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九十五章 山谷里混戰

第九十五章 山谷里混戰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2:17更新  字數:2995

一切發生的太突然,室內的親兵呆立沒反應過來。

而在這突然之間,中里影隨身動到了於非親兵面前,一探手抓住他的脖子,同時雙腳飛起,還站在原地韓旭的另一個隨行兵士便被夾住脖子,咯吱兩聲輕響,三人倒地,因為中里的支撐,並沒有發出重響。

倒地的中里沒有半點凝滯,魚一般滑倒了韓旭身邊,抓住剛拔出刀的小兵,一手掩住嘴,一手握著小兵的手將刀划過他的脖子,血再次噴出,小兵在中裏手里抽搐幾下不動了,臉上的兇狠驚喜凝固。

這一切也是發生在突然間。

「問他....」韓旭只來得及低聲說兩個字,下一刻便收住,發出哈哈的笑聲,「於將軍快請起。」

笑聲讓死靜的室內變得鮮活。

韓旭低頭看著懷裡已經毫無生機的於非,再看跪在身邊將行兇小兵放倒的中里,一眨眼間這室內只有他們兩個活人。

韓旭明白中里做法,於非的親兵肯定是要喊人的,而他帶來的這個兵行兇目的就是挑起兩方的對戰,肯定也要喊出來,另一個兵,不管是同黨還是無辜,此時由不得猜測,寧可錯殺。

至於跟於非的兵馬解釋,為官二十年的韓旭沒有那麼幼稚。

「大人。」中里在地上半跪看著韓旭,「穎陳有叛軍同黨。」

韓旭點頭,他知道如今人心浮動各異,但想著到底是少數,大勢之下也並不敢顯露,沒想到他還是低估了,人心已經喪心病狂到如此地步。

他慢慢的將於非放在地上,神情複雜,但現在不是感慨的時候。

「這山谷的路你可記住了?」他低聲問。

中里點頭。

「我來引開他們,你逃出去。」韓旭便道。

中里抓住他的手制止他起身。

「非常時候,不要做無謂的作態。」韓旭告誡這個遊俠兒不要說出什麼你不棄我我不棄你之類的迂腐話,他從來都把生死看淡。

中里對他擺手,起身輕輕走到門邊,忽的揚聲:「來人。」

韓旭心一跳,下一刻就發現中里模仿了於非的聲音,如果不是看到於非還躺在腳下,他差點以為真是於非說話。

門外應聲,屋門被推開,兩個兵走進來,還沒看清室內,中里一步關上門,雙手擊中兩個兵的脖頸。

韓旭看著中里開始解兩人的衣裳,便明白了,不用中里示意就自己將血污的衣袍脫下來,生死雖然看淡,但死里還是要求生,那就等會兒再看淡吧。

「出去吧。」

在石屋外站立的其他兵聽到裡面傳來於非的聲音,緊接著門打開,有燈光傾瀉而出下一刻就被兩個兵的身影擋住,他們一人托著茶杯,一人托著一個用布包裹的什麼東西,低著頭向前走去。

兩邊的兵們心裡閃過疑問,拿的什麼,要去哪裡?念頭只是本能閃過,旋即便收回落在石屋四周,這才是他們要警戒守衛的。

韓旭緊跟著中里,三拐兩拐沒入黑暗中,但就算在黑暗中也並不敢掉以輕心,黑暗裡的某一個角落總會突然傳出呼吸,他們屏住了呼吸,剋制住加快腳步,彎彎曲曲的山谷里看不到光亮,但只要走出去,走出去就能.....

前方的天邊陡然似乎被燒透了,廝殺呼喝馬蹄聲也如雷滾滾。

「叛軍來襲!」

遠處近處喊聲旋即此起彼伏。

韓旭停下腳步,最壞的事還是發生了。

小兵為什麼死士一般行兇,必然是為更大的後手做準備,外邊叛軍已到,只待裡面主將一死,威軍大亂。

於非謹慎,除了朝廷有威望的韓大夫,沒有人能近他身邊。

可恨啊,韓旭抬頭望著黑漆漆的山谷,可恨於非勇武尚無用,可恨他一身抱負未展,就死於這般陰私算計,死在著無人知曉的山谷亂兵中。

他死後或者默默無聞,或者還可能被扣上反叛的惡名。

可恨啊!

