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煉化妖火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煉化妖火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628

「蕭炎哥哥,準備好了?」

薰兒盤坐於半空之上,緊閉的美眸徐徐睜開,望著旁邊突然站起身來的蕭炎,眼眸一轉,嫣然笑道。

「嗯。」

蕭炎點了點頭,目光望著頭頂的一方大陣,大陣由淡淡的火線互相連接,隱隱間,但是隱隱間,卻是有著一種淡淡的寒氣滲透而出。

「這是炎寒大陣,這種寒氣,並非尋常寒霧,而是溫度提到高某種層次後衍生而出的東西,說起來,算是一種比較奇異的炎寒,雖然這大陣沒有凈蓮妖聖布置的那般恐怖,但也是能夠對凈蓮妖火產生一些壓制。」蕭炎指著頭頂上的大陣,對著美眸中有些疑惑的薰兒解釋道。

聞言,薰兒也是恍然的點子點頭。

「我要動手煉化凈蓮妖火了,薰兒,幫我看著一點」蕭炎一笑,目光轉回凈蓮妖火,面色凝重的道。

「嗯。」

薰兒臉頰也是變得鄭重了許多,煉化凈蓮妖火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一個不好」說不定便是會被凈蓮妖火化為灰燼。

對於其中風險,蕭炎自然也是明白,但現在也沒時間再考慮這些,當下手印一變,天空上的大陣便是迅速轉動起來,旋即一股異常濃郁的寒氣自大陣之中暴涌而下,然後在蕭炎的控制下,正好射中妖火蓮huā所在的區域在那等寒氣的影響下,那一片岩漿頓時咔嚓咔嚓的凝固了起來唯有著那妖火蓮huā依舊在緩緩的轉動著,不過它那諸多huā瓣上,也是被鋪上了一層薄薄的寒霜。

見到大陣有些作用,蕭炎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手掌一握,一個粉紅玉瓶便走出現在了其手中,玉瓶傾斜,一團淡紅色的液體便是飛快的灑落而下,最後掉入妖火蓮huā之中。

這淡紅液體名為醉妖涎,有著極為強烈的麻醉效果當然,蕭炎不是指望著它將妖火徹底麻醉,他只不過是想要借這東西的藥力,讓凈蓮妖火處於一種慵懶狀態,如此一來,也算是再度將妖火的力量降低了一些,多增加一點煉化成功率。

伴隨著醉妖涎落入凈蓮妖火之中,那朵火蓮頓時緩緩的舒展開來甚至連huā瓣都是多了一分懶洋洋的味道,如今的凈蓮妖火雖然靈性猶存,但卻並不具備真正的靈智,它還需要與人類接觸一段時間,方才會再度會與以前的凈蓮妖火那般精明,不過現在么,卻是蕭炎下手的最好時機,

「去……」

做完這兩步,蕭炎卻並沒有就此停手再度從納戒中取出一枚丹藥,這枚丹藥一出現,周遭頓時涌動起刺骨的寒霧這丹藥,自然便是蕭炎早早準備好的九陰黃泉丹!

屈指輕彈,九陰黃泉丹飛掠而出,在接觸到凈蓮妖火時,便是飛快的融化開來,頓時一層層寒冰不斷的出現在妖火表面上不過這些寒冰剛剛出現,便是會被那恐怖高溫蒸發而去因此,伴隨著這寒冰的來來去去,一股股泛著嗤嗤聲響的白霧,也是源源不斷的從凈蓮妖火身體上裊裊升起。

「毛」

天空上,蕭炎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偏過頭,對著薰兒微微點頭,然後猛的轉身,身形一閃,便走出現在了凈蓮妖火之前,此刻後者渾身的蓮huāhuā瓣已經舒展開來,在那huā心處的地方,一簇粉紅色的火焰宛如嬰兒般的纏繞盤踞」一股股讓得人靈魂顫粟的高溫,從這簇粉紅色的火焰之中散發而出。

蕭炎目光極其火熱的盯著這簇粉紅色火焰,這個,便是真正的妖火本源!

不過小看這小傢伙的體積,正是這麼小小的一簇,就算是達到了六星斗聖的強者,一個不慎被其鑽進體內,都極有可能被燒成灰燼,其可怕能力,母庸置疑。

蕭炎死死的盯著這簇妖火本源,體內異火瘋狂的運轉起來,最後在其身體表面凝聚,不過這以往相當強悍的融合異火,這種時候,卻是有些顫顫巍巍的凝聚在其身體表面,甚至顏色看上去都是黯淡了不少,顯然是被凈蓮妖火所震懾,異火榜前三的異火,個個都是異火之中的君王,尋常異火見到,連威力都是會大為削弱,即便蕭炎的異火乃是融合五種異火方才形成,但顯然它依舊不夠跟凈蓮妖火抗衡。

「嗤!」

這種時候,蕭炎也沒時間在乎體表異火的黯淡,他在薰兒緊張的目光中,緩緩的伸出那有些顫抖的手掌,然後穿過火蓮,一把抓向了那簇粉紅色的火焰!

「哄!」

就在蕭炎手掌摸到那簇粉紅色火焰的霎那,那看似微小的火焰,卻是在一瞬間膨脹開來,直接是化為熊熊烈火,將蕭炎整個身體都是包裹了進去,那令得天色變色的恐怖溫度,驟然爆發出來。

「蕭炎哥哥」

突然的變故,也是讓得薰兒大驚失色,連忙起身,美眸緊張無比的望著那團紅色火焰之中。

熊熊燃燒的火焰之中,蕭炎的臉龐都是在那股鑽心的灼痛下扭曲了起來,他瘋狂的催動著體內的異火,不斷的抵禦著凈蓮妖火高溫的破壞,雖然已經做了極其之多的準備,但在接觸的這一霎,蕭炎還是清楚的感覺到了這異火榜上排名第三的異火的可怕之處……,

「呼呼……」

劇烈的喘息聲,不斷的從蕭炎嘴中傳出,一股股殷紅的鮮血從其毛孔之中滲透而出,然而血液剛剛出現,便是凝固成枷,牢牢的貼在他皮膚上,讓得蕭炎看上去如同一個披著血色甲衣一般。

「呵……,呵呵……,為了這一天,我努力了這麼多年,這點痛,可阻擾不了我!」

渾身鮮血淋漓,蕭炎的頭髮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