,蕭炎小友」這邊請。」

「葯塵?蕭炎?天再聯盟么,沒想到連這兩位都來了。」

「據小道訪息,葯塵好像曾經也是葯族的人,不過後來因為一些事情被驅逐出族了。」

「真有此事?嘿,如果此事屬實的話,那如今的葯族豈不是後悔的要死?」

萬火長老的笑聲,立刻便是將諸多的目光引向了蕭炎二人所在的方向,如今的天府聯盟在中州之上聲勢浩蕩,儼然中州霸主模樣,而對於聯盟的名義盟主以及精神領袖,在場的人都是有所耳聞,當下竊竊私語的聲音便是低低的響起。

對於那些各種各樣的目光,蕭炎倒是未曾理會,只是將目光看向葯老。

「呵呵,正如你所說,我們可是代表的天府聯盟,不給一個好位置的話,倒是看清了我聯盟而。」葯老一笑道。

聞言,蕭炎也是笑了笑,然後兩人身形一閃,便走出現在了那萬尖長老不遠處直接尋了一處位置坐下,一旁,那些機靈的侍女,則是連忙上前恭敬服侍。

見到兩人入座,萬火長老沖著兩人笑了笑,至於他身旁的那些其他葯族長老,卻是略微有點不太自然這些長老的輩分比起葯老都是要高上一籌,若是葯塵一直在葯族的話,現在見到他們都得恭敬行禮,然而,如今的現實卻是讓得他們明白,真要行禮的話,或許該輪到他們……,

天府聯盟的盟主,這個身份已是足以跟葯族族長相提並論!

「藥典前戲,沒什麼可看,也就是葯族之內的那些年輕人露兩手而已,藥典的真正重頭戲,在最後面」葯老居高臨下的望著下方那巨大無比的石台,輕笑了一聲,旋即看向蕭炎,道:「你若是能夠從那最後的比試中勝出鬥氣大陸第一煉藥師的名頭,便是你的了。」

「第一第二我倒是無所謂,葯族盛氣凌人,我只是想用老師教導的煉藥術告訴他們當年他們的魯莽愚蠢舉動,讓得葯族失去了一個真正的天才。」蕭炎微微一笑,道,如今他的煉藥術基本上已是超越了葯老,但他能有此成就,卻是葯老教導所致,在這種場合,若是他的弟子能夠勝群雄脫穎而出的話,恐怕葯族之中,也是無人再敢阻擾葯老在宗族碑上,留下雙親之名。

「你這臭小子」葯老輕笑著罵了一聲,然而蒼老的面龐上,卻是充斥著欣慰之色,得徒如此,天不薄他。

「不過即便如今的你煉藥術已晉大成,但想要在這藥典中脫穎而出,恐怕也並非是太過容易的事。」葯老面色微微一正」道:「能夠參加藥典那最後較量的煉藥師,基本上可以說是這天地間最為頂尖之人,這些人的煉藥術,恐怕就算是丹塔之中,都是尋不出來」

蕭炎輕點了點頭,他自然不可能會認為能夠參加那場較量的煉藥師會是什麼三腳貓角色,不過,對手越強的話,他倒也是越有興趣,自從當年丹會與人暢快的比試了一次煉丹後,蕭炎已是許久未曾在這種場合與人較量煉藥術了……,

而且,這一次交手的對象,比起丹會的時候,可是強上了無數倍。

在蕭炎與葯老交談間,石台周圍的人流量也是越來越龐大,到得後來,種種喧鬧之聲直衝雲霄,嗡嗡的聲浪,連天空上的雲層,都是被震得散了開來。

聲浪擴散,突然有著一道鍾吟之聲在天空響徹,旋即那諸多的葯族之人,迅速站起身來,恭敬的聲音,浩浩蕩蕩的傳開。

「恭迎族長。」

在那浩蕩的恭迎聲中,天空上雲層翻湧,旋即竟然是自動分裂而開,一道身著白袍的白髮老者,自其中緩步而出,其腳掌所落處的空間,皆是發出陣陣奇異波動,無形的空間,都彷彿是在這一刻凝聚成了實質一般。

「葯族族長?」

望著那道慈眉善目的白髮老者,蕭炎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凝重,從後者身上,他感覺到一股異常強悍的氣息,這股氣息,比起萬火長老強上了不止一個層次。

「這便是葯族的族長,葯丹,如今的他,可能應該處在了七星斗聖的層次」葯老眼神略微有些複雜的望著那白髮老者,不管如何,他體內也流淌著葯族的血脈,在見到這葯族族長時,心中也是有些感融莫名。

「七星斗聖」蕭炎眼眸微眯,這應該便是葯族之中的最強者了,比起天府來,倒的確是強一些,遠古種族的底蘊,的確讓人羨慕。

「呵耳,來者是客……」

天空上,那葯族族長葯丹蒼老的面龐上露出一抹柔和笑容,對著那密密麻麻的人群拱子拱手,然後他的目光突然躍過眾人,停在了葯老的身上,目光微微閃爍,有些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