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兩百三十一章故人相見

第一千兩百三十一章故人相見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486

第一千兩百三十一章故人相見

第一千兩百三十一章故人相見

碧蛇三花瞳。天地間極為詭異的眼瞳,論起稀罕程度來,恐怕比醫仙的厄難毒體還要更加罕見,這些年中,蕭炎僅僅看見過一次碧蛇三花瞳,那便是當初在加瑪帝國曆練時,在其大哥二哥所組建的傭兵團內見過一次,不過那時候碧蛇三花瞳的主人,還只是一個怯怯弱弱的女孩,一個因為蛇人血脈而遭受到諸多歧視,嘲諷的可憐侍女。

當初因為憐憫女孩的凄慘身世,蕭炎也是並未將其視為侍女對待,不僅開導她從那怯弱之中走出,而且還給予了她諸多照顧,後來他從大戈壁歷練歸來時,卻是現女孩已被墨家所擒,為了救回她,蕭炎也是費盡了諸多手段,大鬧墨家,最後方才將之救出,不過在那最後時刻。卻是被那所謂天蛇府插手將人截走,雖然葯老已經說過,那天蛇府定會好好待她,可這些年裡,蕭炎心頭,也一直的記掛著那個怯怯弱弱的女孩

而那個女孩的名字,便是叫做青鱗,同時,她也是那碧蛇三花瞳的主人!

聽得蕭炎嘴中的驚呼聲,那女孩也是一怔,目光驚疑不定的望著前者,道:「你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聞言,蕭炎眼中的驚愕之色更濃,他怎麼也是想不到,這讓得他忌憚不已的對手,居然便會是他當年的那個侍女。

想到此處,蕭炎臉色不由得有些古怪,這麼多年不見,當年那柔柔弱弱的女孩,也是出落得亭亭玉立,算得上是一個大美人,現在的她,似乎已經再也看不見當年的那種膽怯了。

「怎麼了?」

醫仙等人也是閃掠而來,目光奇怪的在兩人身上掃了掃,道。

「嗤!」

緊盯著那張有些疑惑的精緻瓜子臉蛋,蕭炎忍不住的一笑,將玄重尺從青鱗喉嚨處移開。然後重重的跺在面前,笑道:「丫頭,還認得出這把尺子么?」

青鱗眼睛眨了眨,目光看了看面前那體型碩大的玄重尺,緊蹙著柳眉,這東西給她一種熟悉的感覺,甚至面前這微笑的青年,也是讓得她有些熟悉,似乎這些東西,一直存在於她的記憶深處一般。

「加瑪帝國,塔戈爾大戈壁,漠鐵傭兵團」

蕭炎微笑的望著苦思的青鱗,笑聲提醒了幾句。

聽得這三句話,青鱗身體猛的一顫,旋即雙眸瞬間便是睜大了起來,難以置信的望著面前的蕭炎,結結巴巴的道:「蕭蕭炎少爺?」

「總算記起來了么」蕭炎一笑,忍不住的揉了揉青鱗的腦袋,輕嘆道:「這麼多年不見,倒是長大了啊」

青鱗被蕭炎摸了摸腦袋,臉蛋以及眼睛頓時紅潤了起來。當年蕭炎對她如何她心中很清楚,在後來被帶到天蛇府後,她也知道了蕭炎冒著大險前去墨家解救她,為了這,當初她可是哭了好久,那時候的她,還只是一個膽怯的女孩,她一直都認為自己是蕭炎的侍女,但卻是沒想到蕭炎居然肯為了她這麼一個卑微的侍女前去冒險,這在經歷了世態炎涼的女孩心中,簡直就是無法想像的事情。

一旁的醫仙等人見到這幾乎是峰迴路轉的局面,一個個都是有些回不過神來,在場的,也就醫仙比青鱗結識蕭炎早,但那時候的她,已是獨自前往了出雲帝國,自然也沒有見過青鱗。

「這是什麼情況?」紫研嘀咕道。

紫研等人也是搖了搖頭,同樣不清楚這戲劇性的一幕是從何而來。

「沒傷到吧?」望著青鱗,蕭炎又是想起當年那個怯怯弱弱的侍女,不由得柔聲道。

「嗯沒事蕭炎」青鱗有點急促,由於幼年時候留下的記憶太過深刻,因此即便如今的她已是擁有成為大陸一流強者的強悍實力,但不知為何,在蕭炎那微笑之下,她總是有種拘束的感覺,就如同孩見到了嚴厲的家長一般。

「不介意的話,叫一聲蕭炎大哥也行。」見到青鱗這模樣,蕭炎還以為她是叫不出那當年頗為順口的少爺,當下笑道。現在的前者,已不再是當年的侍女,以她那已經成熟的碧蛇三花瞳,恐怕這個大陸上,已是無人再能夠將她收為侍女。

「不不還還是叫蕭炎少爺吧,我喜歡這麼叫。」聞言,青鱗連忙搖了搖頭,手緊張的絞在一起,這般模樣,哪像是將九幽地冥蟒族搞得雞飛狗跳的兇手?

蕭炎笑笑,也不在意,目光盯著青鱗,道:「當年將你從墨家手中救出,最後卻是被天蛇府的人截走,他們對你如何?」

「嗯,他們對我很好,還打算讓我成為天蛇府的掌舵人,不過長老們想要撮合我跟上一任掌舵人的長子,我不樂意,便自己偷跑出來了」青鱗點了點頭,但有些話,她卻並沒有說出口,她偷跑後。先回了加瑪帝國一趟,但卻早已經物是人非,後來經歷一些打聽,方才知道,蕭炎去了中州,而閑來無事的她,則也是萬里迢迢的趕往此處,其中有著遊歷的緣故,但更多的,卻是想要找到某個心中烙印極深的人。

這些年因為碧蛇三花瞳的緣故,她的身份不一樣了。身旁獻殷勤的人也多了起來,但真正最讓得她難以忘懷的,還是當年自己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侍女時,那個年齡同樣不是很大的少爺,居然還會冒大險前來救她。

人,最值得回憶的,還是在那落魄年代所經歷的人與事,因為那時候的人與事,方才能夠在人內心深處,烙下難以抹除的烙印。

不過所幸皇天不負有心人,這幾年的尋找之人,終於是在那最意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