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離去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離去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499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離去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離去

暗勁送出。蕭炎也來不及察看對辰閑所造成的傷勢,手中重尺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猛的後甩而出,旋即與那怒撲而來的白姓老者磅礴掌風重重的撞擊在一起。

「嘭!」

掌尺相撞,一道低沉悶聲頓時響徹而起,兇悍的勁風宛如風暴般的席捲而開,而蕭炎則是腳尖一點虛空,身形急退,腳掌在天空上連踏幾步,每一次腳掌的落下,都是會令得那片空間一陣蕩漾,如此好幾步之後,方才強行將身形穩住,白姓老者這含怒一擊,威力也是相當之強,若是任由其攻擊落在蕭炎毫無防備的後背上,今日恐怕後者也定然會出現不的傷勢。

腳掌連踏虛空,然後穩住身形,蕭炎的目光,卻是略顯陰沉的轉向了宋清身上,因為先前那突然出手阻攔他擊殺辰閑的人。正是他。

見到蕭炎那陰沉目光望過來,宋清倒是沒有什麼懼色,以他在丹塔的地位,可絲毫不懼蕭炎,當下便是沉聲道:「蕭炎,辰兄已加入了我們這暫時的聯盟,你不該對他出殺手,現在的每一分力量,都將會成為我們打敗萬葯山脈那凶獸的本錢,你這般作為,可是不想讓我們這些人通過此次選拔?」

這宋清倒是頗為的陰狠,一席話,便是將蕭炎立在在場眾多煉藥師的對立面,不過至於能取到多大的效果,便是不得而知了。

「照你這樣說來,就只能他對我下殺手了?」聞言,蕭炎嗤笑一聲,道。

宋清眉頭微皺,淡淡的道:「宋兄只是讓人擒住你而已,現在你還好好的,不就是證明么。」

「你這人顛倒是非黑白的能力倒是不弱,他口口聲聲說著要讓我生不如死,難道在場的就你沒聽見?」蕭炎笑了笑,斜瞥了一眼宋清,懶散的道:「你也別盡說廢話,這裡的人都不是傻子,你那種話也無人會理會。你要真不爽的話,儘管出手便是,我都接著。」

宋清一滯,目光掃了一下周圍,果然是見到那些煉藥師皆是一股袖手旁觀的模樣,並未因為他的話,為表露對蕭炎過多的敵意。

「這些老油條」見狀,宋清心中也是無奈,能夠參加丹會的人,哪個會是尋常之輩,想要挑撥他們與人為敵,倒並非是什麼容易之事。

「煉藥師的本事,可不是打打殺殺,你真要有本事,我在丹會上等著你」大庭廣眾下,宋清也自然不可能服軟,目光望著蕭炎,冷笑道,或許比拼戰鬥力,他不會是蕭炎的對手,但煉藥術。他卻是極有信心!

到時候,他會讓得蕭炎知道,什麼狗屁的五大家族考核冠軍,在他眼中,一毛不值!

對於宋清這番狠話,蕭炎倒是不置可否,目光瞥了一眼遠處正被地妖傀糾纏動彈不得的另外一名玄冥宗長老,心中傳出一道命令,地妖傀便是化為一道銀芒閃掠而回,最後面無表情的立於蕭炎身側,宛如最忠實的護衛。

那名玄冥宗長老見到地妖傀退開,這才與白姓老者身形一動,出現在那直接被蕭炎震昏獲取的辰閑身旁,手掌搭著其手臂,急忙探測他的傷勢。

「混蛋,你震斷了少宗主的經脈!」

這一探測,立刻便是令得兩人眼中掠過暴怒,抬起頭來,如同怒獅一般的瞪著蕭炎,咆哮道。

經脈,鬥氣修鍊中最為重要的運輸之道,若是經脈出現了什麼問題,很容易令得人變成不能修鍊鬥氣的廢物,雖說一些高階丹藥有著修復經脈的作用,但那也是得看傷勢輕重,如今那辰閑體內的經脈,卻是在蕭炎先前那一擊之下,寸寸斷裂,這般嚴重的傷勢。想要痊癒,希望渺茫

而失去了鬥氣支撐,辰閑,也將會成為廢人一個!

聽得老者的咆哮聲,宋清臉色也是微變,他沒料到,蕭炎下手,居然狠到了這種程度。變成廢人,這對於辰閑來說,恐怕比直接殺了他還要讓人難受

半空中,蕭炎面無表情,並未因此而有絲毫的動容,辰閑幾次三番想要致他於死地,若非他手段眾多的話,恐怕也早已變成一具冰冷屍體,既然辰閑能對他下下手,那麼在動殺心的時候,也應該知道一些日後所要承受的後果

「事情已經這樣了,誰也沒辦法挽回,經脈斷裂,並非無救,事後或許可以向丹塔尋求幫助,說不定能夠醫治好他。」在眾人沉默間。曹穎終於是蓮步輕移,酥酥柔柔的聲音令得人有種著迷的衝動。

見到曹穎開口,那兩名玄冥宗長老也是逐漸的冷靜了一些,憑他二人的實力,還攔不下有著地妖傀相助的蕭炎,如今之計,是得尋找一切辦法救治辰閑,不然的話,回到玄冥宗,他二人必然會承受玄冥宗宗主的暴怒。

「不過不管怎樣,當下之事。還是得先將任務品弄到手,將這一次的選拔通過。」曹穎美眸停留在天空上那道削瘦身影上,卻是突然嫣然一笑,道:「不知道蕭炎先生是否有興趣?大家一起的話,擊敗那頭凶獸也是將會多上一些把握。」

聽得曹穎居然開口邀請蕭炎,一旁的宋清面色卻是一變,低聲道:「現在蕭炎得罪了玄冥宗,再邀請他怕是會得罪辰閑他們啊。」

曹穎淡淡一笑,並未理會宋清的話,而是美眸徑直的盯著蕭炎。

半空上,蕭炎目光在曹穎這妖嬈的美人嬌軀上掃了掃,卻是搖了搖頭,道:「多謝曹姐盛情邀請,不過我獨來獨往慣了,並不喜歡與人成群結隊,所以抱歉了。」

話音一落,蕭炎身形剛動,卻是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