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九十六章 此時未死便是生

第九十六章 此時未死便是生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894

又一隊兵馬疾馳而來,蹲在地上被繳了兵器的豐威軍悄悄抬頭看,有好幾個男人跳下馬,他們不是兵,拎著藥箱,是大夫

所有人都圍攏在那邊。

「小心點。」

「抬到這邊,我來拔箭。」

「先不要拔,先裹住傷口。」

嘈雜的聲音不斷的傳來,似乎救治千軍萬馬,其實那邊只有兩個人,想到那兩個人,蹲在地上的豐威軍神情恨恨又悲痛,這兩個人殺了將軍,殺了將軍啊,欺騙將軍不設防,這些賊軍

但是賊軍似乎又有些怪,他的視線悄悄打量這批兵馬,說是振武軍,不知道真假,但把范陽軍都殺了,不管投降不投降,而對於他們,只要投降的就繳械驅趕圍攏,沒有再打殺。

今晚奇怪的事太多了,奇怪的朝廷大員,奇怪的叛軍,奇怪的援軍,還有援軍里奇怪的女人。

奇怪的女人始終騎在馬上,居高臨下的看著被圍住的一圈。

「韓旭死了嗎?」她再次問。

因為拔箭劇痛醒來的中里聽到這句話,掙扎著:「還沒有」

他伸手要抓刀要起身,但立刻被人按住:「不要動,藥酒拿來,讓他睡過去。」

這邊忙碌,那邊忙碌的也給了回話:「還不知道,現在還沒死,要給韓大人拔箭了。」

居高臨下火光照耀看到有血噴濺,李明樓騎在馬上一動不動,方二守在她身邊,覺得奇怪,昭王時小姐第一時間就衝過去,催著救傷,而對這個韓旭,小姐卻不肯過去,還只問死了沒有,似乎在等著他死