「大人,快走。」中里回頭喚。

走不了了。

「於非死了!於非死了!」

「投降不殺!投降不殺!」

天邊的雷聲滾滾而來,混亂嘈雜的喊聲變的清晰。

砰的一聲石屋的屋門被推開,室內散布的屍體驚紅了兵士們的眼。

「將軍被害了!」

「抓住那兩人!」

彎彎曲曲的谷內如同螢火蟲飛出,星星點點的亮起來。

.......

.......

火把在地上燃燒,山谷里的草木被火舌吞沒,黑煙籠罩著其中奔跑的兩人,但不管他們向那邊跑,總有火舌探出來。

「大人小心。」

伴著這一聲喊,韓旭被甩在身後,看著中里躍動,手中的大刀揮出一片寒光,擋開了撲來的數個兵士。

韓旭向後退去,但沒有退幾步,身後就有疾風襲來,鏘啷一聲,襲來的刀槍被旋轉回身的中里擊飛。

韓旭看著這個年輕人一個人化作十幾人不分南北西東將他牢牢的護住,年輕人的身上血跡斑斑,兵袍撕爛割裂,如果年輕人一心向前必然勢不可擋.....

是到了生死看淡的時候了。

「你快走。」韓旭喊道,「不要為我一人,棄穎陳十幾萬民眾不顧,去,告訴他們,賊人就在城中。」

中里似乎聽不到,擊退一方兵將,將韓旭一抓背在身上就跑。

這些遊俠兒信奉認主,迂腐啊,韓旭大喊:「我命你去殺了那賊人!只要殺了害我的賊人,你便對我盡了忠義!」

中里將他一甩到地上,沒有絕塵而去,而是橫跨一步,擊退了前方衝來的兵將,喧嘩聲四面八方,火把亮如白晝。

「有援軍!有援軍!」

外邊傳來喊聲,驚喜又驚恐。

「誰的援軍?」

是已經殺進山谷的范陽軍,還是其他人?還有誰人可信?站在光亮處的一個將官滿面悲憤,掉轉馬頭。

「殺了那兩個賊人!為於將軍報仇!」

這大概是他們唯一能有勝算的。

滿山遍谷的火把腳步聲向一個方向聚攏,中里背著韓旭狂奔,彎彎曲曲似乎都是路,但路路是絕路。

中里終於撐不住撲倒。

「為了護我性命,你這又是何必。」韓旭坐在地上嘆息,看向彎曲的山谷,「你去尋個地方藏起來,待這些兵馬被叛軍擊潰,你或許能有一線生機....」

中里忽地跳起來,嘶聲大喊:「韓旭在這裡!韓旭在這裡!」

韓旭愣了下,現在將他交出來送給敵人投降,是不是晚了?

「有援軍!」中里握著刀指著一個方向大喊,「有援軍。」

有什麼援軍?韓旭看去,越過密密麻麻的兵馬,還是兵馬,但除了兵馬還多了一些旗幟,在夜色和火光中飄動,太遠了看不清什麼字.....

他是要引這些援軍過來嗎?且不說這些援軍是不是援軍,那些要殺他的於非的兵馬會先一步被引來啊.....

中里抓一把刀,半跪在韓旭身前,只看著那些飄動的旗幟待命,要護著韓旭的命,他的刀向前,要取這韓旭的命,他的刀向後。

但沒有命令之前,他絕不退。

鏘啷舞動,無數刀光飛濺。

飛濺的刀光落在韓旭身上,在意識和視線消失的那一刻,他看到那些旗幟向這邊飄來,一聲聲喊也衝過來。

「振武軍殺賊!」

「振武軍殺賊!」

「非賊退後!」

「非賊退後!」

......

......

旗幟向一把刀,所向之處劈山,山谷恍若被削平,路被鋪展,有兩騎卷著夜色火光疾馳而來,黑色的衣袍在夜風中飄動。

「韓旭,死了嗎?」李明樓看著前方問。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