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魂殿副殿主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魂殿副殿主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407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魂殿副殿主

「本殿?」

聽得那自扭曲空間之中所傳出的漠然之聲,蕭炎眼瞳卻是陡然一縮,此番來人,明顯是魂殿搞的鬼,而此人又是自稱本殿,莫非他便是魂殿那位極其神秘舟殿主不成?

黑霧自扭曲的空間內不斷的滲透而出,最後緩緩的在眾人注視下,凝聚成一道全身包裹在黑霧之中的人影。

「魂殿殿主?」

小丹塔大長老目光直射那位黑霧人影,佝僂的身體微微前傾,周身的空間,都是在此刻微微動蕩起來。

「或許,稱我為副殿主要更好一些。」那黑霧微微波動,淡笑聲從中傳出。

「看來你這副殿主膽識不夠,既然敢擅闖我星隕閣,那便直接動用本體來,一個虛影,莫非是膽怯了不成?……蕭炎嘴角挑起一抹冷笑,道,以他的目光,自然是能夠一眼便是察覺到,面前的這道黑霧人影,僅僅只是一道投影,並非是真正的本體。

「能說本殿膽識不夠的人,這麼多年,蕭炎,你可還是頭一人……聞言,那黑霧人影之內,也是傳出古怪的笑聲:「不過你如今的成就,倒還真走出乎本殿的意外,若是早知今日,當初便該徹徹底底的血洗了蕭藏,。

「這話你們魂殿的人已經說了數次」蕭炎目光冰冷,緩緩的道:「不過以你這魂殿副殿主的身份,來到此處,若是只為了說這一句廢話的話,那麼這道影像,也便沒有了繼續存在的必要。」

說著話時,蕭炎的手掌也是緩緩抬起,對準著那道虛影,後者周遭的空間,頓時劇烈的波動起來。

「此番本殿前來此處,目的自然是為了你手中的陀舍古帝玉,,黑霧人影淡淡一笑,面前的黑霧涌動,化為一面黑鏡,鏡中漣椅波動,現出一片畫面,那是一片陰冷的巨大牢獄之中,在其中一間牢獄內,黑色的鎖鏈如同蜘殊網一般的菱延而出,而在鎖鏈的中央位置……道身影憔悴的盤坐於上,條條鎖鏈,如同毒蛇一般將其四肢纏繞。

望著那道身影,蕭炎的面色,瞬間掙獰,身子猛然站起,恐怖的氣息自其體內鋪天蓋地的暴涌而出,身旁的桌椅,幾乎是在頂刻間化為粉末,詣天殺意令得大殿溫度頓時冰涼了下來。

「父親!……

蕭炎手掌緊握,指甲都是掐入了掌心之中,他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著,那道憔悴的身影,他無比的熟悉,因為,那正是他的父親,蕭戰!

即便多年未曾見面,但蕭炎依舊還是在第一時間,從那道身影之上,感受到了一種血脈同源的熟悉感覺。

「將陀舍古帝玉交給本殿,否則,只要我一道意念傳回,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父親的忌日!」黑霧人影卻是絲毫不在乎蕭炎那詣天殺意,冷喝道。

「嘎吱!……

蕭炎的面色,陰森得可怕,拳頭髮出嘎吱聲響,此刻的他,就如同一頭即將喪失理智的野獸一般,雙眼赤紅,瘋狂的殺意在腦袋之中漲動著,咆哮著讓他立刻將面前的人碎屍萬段!

「蕭炎,冷靜!」

在蕭炎腦海中殺意暴涌時,一隻略顯冰瓊的滑膩玉手輕輕的握住其手掌,略微有著一絲焦慮的低喝,傳進其耳中。

聽得這道低喝,蕭炎心頭也是微微一震,這才恢復了一些理智,旋即深吸幾口氣,壓抑下心中的殺意,掙獰的臉龐,也是緩緩的幟復正常。

「交出陀舍古率玉!」

見到蕭炎居然逐漸的冷靜下來,那黑霧人影周遭的霧氣也是微微波動,冷喝道。

「古玉交給了你們,只怕我父親會死得更快!」蕭炎目光陰森可怕的盯著那黑霉人影,道:「這種手段,對我沒用,想要陀舍古帝玉,便將我父親帶到我的面前,否則,任何威脅,我都不會理會,我手中的古玉能夠感應到我父親的生死,若是它哪一天失去了感應,我便會將古玉交給古族,到時候,你們也永遠別想得到!」

「你為了古玉,竟然不顧你父親性命了?」聽得蕭炎此話,那黑霧人影也是冷笑道。

蕭炎淡淡一笑,臉龐倒是再度快復了先前的從容,他不知道為何突然魂殿會如此急迫的想要將陀舍古帝玉弄到手,但不管如何,古玉是他父親的保命符,古玉在,那魂殿便始終不敢真正取其性命,所以說,沒有絕對把握證明蕭戰能夠安全的出現在他面前時,古玉,是絕對不可能交的!

因為一交,以魂殿的手段,十有**,會真正的取其父親之命!

「嘿嘿,好個心狠手辣靜人,果然如同大天尊所說,這些手段,對你沒有效果……見到蕭炎這般模樣,那黑霧人影也明白,他這計謀並沒有取到太大的效果。

蕭炎面無表情,道:「若是本體不敢現身的話,那你可以滾了。」

「蕭炎,少給本殿驕狂,還真以為你們組建一個所謂的「天府聯盟……」便真的能與我魂殿抗衡了不成?雜雜,等著吧,等到時候你們清楚我魂族實力時,自會放棄一切的希望」那黑霧人影怪笑道:「還有丹塔的人,我魂殿本來還給你們幾分面子,不過如今你們自己捨棄這份面子,那接下來,便休怪我魂殿心狠手辣了,正好,對於你們丹塔的那些煉藥師,我們也早就凱楓很久了。」

「至於花宗,焚炎谷,這趟渾水,勸你們還是少亂趟,否則到時宗毀人亡,可就晚了!」

「想要吞了我丹塔,那也得看你魂殿的牙齒硬不硬!」大長老冷笑道。

青仙子與火雲老祖眼睛也是微眯,但卻僅僅只是冷眼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