大概是韓旭和昭王身份不一樣,更何況韓旭還是要去劍南道,且要掌控劍南道的人。

箭拔了,傷葯裹上,藥酒灌進去,躺在地上的韓旭一動不動,沒有起來詢問是誰救他,沒有好奇的打量這個混在兵將中的女子,更沒有歡喜的表示久聞大名

「好了,血止住了。」

忙碌的大夫們神情嚴肅又帶著幾分輕鬆,圍著這個一動不動的男人用敷藥行針灌藥。

「韓旭死了嗎?」李明樓再一次詢問,似乎有些不耐煩。

大夫們互相對視一眼,便有一個站起來:「少夫人,韓大人胸口肩頭各中兩箭,失血過多昏迷。」

李明樓似乎聽不懂傷情描述看著他們只問結果:「死了嗎?」

大夫鄭重道:「性命暫且無憂。」

李明樓斷然搖頭:「怎麼可能,他是要死了吧。」

她似乎要親自看清楚,從馬上跳下來,向這邊一步一步走過來,圍著的大夫們忙讓開。

「少夫人,你看,傷在這裡,在這裡,還有這裡。」他們指點,「都已經止住血了。」

明亮的火把照耀著躺在地上的男人,中年男人面色雪白,雙目緊閉安詳,胸前肩頭裹了一道道傷布,傷布已經染紅了。

李明樓跪下來,伸手撫在韓旭身上,báinèn的手上頓時染血。

手撫過傷布。

「怎麼會沒有死?」她喃喃,「看,這麼多血。

手按在傷口處。

「怎麼會沒有死?」她喃喃,「看,心口中了箭。」

手落在韓旭的臉上。

「怎麼會沒有死?」她喃喃,「看,臉這麼白。」

韓旭睜開眼,眉頭皺了皺:「這位女子,我的臉本來就這麼白。」

聲音雖然虛弱,但說話很清楚。

一個大夫高興的指著佐證:「少夫人,你看,他還能說話呢。」

李明樓不為所動搖頭,昭王那時候說的話也不少。

韓旭皺眉,他才迷迷糊糊醒來,視線里這個在他身上摸來摸去的女子有些模糊,這是什麼人?再聽四周的大夫們七嘴八舌從望聞問切種種上論斷他雖然傷的很重但性命無憂。

這些大夫們脾氣太好了,這時候說這些話其實沒有用,要拿出氣勢震懾,韓旭雖然虛弱但氣勢猶在,他道:「這位夫人,你要是再這樣按我的傷口,我就要死了。」

李明樓的手停下來,似乎被嚇到,而一旁的大夫們則也反應過來什麼了,停下了亂七八糟的醫方論證。

「少夫人,你是想讓他活還是讓他死?」一個大夫說道,手裡拿著適才救命的金針,金針可以救命,也能要命。

這些到底是什麼人!韓旭窒息,這些人不是來救他的嗎?怎麼古古怪怪的。

李明樓不覺得這大夫的問題奇怪,只覺得哀傷:「我想讓他活他就能活嗎?我想讓昭王活著,他不是還是死了?」

在後站著的中五終於確定了,上前對著大夫們擺手:「務必竭盡所能將韓大人救活。」

大夫們齊聲應諾,兵士們將韓旭抬起來擁簇著急行。

李明樓坐在原地沒有阻攔,中五伸手攙扶低聲:「小姐,這一次韓大人,你及時趕到了,他不會死。」

真的嗎?李明樓看著被抬走的韓旭,隔著面紗夜色火把人影交匯忽明忽暗忽遠忽近。

韓旭再醒來的是兩天後,其實也不算再醒來,其間他斷斷續續迷迷糊糊意識醒了好幾次,所以當看到青色的帳子,簡樸的桌椅,知道自己不在泥水谷的石屋中,也知道自己為什麼以及怎麼樣回到穎陳府的住處。

這一次醒來是他最清醒的,身體上的疼痛還在,但不像先前那麼虛弱,只睜眼就疲憊的撐不住。

他的動作也大了一些,立刻引起屋子裡人的注意,腳步輕響,有個黑色的身影站過來,光亮被擋住投下一片陰影。

又是她韓旭有些無奈,在迷迷糊糊斷斷續續的醒來中,這個女子一直在,她是一直住在他這裡了吧。

「韓大人醒了?」

「拿葯來。」

「韓大人今日覺得如何?」

幾個大夫也走過來,站在那女子投下的陰影里關切詢問,一面開始望聞問切。

「他要死了嗎?」

那女子的聲音也隨之傳來。

韓旭心裡嘆口氣,沒有再覺得這女子古怪,他已經知道這女子為什麼會這麼問,斷斷續續醒來的時候聽到有人對大夫們說的話,說了沂州說了怎麼長途跋涉,結果昭王死在眼前,是怎麼樣的悲傷絕望,聽到韓大人在穎陳,形式危急,又怎麼日夜不休賓士救援,韓大人傷的這麼重,她要嚇死了

「少夫人是不敢相信韓大人能活著。」那人最後一聲輕嘆,「不敢相信自己能救韓大人。」

大夫們習慣要對這女子安撫,韓旭先一步開口了。

「武少夫人。」他看著罩在黑暗裡的女子,「雖然我不能保證我將來不會死,但這一次在泥水谷,在宣武道,在亂兵中,我韓旭活下來了。」

他抬起手在身前施禮。

「武少夫人,多謝相救。」

不知道聽懂沒聽懂,李明樓站在床前一動不動沒有反應。

韓旭看著她,這女子從躺著的角度看依舊嬌小單薄,他的聲音柔和幾分。

「你別難過,也不要害怕,你救了我,你做到了。」

難過嗎?她一直很難過,害怕嗎?也一直很害怕,現在,命運沒有從她手裡奪走這個人,這個人在她眼前活下來了,李明樓的眼淚落下來,跪倒在床邊,俯在韓旭身上放聲大哭。

面對昭王死半點沒掉的眼淚,在看到韓旭生的此時洶湧。

韓旭再一次被撞的傷口疼,有些無奈有有些不解。

他對這個武少夫人沒有印象,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傾慕他的,是一見驚鴻還是慕名遙望,跋山涉水日夜奔波為他殺入泥水谷兩軍亂戰中。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