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下藥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下藥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376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下藥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辨認出了那隱藏在深潭之中的守護魔獸後。蕭炎目光在四方掃了掃,然後悄無聲息的退後將近幾百米,然後尋了一處風向通往深潭的地所,從納戒內掏出一株果樹,這果樹通體呈冰藍之色,只有約莫半尺大笑,在這棵樹的頂端處,有著一枚拳頭大的藍色果實,這果實一出現,周遭的空氣便是變得濕潤了許多,澎湃的水系能量自其中如同潮水一般的湧出。

這株果樹,名為水醉雲仙樹,其上的那枚果實,名為水雲果,其內擁有著異常濃郁的水屬性能量,對一些水屬性魔獸來說,擁有著致命般的吸引力,而且由於其內能量的磅礴,導致那果實中有著一種特殊的醉漿,這種醉漿效力極其強大,即便是七階魔獸將之吞服了。也是會逐漸的被醉得進入休眠狀態。

而蕭炎所需要的,則正是這水雲果之內的那醉漿。

「唉,為了得到丹靈漿,這東西,也只能捨棄了啊」蕭炎心翼翼的將這株水酔雲仙樹埋於地面下,而且為了達到逼真效果,他還特意將周遭的泥土令得相同,遠遠看去,就猶如這東西一直就是生長在這裡一般。

埋下的地點,距離深潭頗有一段距離,因為蕭炎知道,七階魔獸靈智已是不弱,若是在它旁邊突然多出一株這等寶貝,定然會引起它的一些懷疑,如今雖說距離有些遠,但蕭炎卻是有著自信,那傢伙,必定會被吸引出來,水雲果對於水性魔獸的吸引力,蕭炎當年可是親眼見過。

在將水酔雲仙樹埋下後,蕭炎身形一動,掠上一顆巨樹之上,身體掩藏在蔥鬱的枝葉中,目光透過縫隙,遠遠的注視著那平靜的深潭,而他的氣息,也是在此刻。盡數收斂。

隨著蕭炎的安靜,這片森林也是變得異常的安靜了下來,那深潭處,依舊是沒有半點反應,深潭表面,連水波都是未曾有所蕩漾。

對於這種情況,蕭炎倒是並沒有現出什麼急躁的情緒,在等待了將近半個時依舊沒有動靜後,他眼眸也是緩緩閉上,直接是閉目養神了去,他今日,倒是與這傢伙耗上了

蕭炎的這一閉目,將近三四個時,便是這般悄然過去,這段時間中,森林內依舊寂靜無聲,甚至連其餘半點獸吼都是未曾響起,安靜的氛圍,令得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嘩」

又是將近一個時過去,安靜的森林中,突然響起極其細微的水浪之聲。

這一霎。蕭炎那一直微閉的眼眸,陡然睜開,目光瞬間便是轉向了那深潭所在的位置,只見得那深潭處,居然開始盪起了一圈圈水波漣漪

「終於是忍不住要出來了么」

見狀,蕭炎心頭嘿嘿一笑,心中也是有著一點激動,以他的實力,要對付這頭玄水虎鮫並不難,但如今這地方可不適合大戰,畢竟萬一引來其他魔獸的話,那可就有些不妙了。

隨著深潭表面漣漪越來越多,一股強悍的氣息,終於是逐漸的出現在了蕭炎感知之中。

「果然是頭七階的玄水虎蛟」察覺到那股氣息,蕭炎眉頭也是一挑。

「嘩啦啦」

在那股氣息出現後不久,一條黑影突然從深潭中竄出,帶起一陣陣的水花。

這條黑影,體積並不常,僅僅只有兩米左右,其通體布滿著藍色鱗片,鱗片上的紋路就猶如虎紋一般,看上去透著一股凶氣,那猙獰的巨嘴,倒是寒光閃閃,一對森然的蛟目,不斷的在四周掃過。

瞧得這現出身來的玄水虎蛟,蕭炎也是微微點了點頭,別看這東西體積不大,但若是進入戰鬥狀態的話。恐怕立刻會漲至百米巨大,那時候一尾巴下來,整座山都會被它給抽飛了去。

現出身的玄水虎蛟,不知為何,並未化成*人形,十幾根長長的觸鬚不斷的擺動著,片刻後,其目光轉向了森林之內,那裡,正是蕭炎埋下水酔雲仙樹的地方。

這頭玄水虎蛟明顯很是謹慎,即便是嗅到了那種難以抗拒的味道,依舊是沒有顯得急躁,在深潭面前遲疑了片刻後,突然巨嘴一張,一道藍光從其嘴中噴出,然後化為一圈能量罩,將有著丹靈漿的那塊巨石給包裹而進。

做完這層防護,它這才一甩尾巴,身形掠過虛空,然後迅的對著森林中掠去。

見到這傢伙竟然如此謹慎,蕭炎眼中也是掠過一抹詫異,不愧是七階魔獸,這智商。比起尋常魔獸是要高上不少。

玄水虎蛟衝進森林,嗅著那股幽香,轉悠了好片刻後,終於是在一處略微有些偏僻之所,尋見了那被蕭炎埋下的水酔雲仙樹。

在當它見到這雲仙樹時,蛟目之中,頓時掠過許些極為人性化的狂喜之色,但出乎蕭炎意料的,它並未立刻動手,而是尾巴一擺,一圈淡藍色的水幕。由其為中心,突然迅對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出。

瞧得玄水虎蛟這般手段,蕭炎心頭也是微驚,心神一動,靈魂力量悄然湧出,然後將其身體盡數包裹

在靈魂力量完全包裹時,那水幕也是從其身體之上蕩漾而過,不過所幸,並未引起什麼其他的動靜。

水幕擴散了將近百米後,便是徐徐停止,然後憑空化為眾多水霧消散而去。

探測了一番,玄水虎蛟終於是放下了心,巨嘴一張,一團水幕掠出,將雲仙樹盡數包裹,然後吸入猙獰大嘴之中,尾巴一甩,便是晃悠悠的對著深潭飛回。

隱藏在樹枝中的蕭炎見到這傢伙終於動口,心頭也是嘿嘿一笑,旋即手指不知痕迹的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