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兩百四十六章援手第三更

第一千兩百四十六章援手第三更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839

第一千兩百四十六章援手

第一千兩百四十六章援手

蕭炎面色略微有些陰沉的望著那突然出現的兩道人影。兩人須皆白,一身灰白衣袍,在這兩個老傢伙後背,一對羽翅輕輕扇動,隱隱間有著風雷之聲響徹,這羽翅,蕭炎在凰軒身上見過,因此也明白,這兩人,應該都是天妖凰族的強者。

「兩名五星斗尊」

蕭炎目光在這兩道面色淡漠的老者身上掃過,心頭卻是忍不住的一沉,這兩人的實力,絲毫不比摘星老鬼遜色,這天妖凰族,不愧是魔獸界三大頂級族群之如此等級的強者,居然一次性便是出現了兩位。

「是天妖凰族的援軍么原來凰軒那老傢伙,是在故意拖延,等待援軍的到來。」

蕭炎眼芒急閃爍,拳頭也是猛的緊握了起來。

「天妖凰族的骨翼子,你的膽量。真的很大」一名身著灰白衣袍的老者,瞥了蕭炎一眼,然後停在他背後的那對骨翼上,眼角頓時微微一跳,聲音淡漠的道。

蕭炎目光陰沉,身形略微後退,兩名五星斗尊,再加上那一旁虎視眈眈的摘星老鬼,今日,若是搞不好,恐怕還真的會栽在此處。

「不用廢話,擒住這子,拔去骨翼,帶回族中接受族罰!」另外一位天妖凰族的老者,面色陰冷的道:「這種事,必須重處,不然以後如何震懾旁人!」

「嗯,也好,抓回去,廢了他的鬥氣,讓得他在陵墓之中,跪伏一生!」灰白衣袍老者點了點頭,眼中寒芒閃動,對於族人的屍身,天妖凰族看得極重,任何敢對天妖凰族族人屍身有半點褻瀆的地方,必然會受到他們舉族追殺。而至於膽敢使用天妖凰雙翼來煉製飛行鬥技的人,他們已是好多年未曾遇見,今日,蕭炎還是第一個!

聽得這兩個老傢伙旁若無人的決定,蕭炎卻是忍不住的怒笑一聲,手掌一旋,三種異火飛凝聚,然後以極快的度,凝聚成一朵美輪美奐的精美火蓮,火蓮成形,一絲毀滅氣勁,頓時悄然蔓延而出,令得這片天地的能量,劇烈的動蕩了起來。

「咦?」

察覺到蕭炎掌心處火蓮的威力,那兩名天妖凰族的老者也是一愣,旋即嘴中出一道低低的驚咦之聲,顯然對於蕭炎能夠施展出這等威力的鬥技感到很是驚訝。

「兩位,這可是由三種異火融合而成的火蓮,可莫要大意了。」不遠處的摘星老鬼目光先是驚懼的看了蕭炎掌心的火蓮一眼,然後出言提醒道。

「嗯。」

兩人淡淡的點了點頭,並未作其他的反應。目光盯著蕭炎,道:「在你身上,老夫還感應到了妖凰血精的味道,子,天妖凰族的禁忌,全被你犯了」

蕭炎面無表情,屈指一彈,掌心那朵火蓮便是飄然而起,然後帶起一縷火尾,便是輕飄飄的對著那兩位老者掠去。

見到火蓮掠來,兩位老者一聲冷哼,浩瀚如大海般的雄渾鬥氣,如同火山一般,自兩人體內暴涌而出,隱隱間,在兩人頭頂之上,凝聚成了一頭異常龐大的天凰之形。

「爆!」

見狀,蕭炎一聲冷笑,心神一動,那飛掠至兩人面前不遠處的火蓮,瞬間綻放而開,旋即,嘭的一聲,便是驚天動地的爆炸開來!

「哼,妖凰鍾!」

可怕的火焰風暴瞬間席捲,那兩位老者面色一沉,閃電般的結出一道奇異手印,旋即體內浩瀚鬥氣暴涌而出,幾乎是眨眼之間。便是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座將近百丈龐大的能量巨鍾,將那即將席捲開來的火焰風暴,盡數籠罩。

「鐺!」

火焰風暴重重的撞擊在鐘壁之上,整片天地的能量,都是在此刻變得躁動了起來,驚雷般的金鐵之聲,回蕩在每一個人的耳邊,令得人體內的鬥氣,都是在此刻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可怕的火焰風暴,在妖凰鍾之內瀰漫開來,那股毀滅勁道,狠狠的撞擊在鐘壁之上,爆出刺眼火花時,也是將妖凰鍾震得不斷的抖動,隱隱間,居然有著一道道細微的裂縫蔓延開來。

見到妖凰鍾之上蔓延而開的細裂縫,那兩名老者面色卻是微微一變,心頭略有些無法相信,以他二人聯手構建而出的妖凰鍾,足以困住一名五星斗尊,然而,如今卻是在一個區區氣息才達到三星斗尊的子手中,便是有著裂開的跡象?

「這子有些古怪」

對視了一眼。兩名老者輕輕點頭,袖袍一揮,浩瀚的鬥氣自體內急湧出,然後盡數灌注入那妖凰鍾之內,令得那巨大的鐘身,瀰漫著一種奇異的光澤。

「給我爆!」

望著那被巨鍾死死困在其中的火焰風暴,蕭炎面色也是微沉,心念一動,火蓮的威力,在此刻徹徹底底的猛然爆!

「鐺!鐺!鐺!」

火焰風暴瘋狂的撞擊在巨鍾之上,出震耳欲聾的驚天之響。同時,也是讓得那妖凰鍾,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嘭!」

望著那劇烈顫抖起來的妖凰鍾,兩名天妖凰族的老者面色再度一變,然而還不待他們繼續加固,只聽得嘭的一聲巨響,那堅固無比的妖凰鍾,便是在兩人驚愕目光中,徹徹底底的炸裂而開。

「哼」

妖凰鍾炸裂,兩名天妖凰族的強者也是受到波及,嘴中響起一道低沉的悶哼聲,腳步也是被震得反退了兩步。

「雕蟲計!」

迅穩住身形,那名身著灰白衣衫的老者,看了一眼那也是隨之湮滅的火焰風暴,負手而立,一聲冷笑,然而誰都是未曾看見,兩人袖中的手掌,此刻卻是忍不住的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