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兩百二十三章魂嬰妖樹

第一千兩百二十三章魂嬰妖樹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483

第一千兩百二十三章魂嬰妖樹

第一千兩百二十三章魂嬰妖樹

遼闊的遠古森林,異香繚繞,淡淡的霧氣籠罩在森林之中,偶爾會有獸自草叢中閃掠而出,一副平和氛圍,看上去宛如仙境。

「這遠古森林經過無數年的衍變,已經自成世界,這裡也擁有不少實力極強的魔獸,都心一些。」

幾道身影從半空中掠過,然後落在一棵大樹上,蕭炎目光四處掃了掃,輕聲提醒道,他能夠感應到這森林之中也是擁有著不少強悍的氣息,顯然應該是這裡的魔獸。

「嗯,而且這裡的魔獸,不少都是屬於遠古之物,戰鬥力相當之強,若是被纏上,也是有些麻煩。」天火尊者也是點了點頭,沉聲道。

「嘁,遠古之物又能怎樣,放心,跟著我不會出事。」紫研撇了撇嘴,視線掃了一圈,腳尖一點樹枝,嬌身軀也是閃掠而出,對著森林深處掠去。

「跟上這丫頭吧,在這裡跟著她是要安全一些。」蕭炎對著眾人一笑,然後便是率先跟了上去。

這片遠古森林面積並不,即便是以蕭炎等人的度,在穿梭了將近十幾分鐘後,卻依舊並未見到森林的盡頭,由此可見那位遠古斗聖強者所留的手筆是何等之浩大。

一路而來,蕭炎等人感應到不少兇悍氣息,甚至有著好幾次都是有著一些體形龐大,賣相猙獰的魔獸在他們面前竄過,不過或許是因為紫研身為太古虛龍的遠古,這股若隱若現的龍威,卻是令得這些魔獸並未主動的上前騷擾,這倒是令得蕭炎等人此行頗為順暢。

「嗤!」

幾道身影從森林中掠過,蕭炎腳步猛的一頓,偏過頭望向北方,眉頭緊皺。

「怎麼了?」見狀,醫仙連忙問道。

「有其他人進來了,而且人數還不少。」蕭炎道。

「看來他們也是現了那石門了。」醫仙黛眉微蹙,道。

「不是,是另外的方向,看來進入這片遠古森林的入口,不止我們那一個。」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道:「看來只能加快度了。」

「感應到了!」

蕭炎話音剛剛落下,前方的紫研臉上突然湧現一抹驚喜之色。

「魂嬰果?」蕭炎心頭一緊,急忙問道。

「嗯,不會錯,對於這種天材地寶的味道,我比你還熟悉。」紫研點了點頭,也不遲延,腳尖一點樹枝,身形便是迅沖了出去,其後蕭炎等人連忙跟上。

嗤嗤!

森林深處,破風聲響徹不停,由於怕被人跟上,蕭炎等人的度也是加快了許多,一行人跟在紫研身後一陣亂竄,如今將近十分鐘左右後,前方的紫研方才輕輕的在一棵大樹上落下了身形,而其目光,緊緊的盯著前方。

蕭炎也是迅落下身來,目光順著紫研視線一掃,然後便是凝固了下來,一股狂喜之色,難以掩飾的出現在了其臉龐之上。

出現在蕭炎等人面前的,是一個約莫將近十丈的湖泊,湖泊之中的湖水異常清澈,但一眼望去,卻是看不見底,在湖中心的位置,有著一片懸浮土地,就如同湖心島一般,在那島之上,有著一棵造型極為古怪的樹。

樹通體呈灰銀之色,樹枝纏繞間,如同蔓藤一般,這些樹枝在延伸勾勒間,形成一個怪異的弧度,若是站得遠遠觀看的話,則是會現,這植物的姿勢,很像一個大腹便便的孕婦,而在那重重的樹枝形成的肚腹之內,隱隱間,有著金光滿溢而出。

「果然是魂嬰妖樹」

見到這造型古怪的植物,蕭炎頓時鬆了一口氣,欣喜的道。

「既然找到了那還等什麼,動手吧!」熊戰咧嘴笑道。

「等等,大凡天地靈物,總會有異獸守護,這魂嬰果更是錘鍊靈魂的奇寶,對於一些魔獸也是擁有著莫大功效,怎麼可能會沒有守護獸。」紫研卻是搖了搖頭,然後目光頓在那湖泊中,拳頭一握,隔空一拳轟出,一股恐怖的勁風狠狠的擊打在湖泊之上,砸出一個巨大的空洞。

「轟!」

這一拳剛剛轟出,那平靜的湖泊便是猛的掀起滔天駭浪,旋即蕭炎等人便是見到那湖泊之內,一個巨大的陰影迅浮現,最後噗通一聲,破水而出,巨大的眼睛泛著凶芒四處掃動。

「竟然是通天蛟,這在外界,可是已經絕跡了啊」見到那破水而出的巨型魔獸,紫研不由得驚訝道。

蕭炎等人目光也是望著那破風而出的巨*,那東西擁有著蛇的體型,修長的身體上布滿著青色的鱗片,其身體極長,蕭炎等人僅僅只能看見露出水面的那一截,在此物頭頂上,還有著一截漆黑色的長角,長角上有著玄異的紋路,隱隱間有著藍色光芒閃爍。

通天蛟,這種遠古魔獸,蕭炎在古籍上見過,在遠古之時,這種魔獸的戰鬥力也是頗為有名,據說這種通天蛟的體內,也是流淌著一些龍族血脈,若是能夠洗盡鉛華,經歷諸多雷劫的話,或許最後真的能夠進化成太古虛龍這等存在。

「沒想到在這裡還能見到通天蛟」蕭炎驚嘆了一聲,然後望向紫研,後者微微點頭,道:「交給我來吧。」

這通天蛟的實力約莫在七階巔峰,但依靠著其血脈以及**之力,即便是斗尊強者,都可一戰,蕭炎等人雖然能夠將之收拾,但若是能不動手的話,那自然是最好一打鬥之中,這大傢伙獸性大,將魂嬰果給毀了,那就真是想哭都沒地方去了。

紫研從樹枝上躍下,輕飄飄的落在湖泊上,紫光從其體內縈繞而出,然後在其頭頂處,化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