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天魔血池第九更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天魔血池第九更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4373

足足半丈大小的碧綠色妖異眼睛。

印入遠古天魔蟒巨大的雙瞳之中,那高速旋轉的三朵碧綠花朵,瀰漫出一股股奇異的魔亐力。

讓得天魔蟒眼中的殺戮與暴戾,逐漸的減緩,

見到這一幕。

蕭炎也是悄然鬆了一口氣,青鱗的碧蛇三花瞳,對於這些蛇系魔獸擁有著極強的控制力,不過就是不清楚。

以她現在的實力,究竟能不能控制這一條遠古天魔蟒。

畢竟,後者可是擁有著達到五轉斗尊巔峰的實力。

「嘶*……」

然而」就在蕭炎心中閃過這道念頭時,那本來眼中殺意已是逐漸減弱的天魔蟒,巨大的身體突然一顫,眼中閃過掙扎之色,一股股恐怖的黑霧源源不斷的從其體內瀰漫而出。

看來它好像是察覺到了青鱗的意圖,當下便是瘋狂的反抗了起來。

能夠修鍊到這種地步的凶獸。

就算是智慧再如何低下。

也不可能被輕易的收拾。

「這畜生果然不好對付*……」

見到這遠古天魔蟒竟然還能夠依靠自己的力量抵禦住碧蛇三花瞳,蕭炎心頭也是一驚,旋即一拳猛的轟出。

一大片異火暴涌而出。

飛速的纏繞上遠古天魔蟒的身體,將那些黑霧迅速的蒸發。

「壓制住它*……」

蕭炎在出手時。

也是一聲沉喝。

聽得蕭炎喝聲」天空之上。

彩鱗所化的七彩吞天蟒突然盤踞而起,一股無形的威壓暴涌而出。

然後盡數傾瀉至那遠古天魔蟒身上」來源於靈魂深處的壓制,立刻便是令得後者身體上的黑霧壓回了其體內。

而與此同時」小醫仙,雲韻以及青城長老等人。

也是揮出一道道巨大的鬥氣匹練,如同繩索一般」將那遠古天魔蟒盡數捆縛而起。

面對著如此多重的壓制,即便是那遠古天魔蟒實力強悍,但一時間,居然也是掙扎不得」猙獰的大嘴之中,只是不斷的傳出憤怒的咆哮之聲,將這片山峰震得索索發抖。

「青鱗,快*……」

感受著遠古天魔蟒瘋狂的掙扎。

蕭炎也是喝道。

「嗯。」

青鱗微微點了點頭,旋即深吸一口氣。

雙手如同蓮花一般迅速綻放而開。

結出一道道繁瑣而玄異的印結。

而伴隨著其手印的結成」其體內,隱隱間傳出了一道極為低沉的低吼之聲!

在這道猛含著一種遠古威壓的吼聲響起之時。

青鱗身後,空間扭曲,居然是直接形成了一條足有千丈龐大的蛇形虛影。

這道虛影。

渾身散發著極為古老的氣息。

而且,它竟然擁有著九個相同的蛇頭,赫然便是當初蕭炎所見到的九頭天蛇!

在九頭天蛇虛影出現的那一霎」那瘋狂掙扎的遠古天魔蟒巨大的身體也是一顫。

雙瞳之中,終於是流露出了一絲極濃的驚悸之色,面對著兩種遠古蛇形血脈一族中的老祖威壓。

即便是它這種異常兇狠殘暴的天魔蟒。

都是感覺到了許些顫抖……,

「碧蛇三花瞳,妖眼。

開*……」

召喚出九頭天蛇的虛影從靈魂上徹底的壓制住天魔蟒。

青鱗眼瞳之內,三朵碧綠色的花朵猛然一顫,旋即三朵花朵。

居然便是徐徐的綻放開來」而在三個花朵交觸的中心點處。

一隻碧綠得令人感到心寒的妖異瞳孔,如同蘇醒一般」緩緩的睜了開來……,

在這瞳中瞳睜開的那一霎,青鱗面前的空間。

頓時崩裂而開,而那遠古天魔蟒龐大的身體,也是瞬間凝固。

「退遠點!」。

蕭炎的目光。

同樣是注視到了那妖異的瞳中瞳,當下精神便是一陣恍惚。

心頭頓時一駭,急忙鬆開天魔蟒。

身形急退。

與此同時也走出聲提醒著眾人。

而見到蕭炎如此模樣。

其餘人也是明白,青鱗的那妖瞳似乎敵我不分,當下也是連忙散開。

不敢站得距後者太近的位置。

「青鱗的碧蛇三花瞳果真可怕。

若非我並非是蛇族的人。

恐怕也會如同那天魔蟒一*……」蕭炎遠遠的退開」如今的青鱗,已是能夠初步掌控九頭天蛇的一些力量。

日後,若是當她能夠徹底的召喚九頭天蛇時,恐怕也是相當的恐怖。

畢竟,遠古天蛇。

可是能夠與太虛古龍。

遠古天凰相媲美的存在。

妖異的瞳中瞳緩緩旋轉,旋即一道拇指大小的碧綠色光束突然暴射而出。

最後閃電般的印在了那全身僵硬的天魔蟒腦袋之上。

頓時,一個巴掌大小的綠色花朵,便是浮現而出。

而當這個綠色花朵出現的時候。

遠古天魔蟒巨眼之中的殘暴與暴戾則是迅速消散」取而代之的。

是一種溫順的空洞……,

「成功了么*……」

見到那停在天空上動也不動的遠古天魔蟒。

蕭炎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喜意。

如果青鱗能夠真的控制這大傢伙的話,那他們這一行人的實力,亢疑將會暴漲許多,五轉斗尊髏孵的戰鬥力,即便是放在這莽荒古域。

也是相當強橫的存在。

「呼……」,」

在花朵成形時。

青鱗也是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而在其閉眼時,其背後那巨大的九頭天蛇虛影。

也是緩緩的消散而去。

那種瀰漫天地間的古老威壓。

也是悄然淡化。

「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