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九十七章 通賊當殺

第九十七章 通賊當殺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9-01-19 08:33  字數:3129

烈日炎炎,府衙前擠滿了人,有兵將有民眾熙熙攘攘熱氣蒸蒸。

「冤枉啊!」

府衙前擺著兩具屍首,正是當日隨同韓旭去見於非的兩人,另有十幾個人被押過來,有穿著官袍有兵士有皂吏,被推倒跪下後有哭有喊有憤怒。

「我冤枉啊!」

「我沒有通賊!你們這是誣陷!」

府衙司馬掙扎站起來,伸手捧下官帽,倨傲又憤怒看著府衙前站著的知府以及兩個陌生的將官:「於非與何乾本就有仇待戰,他們打起來有什麼奇怪?於非被殺掉又有什麼奇怪!」

知府唉聲嘆氣沒有答話。

「於非是被你們派去的隨從兵殺了的。」中五將當時的場景說給在場的民眾兵將們,「本來於將軍和韓大夫已經說好把手言歡,此賊跳出來趁大家不防殺死了於將軍,而與此同時,何乾叛軍襲來大喊於將軍已死,亂了軍心,攻破了泥水谷。」

他說罷伸手指司馬。

「那兩個隨從兵是你挑選的。」

圍觀的民眾大多數已經知道了泥水谷發生了混戰,但不清楚內情,此時聽到竟然是這樣,震驚的議論紛紛,而那些兵將們則神情複雜,他們是於非的部將,被請來穎陳府親看查案清賊。

只是對於這場查捕通敵叛賊的事,他們將信將疑。

司馬冷笑:「空口無憑,誣陷本官!」

圍觀的民眾分開有一個老婦一個女子抱著孩子跌跌撞撞而來,身後跟著被四個兵抬著在擔架上的中里。

「阿四啊。」老婦女子跪倒在一具兵士的屍首前大哭,「你好糊塗啊。」

司馬臉色微變,他原本是要滅口的,但因為覺得此事萬無一失,一心都放在泥水谷和何乾那裡,沒有急著動手,只讓把人控制住,誰想到會有一群振武軍冒出來。

於非死了,雙方也打起來了,但結果卻不是他預料的,他也只來及下命令滅口,能不能得手就不能掌控了。

果然沒得手。

這邊老婦已經哭著講述兒子怎麼突然拿回家一大筆錢,說是府衙司馬大人給的,妻子抱著孩子哭丈夫說不用害怕叛軍進城,府衙司馬大人許諾她們會受到優待,還以為兒子丈夫是英勇殺敵,沒想到是通敵了。

「就是一家子一起死了,也好過這樣羞辱存活啊。」婦人們捶胸頓足,更要尋死,被旁邊的兵們制止。

中里受傷極重,尚不能起身,躺在擔架上講述陷入昏迷之前安排立刻去找這兩個兵的家人,振武軍受委託趕過去,受司馬指使的幾個兵正要燒死這一家人。

跪在一旁的幾個兵俯身叩頭大喊指是司馬大人逼迫我們的。

圍在四周的民眾已經憤怒的大罵,有人抓著鞋子砸向跪地的官兵。

「可恨,我穎陳沒有被叛軍攻破,反而是要毀在自己的官兵手裡。」有不少民眾悲憤感嘆。

知府再次唉聲嘆氣:「人心變了,人心變了啊。」

司馬避開了砸過來的一隻鞋子,冷眼看站在知府身邊的將官:「人心的確變了,你們這些振武軍為什麼會來我們穎陳?你們怎麼知道於非有難?」

怒罵的民眾們瞬時安靜下來,原本恍然的豐威軍餘眾神情再次狐疑,比起民眾還多了意味不明的瞭然。

宣武道與淮南道相鄰,先是竇縣兵亂又有京城武鴉兒為妻母求賞賜,比起其他地方,這裡的軍民都知道振武軍。

淮南道振武軍是因為山賊兵亂以及官府的請求才停留,宣武道可沒有請求振武軍來境內。

振武軍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無聲無息,還這麼巧?

