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最後的歷練第三更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最後的歷練第三更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331

「還有五天時間左右,三年時間便將會到達這天墓之行,總算是要結束了。」望著蕭炎臉龐上沉吟之色,一旁的薰兒也是微笑道。

聞言」蕭炎也是忍不住的輕嘆了一口氣,沒想到這眨眼時間,三年時間便是消逝而過,雖然外界僅僅只走過去半年,但他們卻是實打實的度過了三年的苦修……,

不過所幸,苦修雖然枯燥,但效果卻走出人意料的好,蕭炎當年進入天墓時,尚還只是剛剛晉入六星斗尊,但現在,他卻是已經達到了八星斗尊巔峰,再加上諸多的手段以及族紋,即便是面對著九星斗尊的強者,他都可以與之一戰,三年時間,也算是讓得蕭炎有了翻天地覆的變化。

「呵呵,也是該離去的時候了啊,這時間」可還真快啊」

一旁的蕭玄,也是在此刻笑道,聲音中,有著淡淡的落寞與寂寥,天墓固然讓得他以另外一種方式存活到現在,但也同樣的給予了他無窮的孤獨,在這片沒有人氣的世界中,他們就如同囚犯一般,被這片世界所囚禁著。

「先祖以後你還會這樣的存在著?」蕭炎沉默了一會,道。

蕭玄輕--嘆了一口氣,點點頭」道:「這應該便是以另外一種方式存活的代價,我們並不能離開天墓,一旦踏出」便是會瞬間煙消雲散,因此,只能夠這樣一直的存在於這片世界之中,承受著孤獨」

聽得蕭玄話中那淡淡的悲涼,蕭炎心頭也是極為的不好受,他們僅僅是在這裡呆了三年時間,便是覺得難以忍受,而蕭玄,在這裡的時間,卻是比他們多百倍千倍……,

「有其他的什麼辦法讓您徹底的復活么?」蕭炎緩緩的道。

「呵呵,我知道你是煉藥師,一些高階丹藥,的確能夠讓得垂死之人恢復生機,但我,卻是一個早已經死了無數年的靈魂,甚至,這靈魂,還只是殘缺」蕭玄笑了笑,倒是顯得頗為的豁達,拍拍蕭炎的肩膀,道:「小傢伙,若是覺得心裡不好受的話,便竭盡全力的突破至帝境吧,你若走到了那種層次,或許還能想到一些讓我解脫的辦法,但現在的你,多想也只是徒勞……」

「我承受孤獨,遺留在這裡」所為的」並非是能夠再度復活,而是能夠將蕭族的血脈之力再度遺傳下去,我並不想」讓蕭族的血脈之力,伴隨著我永久的埋葬在這暗無天日的天墓之中。」

蕭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壓抑著心中翻騰的那些情緒,他知道蕭玄所說不假,即便真的有辦法能夠讓後者解脫,但現在的他,也是不具備著那種能力……,

「先祖放心,天墓我必然還會再來,不過下一次再來此處時,我必定突破至斗聖」蕭炎沉聲道,雖然達到斗聖極端的困難,但不管怎樣,他都會全力以赴!

望著那一臉鄭重的蕭炎,蕭玄也是欣慰的笑了笑,手掌突然一招,前者納戒一陣抖動,一個巴掌大小的光團,便是飄飛而出,最後懸浮在蕭玄面前。

「這匙」

見到這一幕,蕭炎微微一怔」只見得那光團之中,懸浮著一個拳頭大小的玉蛹,隱隱間,從其中瀰漫出一種奇異的氣息

「這是遠古噬蟲的蟲後,說起來,這蟲後也是達到了相當於人類半聖的水平,不過如今它處於休眠期,不然你們也不會那麼容易從能量壁之中穿過來……」蕭玄微微一笑,道。

「半聖級別的蟲後?」

聽得這話,蕭炎臉皮頓時抖了抖,趕緊手心都是有些發麻起來,果然是不知者無畏,當初如果知道這東西如此恐怖的話,那他死也不會好奇的將其抓過來。

「難怪我們出了晶壁後,那些遠古噬蟲那般的瘋狂」原來是蕭炎哥哥將蟲後給帶了出去」薰兒好奇的看了那玉蛹一眼,笑道。

「如果這東西讓你們帶了出去,等這蟲後蘇醒,便是會前無聲息的鑽進你身體之中,然後暗中吞噬你的鬥氣,若非斗聖強者出手,不然絕不可能將其在你體內尋找而出……」蕭玄笑道。

聞言,蕭炎額頭上頓時冷汗直冒,鬥氣消失他當年已經嘗試過一次,即便現在他已今非昔比,但依舊不想沾染上這些鬼東西。

「還好先祖眼光毒辣,不然真會被這該死的噬蟲蟲後給害死掉」蕭炎有些心悸的道。

「呵呵,這蟲後的確麻煩,但卻是用來煉製遠古蟲皇衣的絕佳材料……」蕭玄微微一笑,見到蕭炎二人有些疑惑的眼神,解釋道:「遠古蟲皇衣,其實是一種特殊的防禦鬥技,但經過煉製,它能夠化為盔甲狀的模樣覆蓋在人的身體上,這東西,在遠古的時候,極受歡迎,按照我的預料,若是用這蟲後來煉製遠古蟲皇衣,恐怕足以承受半聖強者的攻擊而不毀……,

「哦」

聽得這不起眼的東西居然能夠讓得人承受半聖強者的攻擊,蕭炎眼睛也是微微一亮,他本身便是擁有著龍凰古甲,若是再加上這遠古蟲皇衣的話,即便哪一次被斗聖強者轟了一記,都是能夠撿回一條小命的吧?

「放心吧,煉製這東西便交給我來吧,在你離開前,會將遠古蟲皇衣交給你」蕭玄笑道:「現在的你,或許應該抓緊時間去做另外一件事……」

「什麼事?」

蕭炎一怔,道。

「自然是收拾那兩個魂族的人,吃了那麼大的虧,總不會就忘記了吧?蕭族的人」可不是這等好肚量的人啊。」蕭玄淡笑道。

「魂崖跟魂厲么」聞言,蕭炎眼眸也是微微眯起,道:「怎會忘了這兩個傢伙,只是如今我也不知道他們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