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凈蓮妖聖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凈蓮妖聖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576

遮天蔽日的火陣,宛如兩個巨大無比的火盤!般,一上一下的籠圞罩著這片空間,而蕭炎等人,則是如同兩方巨盤之中的螻蟻一般,看上去,顯得沒有絲毫的份量。

「他竟然……能夠操控凈蓮妖聖所設置的大陣……」

魂魔老人目光難以置信的望著這番變故,片刻後猛的回過神來,急忙將目光望向遠處緩緩旋圞轉的空間通道,那是通往中州的道路。

「快撤!」

目光閃爍,魂魔老人幾乎是不由分說,身形率先對著空間通道暴掠而去,這裡的大陣,是凈蓮妖聖所布置,對於那位曾經連魂族那一任的族長都是自認不敵的超級強者,即便他已隕落無數歲月,可那等威名,依舊是深深的烙印在所有聽說過他事迹的人耳中,無法忘卻。

見到魂魔老人這般舉動,魂殿殿主三人,卻是一番遲疑,旋即只能一咬牙,極為不甘的跟了上去,強如前者,現在都是這番喪家之犬般的模樣,看來這大陣,真的是極為可圞怕。

魂魔老人的率先逃竄,無疑是令得不少人都是驚慌了起來,甚至於連其他一些遠古種圞族的長老,都是面色大變,略作遲疑」也是咬牙跟了上去,凈蓮妖火誘圞惑雖大,但也得有那個命去享受才是

薰兒等人望著一幕,黛眉也是緊皺,目光急忙轉向蕭炎,卻是見到後者正捂著額頭」臉龐上隱隱浮現許些痛苦之色。

「蕭炎哥圞哥,你怎麼了?」見到蕭炎這般,薰兒臉頰頓時一變,急聲道。

「我們也走」蕭炎緊圞咬著牙,腦海之中劇烈翻騰的波動,讓得他靈魂之中不斷的傳出陣陣眩暈般的感覺,他雖然不清楚這大陣究竟有什麼來歷,但卻能夠感覺到此處涌動的那種毀圞滅力量,那股力量若是擴散而開,這裡的人,都是會在瞬間煙消雲散。

「哈哈,現在想走,可晚了,我要將你們這裡的所有人,都煉化成我舟火奴!」

然而,就在蕭炎此話剛剛脫口時,那身處萬丈高空之上的凈蓮妖火,卻是仰天狂笑」其手圞指對著空間通道所在的方向輕輕一點,那下方的大陣便是咻的一聲掠出一道乳圞白圞色的岩漿火圞柱,以一種驚雷般的聲勢,轟中空間通道,居然直接是將通道給生生轟碎而去。

魂魔老人圞身形出現在散去的空間通道之前,面色一片陰沉,這凈蓮妖火,看來是打算一個都不放走了。

「怎麼辦?」魂殿殿主等人追上前來,皺眉道。

「我怎知道?這妖火空間乃是凈蓮妖聖構建而成,他可是號稱那個時代最接近斗帝強者的存在,他構建的空間,現今的大圞陸上,恐怕還無人能夠不經過通道強圞行闖進來」魂魔老人面色難看的道。

「難道便等死不成?」魂殿副殿主咬牙道。

「想要我們死」可沒那麼容易。」魂魔老人冷笑一聲,旋即目光轉向丹塔老祖,沉聲喝道:「聯手如每?現在他掌控了煉天大陣,就算是你,單打獨鬥都不是他的對手」

「煉天大陣分天地二面,我對付天陣,地陣」便交給你」對於這見風使舵極為快速的魂魔老人,丹塔老祖也沒空與他計較,當下便是沉聲道。斗破蒼穹吧威圞武

「好」

「蕭晨,太虛古龍的小女娃,古南海,你四人隨我出手,對付天陣」丹塔老祖轉過頭,對著蕭晨四人輕喝道。

「嗯!」

這種時候,也沒有太多考慮的時間,空間通道被凈蓮妖火抹去,若是再不聯手抗敵的話,他們所有人都得被煉化成凈蓮妖火的火奴,當下四人皆是點了點頭,身形一動,便走出現在了丹塔老祖身旁。

在丹塔老祖召集人手時,那魂魔老鬼也是儘可能的將其餘一些實力達到四星斗聖的強者招攏而來,雖然他們對魂魔老人有些不太待見,但這種時候,也不好計較什麼,一切,小命要緊……,

「螳圞臂圞擋圞車,雖然極恨那個傢伙,但若是他所布置的大陣憑你們這些三腳貓便是能夠破圞解的話,那我還會被困在這裡數千年嗎?」見到丹塔老祖等人的舉動,那凈蓮妖火卻是冷笑不已,旋即眼中殺意涌動,也懶得再多說什麼,手圞印一變,那籠圞罩天地的大陣,便是如同磨盤一般,轟隆隆的緩緩旋圞轉起來。

伴隨著兩個大陣緩緩旋圞轉,這片天地間的能量,頓時變得極端的狂圞暴起來,一些實力達到半聖的強者,面色當場便是一白,更有甚者,已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這大陣,還未發動攻圞擊,便是有人承受不住,凈蓮妖聖,果然名不虛傳……,

「煉天古陣,煉天為奴!」

凈蓮妖火身懸天空,鋪天蓋地乳圞白圞色火焰從其體圞內爆涌而出,盡數灌注進圞入大陣之中。

「嘭!」

喝聲一落,這片天地都是狠狠一抖,一圈乳圞白圞色光圞圈,自大陣的邊緣向中心處飛快的蔓延,最後在眾多驚圞駭目光中,匯聚成一道百丈大小的乳圞白圞色光柱,光柱之內,充斥著毀圞滅般的力量

「煉!」

凈蓮妖火臉龐上浮現一抹森然,手圞指猛然向下一指,天陣與地陣都是狠狠一顫,旋即,兩道乳圞白圞色光柱,如同噴泉一般,瞬間掠出,而其目標,則是鎖定著丹塔老祖以及魂魔老人!

「一起出手」

見到這般兇悍無匹的攻圞擊,就算是強如丹塔老祖,面色都是變得極端的凝重,一聲低喝,一滴幾乎呈現半青半金的血液,便是從其指尖飛掠而出,轉眼間便是化為數百丈大小,驚人的能量波動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