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八星斗尊巔峰第一更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八星斗尊巔峰第一更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263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八星斗尊巔峰,血池之外,蕭玄與薰兒目光緊77417145緊的注視著蕭炎,臉龐上,儘是凝重與緊張之色。

「蕭炎,可千萬不要失去了理智啊……」

蕭玄手掌緊握,嘴中不斷的低聲喃喃道。

「嘭!」

在蕭玄那不斷的喃喃之下,某一刻,蕭炎體內突然傳出一道奇異的悶響之聲,旋即兩人便是見到,後者的臉色,突然間變得極度的紫紅起來,而在蕭炎臉色變幻間,其暴漲的氣息,則是開始了飛速的減退「呼……」

感受著蕭炎那飛速減弱的氣息,蕭玄與薰兒都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還好,蕭炎總算是在這等力量的誘惑下保持著冷靜的心態。

蕭炎的氣息,飛速減弱,短短几分鐘時間,便是直接從九星巔峰的層次減弱到六星左右,當然,這個時候的六星,可完完全全不是當初蕭炎那種六星層次可以相媲美的,兩者層次相同,但卻是有著近乎質的差別。

「這傢伙,壓得還真狠不過這可是會反彈的啊」

蕭玄砸了砸嘴,他倒是沒想到,蕭炎這一出手,就直接是將氣息從九星巔峰壓回到六星。

蕭玄心中剛剛掠過這道念頭,蕭炎那被壓制到六星的氣息,則是再度開始了反彈,不過這種回彈的速度,明顯被蕭炎控制得變慢了許多。

六星巔峰七星七星巔峰八星九星氣息緩緩攀漲,最後一路緩慢的再度回彈到九星層次,但卻並未再度提升到九星巔峰。

而在蕭炎的氣息到達九星時,其臉色又是一陣變幻,剛剛攀升的氣息,則又是被他強行壓縮而下,不過這一次,壓縮的氣息,在抵達七星巔峰時,便是再也無法壓低。

「能量太過濃郁,還是會有著一些反彈的不過這應該會是最後一次了。」感受著蕭炎那不斷起起落落的氣息,蕭玄也是微微點了點頭,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一切的變故都是在蕭炎的掌控之中,這倒是讓得他放心不少,蕭炎這一次的表現,讓得他很是滿意。

一旁的薰兒也是微笑著點了點頭,蕭炎所吸收的能量太過龐大,但也同樣是因此而導致其體內鬥氣虛浮,必須經過多次的凝聚壓縮,方才能夠讓得體內鬥氣再度恢復以往的那種凝實。

「咕嚕……」

清澈的池水中」氣泡不斷的冒騰著,蕭炎的氣息,在停滯了一會後,終於是再度出現了漲動的趨勢,短短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便是輕鬆的突破了七星,達到了八星的層次,最後,終於是在八星巔峰的層次上,徹徹底底的停留了下來。

「八星巔峰」

感受著蕭炎那穩定下來的氣息,蕭玄與薰兒心中暗自鬆了一口氣,提升了兩星的實力,還好,這個程度,應該在蕭炎的掌控之中,在那暴漲的程度下,蕭炎尋找到了一個最適合他的平衡度。

當蕭炎的氣息徹底穩定時,其緊閉了一年半時間的雙眸,也終於是微微抖動子起來,片刻後,終於是在蕭玄與薰兒的注視下,陡然睜開!

「嗤!」

雙眸睜開,兩道紫紅色的精光如同實質匹練一般,自蕭炎雙眼之中暴射而出,將大殿之內的一根擎天石柱直接是鼻的一聲轟成粉末。

精光暴射,片刻後方才徐徐收斂,但蕭炎那原本漆黑的雙眸中,隱隱間卻是多了許些紫紅顏色去,有種頗為妖異的感覺。

「呼……」

一口熾熱的濁氣,順著蕭炎的喉嚨,被其緩緩噴出,感受著體內那如同大海一般連綿不盡的充盈鬥氣,一股極端的暢快之感,也是油然而生,當下,一道隱隱間夾雜著龍吟鳳鳴般的清嘯之聲,陡然自其嘴中,長嘯而出。

「吼!」

嘯聲如雷,在古老的大殿之中滾滾不休,震得這片空間,都是索索發抖了起來。

「哈哈,痛快!」

嘯聲在這片空間徘徊了片刻,方才逐漸的散去,蕭炎一聲大笑,手掌一拍水面,身體便是閃掠而出,輕飄飄的落於血池之旁,身體筆直而立,一道強悍得無以復加的恐怖氣息,如同風暴一般,自其體內鋪天蓋地的席捲而出。

「恭喜蕭炎哥哥了。」

見到蕭炎順利出關,薰兒也是嫣然笑道。

蕭炎笑著伸了一個懶腰,手掌隨意的在面前虛空一抓,那片空間便是被其生生的抓出一片四陷,感受著體內那種充盈的浩瀚力量,蕭炎有著信心,若是再次面對那古妖的話,即便是不施展任何鬥技,他都能在二十回合之內,將其擊敗!

八星斗尊巔峰,現在的他,已是在等級上,真正的趕了上類似古妖,古華這等遠古種族的年輕天才!

「多謝先祖」

蕭炎的目光,轉向一旁已變成蒼老模樣的蕭玄,袖袍一拂,雙膝毫不猶豫的對著後者跪了下去,沉聲道。

不提輩分,就算是蕭玄為了保留蕭族最後一份血脈,將自己變成這般模樣,並且孤獨等待無數年的大義之上,他便是受得起蕭炎的這一跪拜!

蕭玄欣慰的笑了笑,目光中滿是柔和的將蕭炎扶起,道:「蕭族振興有望啊,不枉我等待多年不過,這次你得謝的,恐怕還是你那小女友,若非她的幫狂,你也是無法融合三種血脈之力。」

蕭炎微微一怔,偏過頭,望向那微笑的薰兒,後者卻是沖著他緩緩的搖了搖頭,她的意思,蕭炎自然是明白,她並不想讓兩人之間分得太清楚,當下心頭湧上一片暖意,得女如此,夫復何求。

「蕭尖,如今在你的心臟深處,已被種下了新生血脈的種子,你得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