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九十章 速來速去

第九十章 速來速去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45更新  字數:3341

「武少夫人來了。」

沂州城明亮的大街上有僕從奔跑報告消息。

很快聚集在王府守孝的民眾就看到老者賢人們擁簇著一個女子走來。

沂州城家家戶戶所有的街上都點燃了白燈籠,夜色無所遁形,但隨著這女子走來,夜色似乎又重新佔據了街道。

「把燈撤下去一些。」奔跑的僕從們還傳達著要求。

這個要求讓民眾們不解又有些不悅,雖然是這位女子救了沂州城,但昭王殿下死了,這是他的葬禮,怎麼能為了她撤燈。

「這位夫人有傷,不便見亮光。」僕從們耐心的解釋,「你看她的隨從手裡拿著傘。」

民眾們打量走在武少夫人身邊的年輕護衛,果然手裡握著一把傘,雖然沒有撐開。

「武少夫人很傷心,在王爺去世的地方坐到現在。」

「武少夫人不讓兵馬進城,怕驚擾民眾,只自己帶著一個護衛來拜別王爺。」

隨著僕從的解釋,民眾們看向這個女子沒有了驚訝和不悅,只有同情感激和悲傷,不知哪個帶頭施禮:「謝武少夫人援救大恩。」

昭王一眾人死的多慘叛軍多兇殘他們親眼看到了,如果不是這些兵馬趕來,下一個被撕碎虐殺的就是他們,武少夫人的兵馬是他們的救命恩人。

昭王府前哭聲道謝感激聲如浪。

李明樓停下腳步,這並不尖銳高亮反而帶著嘶啞嗚咽的聲音將她木然的臉和身子喚醒。

城裡所有人都聚集在王府前,王府內進不去就守在外邊,此時白燈撤去,光線暗了很多,更顯得影影重重密密麻麻......

都有影子,都是活人。

那一世此時他們已經死了或者正在被屠殺,而現在男女老幼富貴平民甚至乞丐流民,或者施禮或者拱手或者跪下在大聲的道謝,鮮活表達悲傷。

她沒有救下昭王,但並不是什麼都沒有改變,這些該死的人們都活下來了。

也許這就是昭王說的這次不一樣了,很有意義。

李明樓俯身還禮。

得到回應,民眾們的道謝更加洶湧。

沂州城的老者賢人們護著武少夫人進了王府。

府外民眾還在悲傷,但對武少夫人的議論多了起來。

「從來不知道女子還能帶兵。」

「她看起來也不像那些有功夫的女豪傑。」

「不會功夫還敢帶兵這麼遠來援救啊。」

「她是不是因為帶兵救人才受的傷?這是毀容了吧,真是可惜可敬啊。」

此時普通民眾們知道的消息有限,但不少富貴和鄉賢們已經聽到關鍵的消息。

這位武少夫人之所以被如此禮遇,除了她對沂州城的救恩大恩,還因為她是天子的使者,她手握六璽之首,皇帝之璽。

可見皇帝對她的倚重,也可見皇帝對昭王的態度,這是讓她來給昭王送印信,是要讓昭王承繼大統了。

只可惜昭王他.....

其實昭王本可以不死,如果號召大家守城,叛軍再兇猛,抵擋不了三天四天,一兩天總可以吧,哪怕半天,武少夫人帶著援兵就能到了,危機就解了。

可是昭王太仁善,寧願捨身也要護住沂州的百姓。

想到這裡,悲傷再次席捲王府外哭聲震天,天不佑大夏,天不佑明君啊。

聽著府外再次滔滔的哭聲,李明樓回頭看了眼,輕嘆一口氣。

「王爺對沂州民眾幾十年愛護仁善。」一個老者嘆氣說道,抬手擦了擦淚。

適才已經介紹,這位是沂州大族黃氏的族長,戰事初起,沂州官府的人或者戰死或者跑了,現在州城裡由這些大族們主持。

李明樓已經走進府內,看著擺在殿前的一百多棺材,燈火下很是震撼,她已經聽黃族長等人講了昭王出城死戰的過程,昭王原來是如此的勇武仁善。

聽著黃族長等人講述昭王,昭王怎麼愛護民眾,帶著沂州的民眾人出海經商,更鮮明的勾勒昭王其人,比起魯王,昭王更是一個仁善明君。

想到魯王,李明樓放在膝頭的手握了握,項雲是殺了李氏的罪魁禍首,魯王也不可能無辜,項雲敢對李氏滅族,必然是得到了魯王的授意。

雖然從未見過魯王,劉范姜亮也很少把魯王當故事講,但偶爾提到並沒有什麼讚譽,三言兩語中有過無情畏怯多疑的點評。

要是昭王能活下來就好了,李氏的命運也就能改變了,李明樓看著昭王擺在正中的高大棺槨,只是可惜.......

她跪坐下來俯身將頭埋在手掌里,天命不可違嗎?不可違啊。

這女子又陷入了城外那種悲傷,黃族長等人停下說話,看著王府殿前的棺槨,亦是悲傷還有茫然,眨眼間大夏就亂了,接下來可怎麼辦?

再多的悲傷也不能讓時間停止,黑夜一如既往過去,青光籠罩了沂州城。

沂州城推舉的族長賢人們帶著疲憊憔悴聚集商議。

「王爺不在了,叛軍或者對沂州不再那麼勢在必得,但是沒有了王爺,我們沂州任何一人都能來搶佔。」

「官府官兵跑的跑死的死,皇帝死了,昭王也死了,不會有官府官兵再被分派給沂州了。」

「我們沂州富饒,世道亂了,王爺不在了,勢必很多人都要搶佔我們。」

黃族長敲了敲桌角打斷了室內的議論,眾人看向他。

「王爺臨終前已經安頓好我們了。」他說道,「將沂州託付給武少夫人。」

屋內多數人當時也在昭王面前,聽到了這句話,但多少還是有些疑慮,不知道這位武少夫人怎麼樣,