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九十四章 他們的出師未捷

第九十四章 他們的出師未捷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4:05更新  字數:3500

泥水谷不適合行軍,到處都是彎彎曲曲,但這是對范陽軍來說,對於非來說,這是他的家,閉著眼也能走的地方。

彎彎曲曲的山谷里還有幾座石頭房子,石頭屋子裡點著燈,光亮被完好的遮擋在室內。

於非穿著普通的衣袍,正對著鏡子打量自己,跳躍的燈下鏡中男子闊面上有一道新傷猙獰,於非沒有看傷,而是從墨色的頭髮里揪出一根白髮。

「李奉安什麼時候死的?」他問道。

旁邊的親兵想了想:「前年,四十二歲。」

於非拔下白髮從鏡子前轉開,神情感嘆:「比我還小兩歲,你說,要是李奉安現在活著會怎麼做?」

親兵十七八歲,在軍中聽過劍南道大都督李奉安的聲名和事迹,跟宣武道節度使這種朝廷考核選中官員任命不一樣,李奉安這個節度使是皇帝親自封的,甚至可以說節度使的官職就是李奉安對皇帝提出的,這一切都源自當年那個年輕的縣城小令闖開宮門走到皇帝面前論軍政。

在皇帝面前指點江山,是每個男兒都夢想的場面,親兵挺了挺胸脯:「定然已經率兵到了京城守護天子,不,甚至已經將安康山斬殺在半路上。」

於非沒有笑年輕人的熱血簡單,點頭贊同:「李奉安真有可能這樣做,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勇武,還因為他有這個能力,能力是什麼?錢,人,而這些李奉安用了十年才累積而來。」

親兵聽懂又聽不懂,點點頭:「劍南道兵馬比我們多。」

以前大家沒什麼感覺,現在亂世一來,兵馬多就看出不同了,很不同。

「現在是李奉安最好的時候,但他卻死了。」於非站起身來,「死了就一了百了了,什麼用都沒有了,他的女兒要嫁人,他的兒子要託庇太監,他的兵馬奔波征戰卻是為他人做嫁衣。」

這句親兵聽得懂,於非說過,李奉安的女兒嫁到了太原府,李奉安的兒子靠著走全海太監的關係才得到節度使大印,而最近有不少地方都在向劍南道借兵.....為了大夏,劍南道總不能不借吧?

李奉安積威十年能說不借,他的兒子敢跟這些節度使說不借嗎?

這就跟鄉里失了爹娘的孤兒守家業沒有底氣,親兵幾分同情。

「所以,最重要的是什麼?是活著。」於非道,將話題回到先前,「我們不能去攻打梁城。」

安康山反叛的消息傳來,宣武道亂了,因為沒有了節度使,兵馬各有自己的將官控制了,有多有少,他年長積蓄的兵馬算是比較多,聽到京城在徵召拱衛,他便帶著兵馬去,結果還沒走到就聽到皇帝死了,武鴉兒帶著十萬大軍護著朝廷官員皇親國戚去尋魯王了。

皇帝沒了京城就沒必要去了,而魯王那裡.....兵馬已經太多了,他去了不過是錦上添花,而且人生地不熟,到時候兵馬不一定是自己的了。

於是他帶著兵馬回來了,放出話要去奪回梁城,佔據梁城的范陽軍就來打他了,結果被他擊退,還一箭射瞎了范陽軍將官的眼,在宣武道名聲大振,所有人都認為於非要一鼓作氣奪回梁城。

他自己的兵馬也等著一聲令下,結果於非根本沒有這個打算,而是要守在這泥水谷中。

於非整理著衣袍。

「我們沒有足夠的兵馬,我只要守住泥水谷就夠了。」

「何乾被我擊敗,氣勢上低我一等,他來泥水谷挑戰我,我不懼,只要我不去梁城,他就奈何不了我。」

「至於將到來的安康山大軍,我這泥水谷他也不能輕易攻破,更何況他心在京城,不會與我太糾纏,到時候會繞路而去。」

親兵聽明白了,也就是說,於非不會與范陽軍硬拼,更不會去主動殺范陽軍,但也不去投靠范陽軍,那他想幹什麼?

「我守著泥水谷積蓄力量,待將來能為新帝助力一戰。」於非道。

親兵心想那要多久?十年嗎?會不會被人瞧不起?在正需要兵馬的時候不戰,將來新帝還會需要他們嗎?

於非笑了:「小兒,要是能在這亂世中活下來十年,天下人人都不敢小瞧你。」

或許十年後,他就是另外一個李奉安。

親兵也懶得懂了,現在人的想法都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也沒什麼奇怪的,安康山都能反叛,皇帝都能駕崩,這世道已經變了。

「那那個自稱什麼大夫的潁陳來的韓旭直接趕走吧。」親兵道。

於非瞪他一眼:「蠢兒,你這是置我於不義。」

親兵有些無奈:「大人,他是來請你一起抗擊范陽軍的,你見他不答應,豈不是坐實了不義?不如孩兒說你傷重快死了,他也無話可說。」

於非呸了聲:「我傷重快死了,誰還來投奔我?我一日不投降,一日就是大夏的臣子,就不能做的太過分。」他擺手催促,「不要嘮叨,快請韓大夫來,我隨便說幾句打發他走就是。」

搞不懂這些大人們,親兵嘀嘀咕咕依言去了,不多時於非聽的門外腳步雜亂,到了門前卻沒有立刻進來。

「他們是我的隨從,不好不跟在身邊,如此,你們把兵器卸了。」

聽到門外醇厚的聲音如此知趣得體,於非點點頭,對著屋門推開走進來的中年美男子,起身施禮:「卑將見過韓大夫。」

韓旭點頭算是還禮。

於非請他坐下,中里與兩個兵站在韓旭身後,親兵端來了茶。

「茶水簡陋,大夫見諒。」於非說道,紅了鼻頭聲音哽咽,「卑職原本去京城,結果聽聞噩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