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兩百六十一章葯聖葯塵

第一千兩百六十一章葯聖葯塵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376

第一千兩百六十一章葯聖,葯塵!

第一千兩百六十一章葯聖。葯塵!

半聖!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無疑是如同怒雷一般,陡然間在九天尊二人耳邊狠狠炸響起來,在這一霎,似乎連他們體內的鬥氣都是停止了運轉一般,張大著嘴,一臉滯然的望著遠處單手觸著巨大冰球的老者。

半聖,或許別人對這個層次會感到極為的陌生,但九天尊二人,卻是相當熟悉,因為這個層次,也被稱為所有斗尊巔峰強者的絕望之淵,天地間,絕大部分達到斗尊巔峰層次的強者,都是止步於這半聖的邊緣,但不論他們如何努力修鍊,最後卻依舊無法真正的踏足這所謂的半聖層次。

只有踏足半聖層次,那麼方才能夠具備踏足斗聖的資格!

甚至可以說,半聖,便是踏入斗聖層次之前最為重要的基石,踏不進半聖層次。那麼便永遠別想成為真正的斗聖強者!

在斗帝逐漸的成為存在於歷史之中的傳奇記憶時,簡簡單單的一個聖字,則是代表了這片天地的巔峰。

斗尊強者,能夠稱為大陸的頂尖強者,但頂尖,卻始終不代表巔峰,這片天地,巔峰,是屬於那更高層次的強者

而同樣的,這所謂的半聖層次,也是九天尊二人夢寐以求的境界,然而他們心中也明白,想要抵達這個境界,是何等的困難,或許窮盡一生之力,都是無法真正的達到。

他們從未想到過,葯老能夠踏足這個層次,在他們想來,即便後者擁有了新的軀體,但能夠恢復巔峰實力已是不易之事,更何況突破斗尊巔峰,晉階半聖?

然而,想雖然未曾想過,但現實,卻是極度殘酷,他們最為意料不到的情況,最終還是真實的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半聖」

星界之內。所有目光都是匯聚在天空上那道蒼老身影上,與巨大無比的冰球比起來,這道身影顯得格外的渺,但此刻,這道渺身影所瀰漫而出的威壓,卻是連那冰球之內所瀰漫的恐怖能量,都是有些索索抖了起來。

「半聖這個老傢伙竟然踏入那個層次了。」

風尊者等人也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那道身影,許久後,眼中終於是湧現一抹極度狂喜之色,半聖,雖然有個半字,但不管怎樣,總是與那個代表巔峰的聖字沾染上了關係,這是一個質變的飛躍!

「星隕閣,要大興了啊」

那些本來逃竄的眾多強者,也是因為天空上的一幕而停下身,一些識貨的強者,更是感到滿嘴的乾澀,星隕閣出了一位半聖,這等近乎爆炸般的消息,恐怕會如同颶風一般的席捲整個中州。日後星隕閣的名聲以及實力,怕是會在短時間內得到一個極度恐怖的增漲。

魂殿固然可怕,但日後的星隕閣,也不會再是他們說滅便能滅的,一名半聖階別的強者,即便是魂殿,也必須得開始正視起來,而最重要的,是當這名半聖強者,還是大陸第一的煉藥師時,那等聲望以及影響力,怕更加是無人能及。

因此,此時此刻,誰都明白,星隕閣,得大興了。

山峰上,蕭炎也是一臉驚喜,葯老突破斗尊巔峰,踏足半聖層次,也是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雖然此次為葯老煉製軀體的材料,個個都是上品之選,甚至最後還添上了一隻斗聖手臂,但他也從未想過,最後能夠讓得葯老突破。

原本按照他的意料,葯老能夠恢復巔峰實力,那已經就是最大的喜事,至於突破斗尊,那種事。幾乎沒怎麼過多的去想,因為對於突破斗尊的困難程度,他同樣也是異常明白,這片大陸,斗尊強者雖然比較稀少,但遠遠還未達到鳳毛麟角般的地步,而至於傳說中的斗聖么即便是以蕭炎的閱歷,也僅僅只是見過一次僅有一點靈魂殘印的斗聖骨骸而已,當然,現在的葯老,應該也是能夠算做准斗聖強者,半聖雖然有個半字,但不管怎樣,總算得上是個聖!

遙遙天空之上,葯老懸浮天際,目光平淡的瞥了一眼遠處的九天尊二人,觸於冰球的手掌,緩緩握下。

「咔嚓!」

伴隨著葯老手掌的握下,那蘊含著恐怖能量的冰球,表面突然變得扭曲起來,那般模樣,就彷彿有著一個巨大無比的無形之手,狠狠的捏了下來一般。

「碎!」

冰球表面扭曲得越來越厲害。片刻後,終於是在葯老淡淡的聲音下,咔嚓一聲,砰然爆裂!

冰球爆裂,恐怖的能量風暴頓時如同颶風一般的席捲而開,然而當這些風暴在擴散到一定的範圍時,卻是瞬間噶然而止,悄無聲息的盡數湮滅。

「咕嚕」

望著那天空上徐徐飄散而下的冰屑,無數人都是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那足以毀滅這片山脈的恐怖攻擊,便是如此輕巧的被化解而去。甚至,連葯老的衣袖,都是未曾掀動半點

「這便是半聖強者的實力么」

眾多強者對視了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出了一抹深深的震撼,這等力量,已是遠遠的越了斗尊的層次,不愧是真正的巔峰之力啊

「哼!」

在冰球被毀之時,那九天尊二人也是受到了波及,身形一顫,喉嚨間便是傳出一道悶哼之聲,嘴角同時的溢出一道血跡,甚至連氣息,都是變得有些紊亂了起來,顯然,葯老不僅捏碎了冰球,而且還直接對他們的本體造成了不的傷害。

八天尊抹去嘴角的血跡,目光死死的盯著遠處的葯老,眼中滿是驚懼與不甘之色,當年他便是曾經敗於葯老之手,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