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九十一章 不期而遇

第九十一章 不期而遇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709

日光下兵馬飛奔,忽而在大路上,忽而穿過樹林,忽而踏過小溪,似乎是抄近路又似乎是慌不擇路。

三四十個兵馬越過一片荒地就看到一座村落,他們放慢了速度低聲的交談,猶豫要不要進去。

村口有一個村民拖著籮筐躲躲閃閃的走出來,一眼看到不遠處的兵馬頓時像兔子一樣一跳,扔下籮筐就跑回去了。

不遠處猶豫的兵馬也頓時毫不猶豫像獵狗一般衝過來。

但當他們衝進村口的那一刻,兔子窩裡射出了十幾隻箭,跑的最快的獵狗大叫著從馬上翻下來。

頓時便有十幾人喪生。

「有埋伏有埋伏。」

喊聲四起,同時村子裡奔出來十幾人。

看到對方人數不多,這些兵馬又添了勇氣,拔出刀槍嚎叫著上前,雙方戰在了一起,人多的兇狠,人少的也兇狠,很快就將雙方人數拉平,緊接著一方變成弱勢,而此時外邊又傳來馬蹄聲。

這是一群白色的衣袍的人馬,恍若夏日出遊的閑人,但狠戰的一方看到這一抹白色,氣勢潰散。

「是白袍兵!」

「白袍兵竟然也來了!」

「快走!」

潰散兵馬並沒有跑出太遠,就被前後合圍追擊或者殺死或者用gōngnǔ射死,一場廝殺結束,兩方兵馬相對。

「振武軍?」為首的白袍兵問。

這邊的兵馬點頭,抬手道聲多謝,雖然分兵而行,但都經過泗水,那邊白袍軍留有堡寨駐守,為他們準備了糧草指點方向,也講述了當時發生的事,這些已經在軍中傳開,所以互相知道對方。

兩邊兵馬合攏,再看村落里躲躲閃閃向外窺探的村民。

「你們可以去沂州城。」一個振武軍喊道,「叛軍已經被擊退了,那邊安全了。」

村民們先前被他們逼迫出來當誘餌,原本是懼怕不信的,但看到他們是真的在打叛軍,便將信將疑,更何況這些看起來很兇的兵馬並沒有劫掠他們。

說完這些振武軍們沒有再多餘安撫,更沒有護送村民,直接縱馬離開,白袍軍跟上詢問:「昭王可安否?」

他們今日才趕到,半路上遇到不少逃散的范陽軍,猜到振武軍得手了,具體情形尚且不知。

「我們也尚未得知。」振武軍們說道。

他們也是半路看到范陽軍便立刻擊殺,還沒有接近沂州城。

「你們怎麼也來了?」振武軍們詢問。

白袍軍們伸手指著前方:「我們都將來援助,剛與范陽軍一戰。」

兩方兵馬一起向前疾馳,很快就看到千人的兵馬正在包紮傷布,收整亡故的同袍,慘戰過後的戰場上,一個年輕的染了一身血的白袍小將格外顯眼。

這便是被滑州人人稱讚,范陽軍望白袍而逃的,被民眾們稱為白袍將軍的人。

他其實不是將軍,只是個都將,不過這亂世中誰還在意這個。

振武軍們上前施禮。

一個自己裹著傷布吊著胳膊的小兵,在給這**著上半身的白袍將軍裹傷布,一邊裹一邊還能騰出手來擦一下眼淚。

「就說不要來,非不聽,這下傷是好不了了,這裡要留這麼多疤。」

看到上前來的十幾個振武軍施禮,項南不理會陳二的嘮叨,抬手還禮。

「昭王已經不幸了。」他將剛聽到的消息告訴他們,然後看著他們,「你們的,少夫人進了沂州城。」

聽到昭王死了,幾個振武軍無心在停留告辭先一步而去,項南目送他們若有所思。

陳二繼續抱怨。

項南看他道:「你不要跟個女人似的婆婆媽媽。」

陳二瞪眼。

「女人也沒像你這樣婆婆媽媽。」項南又糾正,「田呈這些人都是一個女人率兵打跑的。」

聽到這個陳二不說話了,想到適才那范陽兵說的消息,神情也很驚訝,振武軍真有意思,丈夫有事,還能讓媳婦來帶兵。

「這個武少夫人可不是一般的媳婦。」項南告訴他。

丈夫和妻子,誰御使誰還不一定呢。

此時再回想那日泗水河邊蒙蒙青光中若隱若現的女子背影,就十分的清晰了。

項南一撐膝頭站起來:「去沂州城。」

陳二看著剛裹好的傷布滲出血來,惱火不已:「打完了,人也死了,我們去還有什麼用!」

項南看他,嘴角彎彎一笑:「項南久仰武少夫人威名,這次有幸遇到,當然要去結識。」

這種慕名而去相見的雅事,鄉下人陳二從未經歷過,也沒有想像過,然後這才想到這位項都將其實是個翩翩貴公子呢。

貴公子們做的事,就不能算是荒唐事了吧。

白袍兵們走近沂州城受到了歡迎,將官周獻還親自來迎接,泗水激戰孫哲破困局是天大的幫助,更有此時追殺逃兵,清楚沂州境內叛軍威脅。

「只是現在籌備昭王葬禮,不能與都將痛飲。」周獻說道。

項南含笑道謝,沒有再寒暄:「不知能否見武少夫人?」

周獻也沒有陌生男人見別人家女眷的不自在,爽快的道:「都將來的不巧,少夫人已經走了。」

......

......

回程的馬與來時的速度一樣快,甚至更快。

李明樓疾馳的速度太快方二的傘不能遮擋夏日的烈陽,風不斷的吹起她的衣袍面罩,似乎要將她揭開展露與qīngtiānbái日下。

不知道是日光還是顛簸太久,她的身子火辣辣的疼痛,不過這些她都不在意,收到元吉的那封急信在她心口火辣辣的燃燒著。

韓旭在宣武道,危急。

安康山反叛後東邊北邊都陷入了混亂,跟著韓旭的人也失去了消息,李明樓也無暇去尋找,沒想到兜兜轉轉一圈後韓旭還是出現在了宣武道,也還是出現了危急。

李明樓狠狠的揚鞭,馬兒嘶鳴速度變的更快,風將面罩吹的貼在了李明樓的臉上,勾勒寬寬的額頭高高的鼻子小巧的下巴。

昭王的事,老天已經狠狠給了她一耳光,但是她不管,她還是要去做。

就算韓旭還是會死,這一世她也要親眼看著他死!

......

......

夜色降臨,穎陳城被黑暗籠罩,相比於曾經的繁華,如今的城池好似無人之境。

府衙里的一間房內亮著燈火,兩人坐著,一人來回走動,燭火讓他的影子拉長變短搖晃。

「我們要早做決定。」他壓低聲音道,「否則等安大都督到來,我們無功就是有過了。」

坐著的兩人神情猶豫。

「要慎重。」一人低聲道,「畢竟城裡的兵馬也不全在我們掌控中。」

「是啊,更何況現在有個外人在。」另一個補充道,「那個韓旭,可是個麻煩,現在民眾們又信服他。」

走動的男人停下來,站在桌前擋住了燭火,面容也變得忽明忽暗。

「那用麻煩解決掉這個麻煩。」他咬牙道。

м.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