「於非將軍的死的確是有人通賊,但誰通賊可不一定。」府衙司馬察覺到四周官兵民的變化,脊背更加挺直,看衙門前站著的振武軍將官眼神更加犀利,再次發出質問,「你們怎麼會來到這裡?你們怎麼知道韓大夫去見於非?你們怎麼知道於非會遇害?又怎知何乾叛軍會襲擊泥水谷?」

這一聲聲問的民眾凝滯,將官兵士戒備,知府看著身邊兩個血腥氣的將官也後退一步。

中五垂在身側的手攥住,事實是他們並不知道韓旭去見於非,也不知道於非會遇害更不知道何乾會襲擊,他們知道的只是元吉遞來穎州被叛軍圍困,安康山大軍即將到來,韓旭被亂軍圍困又號召官民守城抗擊,這肯定會危險。

他們為解救韓旭危險而來,而韓旭恰好陷入危險,他們解除了這個危險,但偏巧這個危險是一個陰謀。

這質問是司馬的詭辯,而他們回答與不回答都將成為罪證。

中里準備開口說出自己的身份,雖然還是難免讓人生疑,但至少能解釋一些眼下迫切的誤會。

韓旭的聲音從內傳來:「振武軍是本官請來的!」

有四個兵抬著躺椅疾步而出,到了門前韓旭走下躺椅,拒絕兵士的攙扶,自己堅持站著。

看到他民眾們激動涌涌,一聲聲喊韓大夫。

韓旭示意大家安靜,再次道:「振武軍是本官請來的,至於為什麼請他們。」他伸手向後一指,「因為振武軍的武少夫人,奉旨平叛。」

眾人隨著他所指看過去,在韓旭身後有兩人走來,年輕的男子舉著傘,傘下女子黑色的衣袍飄飄。

這就是那位武少夫人啊,傳說中是神仙,真切看到更像鬼魅,四周一片嗡嗡聲。

司馬大人生死存亡之際,思維極其靈敏,看著那走出來的女子:「韓大夫說的可笑,天下有誰不是奉旨平叛?平叛還需要奉旨嗎?」

也對,平叛可不需要奉旨,人人得而誅之,非要這樣說的話,大家都是在奉旨平叛。

「韓大夫不要混淆了問題,大家現在問的可不是平叛,問的是為什麼振武軍無聲無息出現在我們這裡。」司馬冷冷說道。

韓旭亦是冷冷:「因為武少夫人由陛下欽賜皇帝之璽,代陛下親征,不需要任何一個地方的同意,可隨意來去。」

皇帝之璽,代陛下親征,四周一片安靜。

李明樓站在韓旭身邊,黑傘沒有抬起,一隻手從傘下伸出舉起,夏天明媚的日光下一塊小玉璽呈現,遠處的民眾看不清,但站在近處的知府官吏以及兵將都看到了皇帝之璽四個字,頓時嘩啦啦的跪倒。

他們跪倒民眾們也紛紛跟著跪下,眨眼間除了為玉璽撐傘的方二,府衙前只有司馬一人站著。

司馬面色慘白,震驚的一句話也說不出。

韓旭的聲音響亮一聲聲。

「這是陛下的天下,陛下哪裡去不得?去哪裡難道還需要通告當地官兵?」

「武少夫人奉旨前往沂州救護昭王,回程途經宣武道,本官向其救援,她來相助有什麼不對?」

「更何況。」

韓旭一步一步走到司馬面前。

「更何況你有什麼質疑的?振武軍殺的是何乾叛軍,沒殺的是豐威軍,滿地的屍首擺著,一看便知。」

「問?你這聲聲問能殺死幾個叛軍?」

「這時候只要睜眼看,看到什麼就是什麼,殺叛軍,就是我大夏衛軍,殺衛軍民眾,就是賊軍!」

「你這等一個賊軍都沒殺的,你問什麼問!」

「給我拿下!」

諫議大夫一聲令下,四周兵馬齊聲應和,一擁而上,將司馬一把揪住官帽打落在地。

「這些要亂我衛城害我百姓之徒。」韓旭喝道,「該不該殺!」

「該殺!」

民眾中不知誰高喊一聲,旋即喊殺聲席捲,恍若千軍萬馬。

知府不由嚇的後退一步,看著府衙前站立不穩身上還有血滲出的青衫韓旭,書生並非是百無一用啊,在這亂世中,話語如刀,人也如刀啊。

......

......

「大人,大人,豐威軍又來圍城了。」

梁城內,躺在床上的何乾聽到這句話掙扎著起身,一隻眼恨恨的瞪著親兵,眼神如果能殺人,城外那些兵馬都被他殺光了幾遍,但.....

想到那日從泥水谷中死裡逃生,何乾只恨恨的捶床。

「快報大都督,梁城附近被振武軍佔了,又有韓旭四處威逼利誘,那些要歸順的城池兵馬又反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