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小蕭瀟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小蕭瀟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241

一望無際的蔚藍天空之上,突然間有著破風聲傳來,旋即幾十道黑影由遠至近,幾個眨眼間,便是踏著虛空,出現在了一座青峰之上。

「少閣主」前方便是炎盟的勢力範圍了,按照我們的速度,應該在傍晚時分便是能夠抵達玄黃天澗」落在山峰上,一名身著白袍的老者,目光在四處掃了掃,然後對著身旁的蕭炎恭聲道。

蕭炎微微點頭,視線掃過他們這一群人,不由得微微一笑,這等強悍陣容,或許在中州並非算極度的強悍,但在這西北大陸,卻覺得是跺跺腳連大地都是會抖上一抖。

「根據這段時間得來的最新情報,獅冥宗那邊,加上魂殿的一些以及通過威逼利誘而來的強者,達到斗尊階別的,也是有著三十多人左右,而反觀炎盟這邊,卻是頂死僅有十位,兩者間的強者數量,完全不成比例」「,那名白袍老者頓了頓,接著道。

「也是擁有著三十多位牛尊*……」,

蕭炎十指輕輕交叉,面露沉吟之色,西北大陸強者質量雖然比不上中州,但也同樣不可小覷,畢竟這裡,也是一塊面積極端遼闊的大陸,魂殿使用一些手段」自然也是能夠找來一些強者助陣,因此對於獅冥宗方面有如此之多的強者助陣,蕭炎倒並不怎麼感到意外,而至於炎盟」當年他在離開時,炎盟之中實力最強的,便是處於四五星斗宗左右的彩鱗,經過這些年的修鍊,想必後者應該也是達到了斗尊層次,畢竟彩鱗擁有著七彩吞天蟒的血脈,本身天賦又是不弱」修鍊起來自然是事半功倍。

不過彩鱗再強,也僅僅只是一人,炎盟能夠擁有十位斗尊強者,已是非常的出乎蕭炎的意料,這等實力,即便是放在中州內,都算得上是一流勢力,可以想像,這些年炎盟的發展,是何等的迅猛。

「獅冥宗有多少位達到六星斗尊以上的強者?」

蕭炎遲疑了一會,突然問道,斗尊階別之中,每一個級別之差,都有著巨大的差距,比如現在的蕭炎,若是僅僅實力在一星斗尊的強者,恐怕就算來十位,都無法對其造成太大的傷害。

「六星斗尊以上的強者,獅冥宗應該有著八人,這八人之中,更是有著四人」達到了八星斗尊層次不過至於魂殿暗中還有沒有更強的強者出手,我們也是不知道了。」白袍老者沉吟道。

「嗯有勞夏長老了。」蕭炎微微點頭,輕聲道。

「少閣主客氣*……」

「走吧,加快速度,爭取在傍晚時抵達玄黃天*……」,

蕭炎輕吐了一口氣,旋即一揮手,腳尖一點地面,面前空間波盪,而其身形,則是徐徐的消散不見,而其後的一大群人見狀,也不詫異,皆是各自施展身形」對著前方暴射而去。

轟隆僂!

厚壓壓的烏雲,籠罩在玄黃天澗上空,低沉雷鳴聲自其中傳出,最後在方圓百里之內響徹不休」,

玄黃要塞之外,瀰漫的黑霧在此刻逐漸的向後退散而開,本次文字由斗破蒼穹吧小寶提供而伴隨著黑霧的退散,其中所隱藏的無數身影,人山人海的人影,一直蔓延到那視線的盡頭,驚天的殺伐之聲,自那大軍之中震耳欲聾的傳出,連帶著整片山脈都是在這種殺伐聲下微微顫抖。

高達數百丈的要塞之上,無數炎盟的戰士面色凝重的望著遠處的那人海,這些年來,炎盟在擴張中雖然遇見了不少敵人,但卻沒有一次類似如今這般,被壓得沒有絲毫的反彈之力。

所有人在心中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旋即目光皆是緩緩轉移,最後停在了城牆中央的位置,那裡,一道倩影傲然而立,其身著一套纖細的緊身紅色盔甲,看似堅硬的盔甲,卻難以遮掩那如同蛇腰一般的動人曲線,那張冷艷妖嬈的臉頰,即便是這種時候,都是沒有絲毫的軟弱。

這些年來,這個美麗得讓人感到妖異的女人,帶領著炎盟,衝出加瑪帝國,最後成為了西北大陸之上屈指可數的強悍勢力,讓得加瑪帝國這個原本比較弱小的帝國,也是在西北大陸有了一席之地,在一些炎盟的強者心中,她在炎盟地位,真正的是無人能夠取代,從某種方面來說,即便是身為炎盟創建者的蕭炎,都是無法達到!

「終於是要開始進攻了*……」,

彩鱗狹長的雙眸盯著遠處褪去的黑霧,玉手也是緩緩的握上了纖細腰間的長劍,紅唇緊抿,臉頰卜,透著許此象徵著殺伐果斷的冰冷

「彩鱗,若走到時候抵擋不住,你便帶著蕭瀟離開吧」蕭鼎坐於輪椅之上」目光望著遠處那瀰漫的黑霧,輕聲道。

「嗯」這可是三弟的孩子,絕對不能出半點差錯!」一旁的蕭厲陰冷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一抹凝重,沉聲道。

聽得兩人的話,彩鱗卻是微微搖了搖頭,偏頭望著身旁,那裡有著一個身著白衣的小女孩,小女孩看上去約莫四五歲的模樣,粉雕玉琢般的模樣顯得極為可愛,在其眉心處,有著一道七彩的小小蛇紋,烏黑的大眼睛,透著一種讓人有些愛不釋手的靈氣,竟然讓得人有些沉迷其中,待得回過神來時,方才會暗自凜然年紀便是擁有著這等詭異魅力,若是長大成人,豈非比其娘親還要更加的妖嬈嫵媚?

彩鱗望著小女孩,那冰冷的狹長雙眸中也是浮現一抹寵溺,蹲下身來,輕輕的將小女孩抱進懷中,而後者似是也是知道這裡的氣氛不對,因此也並沒有哭鬧,小手反抱著彩鱗修長的玉頸,用脆生生的聲音道:「娘親,不要怕,大舅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