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一掌擊殺第三更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一掌擊殺第三更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645

「蕭炎?」

「三弟?!」

「盟主?」

望著那道突然間出現在城牆之上黑衫青年,周圍不少人都是瞬間呆愣了下來,片刻後,一股狂喜之色陡然湧現,一道道各不相同的稱呼也是陡然間響徹而起,雖然幾年時間不見,前者比起當年也是要顯得越發的成熟,但那熟悉得深入靈魂的臉龐,依舊是在一霎那下便是被許多人認了出來。

對於這些狂喜的驚呼聲,蕭炎也是微微一笑,剛欲說話,眉頭卻是輕輕一挑,只見得一道身影,竟然如同鬼魅般的出現在其身後,凌厲掌風狠狠的對著其後背心拍了過去。

「小,心!」

突如其來的襲擊,讓得不少人都是一驚,急忙喊道。

「嘭!」

喊聲剛剛落下,一道低沉悶聲突然響起,旋即眾人便是一臉驚愕的見到,那位實力至少也是在斗尊層次的獅冥宗強者,直接是毫無徵兆的倒飛而出,一口口鮮血不斷的從嘴中噴出,眼中也是布滿著驚駭之色,他竟然都沒有看清楚蕭炎究竟是什麼出的手!

極為輕鬆的將一名斗尊強者震得吐血而退,蕭炎連身體都是未曾轉過去,抬頭望此刻城牆上炎盟那被壓著打的局面,手掌也是輕輕一揮:「動手吧!」

「轟!」

伴隨著蕭炎手掌的揮下,那不遠處的天空,猛的爆發出驚天的能量波動,旋即一道道破風聲陡然響起,然後,眾人便是見到,那天空之上,將近幾十道身影,踏著虛空,仿若流星一般,幾個閃爍間,便是出現在了城牆之上。

「斗尊強者!」

當這幾十道身影出現在城牆之上時,不論是炎盟還是獅冥宗的強者,都是猛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他們發現,這一大群人,竟然全部都是斗尊強者!

「好恐怖的陣……」,

蕭鼎與海波東等人,目瞪口呆的望著那懸浮在半空中的人影,這裡起碼有著三十多人,那也就是說,這就是三十多位斗尊階別的強者?這等恐怖陣容,足以橫掃這西北大6之上的任何勢力!

「這個傢伙短短几年時間不見,也不知道究竟到哪一種地步了」

一道道目光望向那抱著小蕭瀟的黑衫青年,心中也是湧起許些驚嘆,然後,一股劫後餘生的欣喜,也是悄然自心中升起,雖說明知道獅冥宗實力極強,但不知為何」當在看見前者現身時,他們心中,總歸是感覺到一種安全的感覺。

「哈哈,各位動手吧,讓我們來試試,這些西北大6上的斗尊強者,能強到何種地步?」

那胡氏老大仰天大笑,旋即直接是踏著虛空,對著不遠處的獅冥宗強者暴掠而去,在其身後」其餘的強者以及星隕閣的客卿長老,也是大笑著暴射而出」滴天鬥氣,震得整座要寨,都是在索索發抖。

對於這突然間轉變的局面,蕭炎只是一笑,然後收回目光,望著懷中那用烏黑大眼睛盯著自己許久的小女孩,輕聲道:「叫什麼名字?」

「蕭瀟」小女孩盯著蕭炎,雖然這個容貌讓得她很是陌生,但血脈之中那種血濃於水的熟悉感覺,卻是讓得她對於蕭炎沒有半點的防備,當下便是有些怯生生的回道。

望著小蕭瀟那般可愛模樣,蕭炎心頭也是湧上一股異樣的情感,微笑著捏了捏前者的小鼻子,道:「知道我是誰么?」

小蕭瀟認真的看著蕭炎,片刻後,方才用很小聲的聲音道:「你是爹爹么?」

低低的兩個字傳進蕭炎耳中,卻是令得他心頭狠狠的顫了顫,那種情感更是如同潮水一般的湧出來,臉龐上,緩緩的綻放開一個極度燦爛與溫暖的笑容:「乖女兒。」

「小子,你總算是捨得回來了!」

在蕭炎緊緊抱著小蕭瀟時,一道充斥著狂喜的大喝聲也是陡然響起,蕭炎偏過頭,望著那推著輪椅快速而來的男子,心頭也是湧上許些激動,笑道:「大哥,二哥,別來無恙啊……」,

「你這傢伙!」

蕭厲那張原本頗為陰冷的臉龐,此刻卻是被欣喜所充斥著,衝過來狠狠的熊抱了一下蕭炎,用力的拍著後者的肩膀。

「還好吧?」蕭鼎望著面前的蕭炎,即便冷靜如他,現在心頭也是有些忍不住的激動」笑道。

「嗯」蕭炎微微點頭,幾年時間,大家都是有所變化,不過唯一沒變,是那份兄弟之間的情誼。

「回來就好,還不算晚」蕭鼎望著一時間也是說不出話的蕭炎,微微一笑,道。

「呵呵,盟主大人,你這甩手掌柜,可當得實在是太稱職了啊」在蕭炎點頭時,又是有著幾道身影閃掠而來,熟悉的笑聲讓得他微微一怔,抬起頭來,卻是見到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冰皇海波東,法瑪,還有著那位當年加瑪帝國丹王,古河一一一

「蕭瀟」

在蕭炎對著這些當年的老熟人一一拱手時,一道紅色倩影終於是閃掠而來,一把便是自蕭炎懷中將小蕭瀟抱了過去,然後美眸不斷的在後者身上掃來掃去,生怕她出現了半點的意外一般。

蕭炎望著面前這身著緊身紅色盔甲,但卻依舊顯得纖細豐滿的妖嬈女子,眼中也是浮現一抹柔和,輕聲道:「彩鱗」

聽得蕭炎的聲音,彩鱗嬌軀也是微微一僵,終於是抬起頭,美眸有些複雜的看了面前的黑衫青年一眼,旋即揉了揉小蕭瀟的腦袋,道:「我還以為你不回來了呢……」,

彩鱗的話音中,有著許些怒氣,但隱隱間也是隱藏著一些委屈,這些年,她一個女人家,不僅要帶著孩子,還要顧著炎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