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兩百二十四章龍凰本源果

第一千兩百二十四章龍凰本源果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327

第一千兩百二十四章龍凰本源果

第一千兩百二十四章龍凰本源果

聽得紫研此話,蕭炎一行人皆是一愣,目光順著她所指處望去,卻依舊只是看見連綿無盡的森林,並未有半點的其他異狀。

蕭炎面露沉吟之色,紫研不可能會突然有這種感覺,後者身為太古虛龍,那等神秘的存在,莫說是他,恐怕就算是葯老都並非是極其的了解,至於紫研所說的那種神秘呼喚,或許只有著她一人能夠察覺到。

「怎麼辦?這片遠古森林獸吼聲越來越密集,看來是吸引了相當多的強者過來」醫仙望著蕭炎,道。

蕭炎皺了皺眉,看了一眼一旁目光一直鎖定森林深處的紫研,片刻後終於是狠狠的點了點頭,沉聲道:「去看看吧,自然入了寶山,自然要見識一下真正的寶貝,其他尋寶的人可沒有龍威震懾,想要順利走到裡面也並不容易,我們時間還很足夠。」

見到蕭炎點頭,一直怔怔的紫研臉上也是浮現一抹笑容,腳尖一點地面,身體便是率先對著森林深處閃掠而去,見狀,其後的蕭炎等人連忙跟上。

湖泊之後的森林內的魔獸氣息,比起外面來,無疑是要顯得更加的兇悍,甚至其中有著幾股氣息,連蕭炎等人都是臉露凝重之色,不過還好有著紫研龍威震懾,那些氣息雖然也是感應到了自己一行人,不過明顯在遲疑了一下後,又是逐漸的縮了回去,在它們的記憶之中,擁有著這種龍威的主人,都是那種極其棘手的存在,能不遭惹那就最好不要遭惹。

當然,在這遠古森林待了不知道多少念頭的它們,卻是並未察覺到,這龍威的主人,尚還只是一頭幼年期的太古虛龍而已

不過不管怎樣,在這危險重重的森林深處,蕭炎等人萬幸的沒有遇見太多的阻礙,因此在林間穿梭了將近十分鐘左右後,一行人的度,便是緩緩的減慢了下來。

「這周圍的氣息,完全消失了」

在踏足進入某一區域時,醫仙突然似是察覺到了什麼,低聲道。

聞言,蕭炎面色也是微變,略一感應,果然是現先前尚還察覺到的那些凶焰滔天的氣息,此刻居然是完全的消失不見了。

「怎麼回事?」天火尊者也是眉頭緊皺,臉龐上浮現一抹戒備之色,在這種地方,若是不心謹慎一點的話,恐怕便只有永遠的留在此處當做葯肥了。

「不用擔心,這裡已經是這片遠古森林的中心了。」紫研輕聲道,其目光緊緊的望著前方不遠處,那裡是一片平坦之地,可綠油油的草地,沒有絲毫的奇異之處,這倒是令得蕭炎等人心頭有些納悶,這便是呼喚紫研的地方?

紫研從樹榦上飄掠而下,腳步在地面上緩慢的踏出了十來步,然後臉凝重的伸出手,而就在其手觸摸到其面前半尺處的虛無空間時,一道金光,突然憑空浮現。

蕭炎等人望著這突然出現的金光,眼中也是掠過許些驚愕,這金光成倒扣的碗狀,下方上圓,面積約莫有十幾丈範圍,金光雖然耀眼,但有著那重重疊疊的樹木遮掩,若非靠的近的話,根本就是現不了。

「這是什麼?」蕭炎等人也是閃掠至紫研身旁,望著面前的金光罩,眼中布滿著凝重之色,從這神秘的金光罩上,他們感受到一種壓抑,這種壓抑的感覺讓得他們明白,就算是他們這裡的人聯手,恐怕都是打不破這古怪的金光罩。

「這是獸靈罩,只有生前實力極為強悍的魔獸,在臨死之際,方才能夠凝聚出這種獸靈罩。」紫研手輕輕的磨挲著光罩,臉上有著一種淡淡的悲戚。

蕭炎默然,既然這東西在召喚紫研,那麼便是說明這獸靈罩的主人,很有可能也是太古虛龍一族。

「不對」紫研磨挲了一下光罩,臉突然一變,道:「這獸靈罩不僅有著太古虛龍的味道,似乎還有著一點天妖凰族的味道?,但這種味道,卻遠比如今的天妖凰族更加純凈。」

聞言,蕭炎等人面面相覷了一眼,難道這裡死的,還有遠古天妖凰族么?

「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么。」一旁的熊戰捎了捎頭,道。

紫研微微點頭,既然來到了這裡,那說什麼都是得進去看看,當下咬破纖細玉指,一縷金黃血液在指尖湧現,指尖輕輕點在獸靈罩上,然後划出一道金黃色的血痕。

「這種獸靈罩,只有著相同血脈方才能夠開啟」

隨著金黃色血痕划出,那裡急的波動起來,旋即金光罩一陣波動,一道金光裂縫,徐徐撕裂而開。

「走吧」

見狀,紫研一揮手,一腳直接踏入而進,其後的蕭炎等人在遲疑了一下後,也是緊跟了上去,而伴隨著最後一人進入獸靈罩,那金光一陣波動,裂縫便是迅消失不見。

踏入獸靈罩的那一霎,蕭炎等人眼前頓時一花,蔥鬱的森林瞬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荒涼的平原。

這片平原面積不,其中布滿著赤紅色的沙土,看上去如同所鮮血侵染一般,在那赤紅之中,偶爾會有著許些如同石灰般的蒼白之色,目光遠眺,眾人便是i現,在那平原的中心位置,有著一座高達百丈的古老巨石祭壇,一股若有若無的威嚴從祭壇中瀰漫而出,令得蕭炎等人體內鬥氣都是在此刻變得阻塞了起來。

「好恐怖的威壓」

蕭炎等人對視了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出一抹驚駭,光是依靠威壓便是能夠令得他們出現這般狀況,那威壓的主人,又該是何等的恐怖?

紫研一進入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