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還債第一更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還債第一更 (1/2)

小說名稱《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4073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還債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還債

平淡的聲音。徐徐的在天際響起,然後輕飄飄的擴散開來

院落之中,那十幾名跟隨著翎泉而來的黑湮軍也是一臉的目瞪口呆,他們怎麼也都是想不到,翎泉居然會在蕭炎手中敗得這般的凄慘,先前的那閃電交手,他們都是看得清清楚楚,蕭炎由始至終,都未曾施展過一種鬥技!

也就是說,蕭炎一直都是在依靠著體內鬥氣,不僅將翎泉的鬥技抵禦而下,而且還在幾回合之內,將其以雷霆手段擒拿!

這般一幕,所形成的震懾,對於他們來說,可不是一星半點!

「這他真是翎泉統領嘴中的那蕭家廢物?這等實力即便是放眼古族年輕一輩,也是足以排進前十之列啊!」

十來人面面相覷的對視了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出了一抹震驚之色,蕭炎那近乎摧枯拉朽般的攻擊,給予了他們相當大的震撼。

「這子的戰鬥經驗,比起翎泉不知道強了多少。而且鬥氣紮實,一看便是根基極其穩固之人,翎泉的實力,經過帝壇的洗禮,而且在洗禮之後也是未曾過多錘鍊,與蕭炎的鬥氣比起來,倒的確是算得上虛浮二」

見到天空上的那一幕,黑衣老者二人也是緩緩的點了點頭,聲音中略微有些讚歎,從蕭炎的鬥氣穩固程度便是知道,他是真正的依靠自己一步步的修鍊至如今的地步,這種性子堅韌之人,在以後的修鍊道路上,遠遠會比翎泉走得更遠。

「翎泉這子,此次算是自取其辱了」

一旁的薰兒倒未因為這閃電般的戰鬥而有絲毫的意外之色,對於蕭炎的實力,她頗為清楚,翎泉從便是天賦優秀,雖說接受了古族精銳般的培訓,但卻很少經歷那種真正的生死搏殺,實戰經驗與蕭炎比起來,宛如天地之別,平日從氣息上倒是看不出什麼,但如今一交手,兩者間的差距便是顯露了出來。

天空之上,翎泉的臉色也是在蕭炎那充斥著憐憫的評價之下變得煞白,身體不斷的顫抖著。片刻後,臉龐猛然漲紅如血,而其體內鬥氣,卻是在此刻陡然洶湧澎湃起來!

「吼!」

臉色漲紅如血,翎泉氣息也是在此刻驟然暴漲,磅礴銀色鬥氣在掌心中閃電凝聚,無數銀蛇四下竄動,旋即掌心一震,狠狠的對著蕭炎手掌震了過去。

「嘭!」

翎泉突然間的變化,也是令得蕭炎眉頭微挑,掌心詭異一曲,剛好是險險的將翎泉反震而來的手掌避開,右手緊握成拳,閃電般的一拳對著翎泉胸膛轟出!

「砰!」

翎泉身體表面雷光急縈繞,眨眼間便是在其胸膛處凝聚成一塊半尺大的雷光盾,將蕭炎這一拳給抵禦而下。

「你這個蕭家的廢物,也有資格對本統領下評價?」

雷光盾泛起陣陣漣漪,將蕭炎拳頭之上的勁力盡數抵禦,而翎泉的臉龐,也是在此刻變得異常的猙獰起來,雙眼之內。血氣繚繞,看上去尤為可怖。

「秘法?」

感受到翎泉突然間暴漲的氣息,蕭炎雙眼微眯,身形一閃,便是敏捷的退後十幾步。

「化血功?這傢伙還真是不要命了,居然連這等自殘秘法都是使用出來。」院落中的黑衣老者二人見狀,臉色不由得一沉,旋即目光轉向薰兒,道:「姐?」

「不用管他」薰兒微微搖頭,唇角噙著一抹淡淡冷笑:「自取其辱而已。」

天空上,翎泉渾身雷光閃爍,隱隱間有著許些血紅色瀰漫而出,其目光猙獰的盯著蕭炎,手掌一握,一柄滿溢著血絲的雷電長槍,再度徐徐的凝聚而出。

蕭炎目光望著那聲勢駭人的翎泉,眉頭微微皺了皺,這古族的秘法倒的確不弱,如今這傢伙的實力,應該達到了將近七星斗宗的層次

「不過不管秘法再強,若是沒有足夠堅固的根基,也是無用之力,你直到現在,也未曾達到我開始所期望一半」

蕭炎緩緩的搖了搖頭,對於這翎泉,他的的確確是有些高看了,雖說其本身實力達到了五星斗宗,但以蕭炎的眼光來看,他頂死也就與四星斗宗相仿。甚至,若是沒有那些高階鬥技相助,只要一些根基結實的三星斗宗,都是能夠與其相戰個上百回合。

即便如此他施展了秘法,強行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六星巔峰,將近七星的層次,但在施展了天火三玄變第一變的蕭炎眼中,依舊不具備太大的威脅力。

「你算個什麼東西?待得本統領將其擒拿之後,再好好治你這張嘴!」

蕭炎的這種話,令得翎泉眼中猙獰之色更濃,片刻後,終於是森然一笑,身形一顫,居然是憑空消失在了原

見到那身形消失的翎泉,蕭炎卻是緩緩的搖了搖頭,腳步突然輕輕的朝左移了半步。

「嗤!」

就在蕭炎腳步剛剛移出時,其身後的空間突然一陣波動,一桿雷電長槍閃電般的洞穿而出,然後貼著蕭炎的肩膀處搽飛而去

一擊落空,槍身突然一震,旋即彎曲成一個詭異弧度,狠狠的對著蕭炎腦袋彈了過去。

蕭炎面色不變,腦袋後仰。長槍貼著面門掠飛而出,而其腳掌一跺虛空,身體陡然如陀螺般的高旋轉而起,旋即一記極具力道的鞭腿狠狠的抽甩在了一旁的虛無的空間!

「嘭!」

一腳抽出,虛無空間一陣波動,翎泉身形便是閃現而出,在其面前,一面雷光盾再度閃現,但卻並未完全的卸去力道,殘餘的力量,依舊是將其震得狼狽退後了好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